票號,作為晉商獨創的奇蹟之一,是以信義匯通天下白銀…… 

晉商的國際貿易遠及俄羅斯、日本、南洋各島等國家,貿易間頻繁往來,需要大量的現金來支付。對於大宗的商品交易,隨身攜帶上百萬兩白銀,不僅耗時、耗力、行動不便,而且也存在很大風險。 

在這樣的境況下,晉商的一家商號「日昇昌」,出現了匯兌業務。曾一度控制了整個大清的金融流通,被梁啟超稱為「執中國金融界牛耳」。

「日昇昌票號」舊址的臨街門面。(Zhangzhugang/Wikimedia Commons)
「日昇昌票號」舊址的臨街門面。(Zhangzhugang/Wikimedia Commons)

無論官商平民,把銀兩交到商號,再憑商號開出的匯票,就可以到他鄉憑著票據再把銀兩取出來。這種匯兌業務稱為「票號」。

在梳理晉商史料的過程中,有句話很能展現晉商的氣度和心胸,就是那句:「一紙符信遙傳,萬兩白銀立集。」沒有貨物抵押,單憑誠摯和信義,就能遠隔異地貸出萬兩白銀。這在各項法律健全的今日,是難以想像的事。面對再健全的法律,依然會有人鋌而走險,大鑽法律的空子,法律的防範功效比起晉商的信義,似乎還要遜色。

票號從它誕生的時刻起,在中國社會就有舉足輕重的作用。

清道光八年(公元1828年),蘇州一帶物價無故飛漲。當年蘇州風調雨順,既無戰亂也無災荒,物價飆漲的奇怪現象著實令官府吃驚。

江蘇巡撫陶澍後來查出原因:往年山東、山西、河南、陝西等地的商人到蘇州辦貨,現銀交易量為數百萬兩;但是現在各省商人都只帶著一紙匯票而來,沒有載運現銀。因蘇州少了數百萬兩的白銀流通,市面銀根吃緊,導致市價飆升。而幾乎所有的商人持有的匯票,都是出自山西平遙的一家商號,就是日後被稱為中國現代銀行開山鼻祖的「日昇昌」。

匯票的防偽技術

票號匯兌行業誕生後,迅猛發展。當時晉商設有51家票號,分號(分行)遠及日本、俄羅斯、印度、新加坡、英國等國的大城市。在51家票號中,其中22家票號總部設置在山西平遙,因而此地一時成為大清的金融中心。

票號的管理制度很嚴格,從經理到學徒都要經過嚴格的業務訓練,包括珠算、書法、記帳,以及蒙、俄、英等外語的培訓。此外,員工還要經過道德、心智素養等多方面的訓練。員工除了掌握嫺熟的業務技能,還要遵循票號制定的道德規範,比如不准納妾、不准嫖娼,不准喝花酒,不准假公濟私等。

他們奉行的道德理念,比如重信義、貴忠誠、除虛偽、節情慾、奉博愛、薄嫉恨、幸辛苦、戒奢華等。今日看來或許更像修道人,在滿眼浮華的世間,通過商道來束心修己。

票號能匯通天下,每天流通巨額銀兩,除了嚴格的管理制度和厚實的信義基礎,再有需要多重防偽技術。

晉商創造出獨特的保密系統,從印製匯票的紙張、漢字密押、微雕印章等多層面進行防偽。

匯票,是用上乘的紙質特別印製,沿用的是宋、元時期多色套印技術。每家票號的匯票都不相同,首面所印圖案是各家的圖記,各家都不一樣。匯票在折紙內夾印「浮水印」,上印紅格綠線,同時浮水印處還夾印票號名稱。因浮水印藏在紙內,一般平視看不出來,豎起來透光而照,方可發現。比如,日昇昌匯票的浮水印為「昌」字,蔚泰厚匯票的浮水印為「蔚泰厚」三字。

密押,押是密碼、暗號。晉商以漢字做為密碼符號,用來簽發匯票時間和匯兌的銀兩數目。

凡是簽發的匯票,下面都有一行漢字作為暗號,分別對應著日期和銀兩數目。一般人看不懂,持票人也毫不知情,只有懂密碼的業務人員才能看得懂。在紙幣的防偽技術史上,晉商發明的密押技術很有獨創性。

日昇昌票號以「謹防假票冒取,勿忘細視書章」作為12個月分的密碼,又以一首30字的警世詩:「堪笑世情薄,天道最公平,昧心圖自利,陰謀害他人,善惡終有報,到時必分明。」對應黃曆月分的具體日期。懂密碼的人如果看到「天」字,就知道此字代表6號。

大德通票號則以「生客多察看,斟酌而後行」,或「趙氏連城璧,由來天下傳」10個字,代表「壹貳參肆伍陸柒捌玖拾」10個數字。有的票號以「國寶流通」,代表「萬千百十」。

除了寫在匯票上的密碼,還需要加蓋防偽印章。為此也帶動了另一項絕頂的技術:微雕。微雕,盛行於明朝,當時稱為神工絕藝。防偽印章,通過微雕技術來設計。微雕師需要有深厚的書法和繪畫功底,才能完成印章上的雕刻。晉商將明朝的圖版雕刻加以創新,作為匯票的防偽技術。山西票號最典型的微雕技術,是在一枚印章上雕刻了王羲之的《蘭亭序》,一共345個字,其精巧細緻的工藝令後世驚歎不已。

山西票號通過對密押、紙張、浮水印、印章等層層防偽,確保匯票不被冒領和偽造。票號使用的上百年裏,得益於這些嚴密的防偽措施,大清國沒有發生冒領或偽造的現象。由於使用方便,匯票頗受時人的青睞。

江南河道總督楊以增曾說:「大清國各省銀號匯兌銀兩,累積千萬,卻僅以一張紙作為憑據,這就是信啊!」

江蘇巡撫賀長齡也說:「今日匯票流通,商界便於攜帶兌取;官府也便於運送稅賦,國民兩利莫善於此。」

晉商對今日的啟示

回顧晉商過往,他們能在數百年前稱雄商界,晉商創新的防偽技術和匯票業務,成為當今反思歷史文化的啟示之一。在中共黨文化語言系統中,中國古代王朝是「落後的封建社會」,卻能獨創出保密系統,沒有導致偽造、假貨氾濫,反而成為今日貨幣印刷的重要經驗。

晉商票號雖已遠去,但它曾經存在的歷史從側面說明,在沒有黨性取代人性的良性社會裏,中國人以他久遠傳承的理念和人文精華,創造了富庶繁華的物質和精神生活,才智得到淋漓盡致的發揚。他們不是靠著廉價和卑微的勞動勉強得到國際社會的認可;也不是卑微地生活在沒有言論自由的社會底層,而是高貴地生活在國際的舞台上,他們靠著卓越的經營理念,繼承傳統人文的智慧精華,獨占鰲頭,稱雄商界。

在沒有中共黨文化的社會裏,中國人曾經憑著他們的信譽和堅韌,有足夠的信心、素養和心智馳騁天下,縱橫九州,屹立在世界的商業之林,屹立在財富帝國的巔峰。

衡量人與人之間的東西,除了利益,還有信義。票號,作為晉商獨創的奇蹟之一,正是以信義匯通天下白銀,將坦蕩的胸襟展現在世人面前。千百年來遵循的普世價值,才是中國人的高貴所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