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大學被指20年前包庇涉性侵女生的教授,北大女生岳昕要求公開當年調查報告,卻遭校方打壓。《中國青年報》日前刊文,罕見觸及「高校信息公開」的問題,直指「岳昕事件」。該報電子報目前全文被刪除,出現了版面「開天窗」的奇異現象。

被刪除的文章指,據前年發佈的《中國高等教育透明度指數報告》,北大排名已跌出前五十名,有專家指高校沒公開教育部要求主動公開事項,做得確實不到位。一些師生坦承提出學校公開信息之後,即遭到來自校方「關切」等。

《中國青年報》的文章還寫道:21世紀教育研究院副院長熊丙奇曾向397所高校遞交申請,要求公開學校年度受捐贈財產來源等,但同意公開的只有90所,反映高校或帶有「防範意識」。熊丙奇指出,「不願意公開很詳細的,肯定是經不起推敲的信息」。久而久之,師生會發現一個潛規則:能公開的都公開了,不公開的就是有難言之隱,再去申請,就是去觸動它。

有推特網民指,《中國青年報》的這篇文章令中共教育部部長震怒。

北京大學「岳昕事件」是近期網民關注的焦點。該事件是北大性侵教授瀋陽事件的後續。

今年5月是北大建校120周年。4月初,瀋陽20年前因性侵導致其學生高岩自殺事件再次被曝光,4月9日,北大外國語學院岳昕等8名學生向學校申請公佈當年校方調查資料,結果遭學校輔導員及領導約談,甚至遭威脅不能畢業。其輔導員在施壓無果後,竟然請出岳昕父母,其母受到過度驚嚇而情緒崩潰,北大的做法遭到輿論砲轟。

岳昕在網上發公開信揭露被打壓經過,隨即被禁返校園,最終激起民憤釀成事件。

除了學生聯署外,連一些北大教職員工也開始發聲表達不滿。

在岳昕在網上發公開信當晚,北大校內有人貼大字報聲援岳昕,引發校方高度關注。有網民上傳圖片稱,北大為防再有人在「三角地」布告欄貼大字報,已連日在布告欄前方安裝了閉路電視攝錄鏡頭。

有網民評論說:北大120周年將至,非要搞成全球大笑話,攔都攔不住。岳昕事件應該在全球內廣傳,使之成為繼北大書記買廣告版面充論文之後的大醜聞。

一篇題為《那些珍貴的年輕人》的網文寫道:「人們之所以會為北大的這件『小事』而憤怒,正在於這麼好的年輕人,他們沒有得到珍視,沒有被褒揚,他們明明是讓這個社會可以變得更好的希望和力量,卻在被權力強硬的否定。否定他們獨立的人格,『綁架』他們珍愛的家人,干涉他們的自主行為,壓制所有聲援的聲音。」

下周就是北大120周年校慶,並臨近「六四」29周年,中共高度恐慌。

「六四」學運期間的大學生季風此前對自由亞洲電台表示,此次北大學生發起的資訊公開運動,以及隨後在北大三角地帶出現聲援岳昕的大字報,是1989年「六四」以後,首次具有學生運動意義的維權運動。所以導致各方都高度緊張,擔心會引發連鎖反應導致新一輪學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