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月19日,作為世界第一垃圾進口國的中國,宣稱將廢五金、廢船、廢汽車壓件、冶煉渣、工業來源廢塑料等16種固體廢物調整為禁止進口,並自2018年12月31日起執行。但是,這些新措施能否得到有效執行,還有待觀察。

4月22日是世界地球日。4月19日,中共生態環境部除宣佈禁止上述16種固體廢物禁止進口外,還有不鏽鋼廢碎料、鈦廢碎料、木廢碎料等16種固體廢物,要到2019年12月31日才開始禁止進口。

中共進口洋垃圾由來已久,被視為一筆互盈交易:西方處理掉了垃圾,中國的公司則讓工人從垃圾中挑揀出可再加工的材料賺取利潤。全球許多國家都將其垃圾和廢渣出口到中國。從1995到2016年的20年間,中國的年垃圾進口量翻了十倍。

耗資數十億美元買垃圾

2016年中國總共進口730萬噸塑料垃圾,耗資37億美元,佔世界進口垃圾的一半以上。塑料垃圾的進口是因應中國的塑膠消費需求節節升高,瓶裝水、網絡購物的包裝、外送食物的一次性包裝和餐具,與沿近海的漁具漁網,都需要大量的原料。

在河北省文安縣,40萬人口中有10萬人從事塑料回收產業。2011年,河北省城鎮人均年收入2萬元(人民幣,下同),而文安縣人均年收入達到4萬元。

而最新宣佈禁止進口的工業來源廢塑料,要到2019年年底才執行。

2018年1月,中共才正式啟動洋垃圾入境新規,首批停止進口包括未分類的廢紙、廢紡織原料等垃圾在內的24種洋垃圾。

除了政府進口,還有大量洋垃圾通過走私進入中國。今年4月10日,有中國大陸媒體報道,珠海拱北海關查獲了2.7萬噸「洋垃圾」,數量之大,全國罕見。

洋垃圾PK癌症村

中共把從外國進口洋垃圾作為賺錢的買賣,但是,處理這些「洋垃圾」會造成嚴重污染卻怵目驚心。

在中國沿海地區一些小鎮,充滿著垃圾處理作坊,而這些垃圾都是進口的。工人用手分揀垃圾,沒有利用價值的垃圾會被扔在路邊焚燒,黑煙滾滾。為了清洗廢料,一家垃圾廠每小時可以抽取50噸地下水,相當於200多人每日生活用水量。洗完之後的污水直接流入河裏。

大陸導演王久良花了5年時間拍攝了紀錄片《塑料王國》。在影片中,塑料垃圾處理廠密集的村莊裏,到處堆滿垃圾,焚燒現場濃煙滾滾。垃圾回收行業的從業者說:「空氣不好、水不好,就是錢好,垃圾一來,大家說來美元了。不是說笑,錢真是揀出來的。」

紀錄片中,塑料工廠老闆老坤是隔壁村的農民,很小就出來打工,雖然愛錢但也很能吃苦。他可以連續工作10個小時,縱使身上長了3個腫瘤,也不願上醫院。他總是想著,要換一輛新車風光的回老家。

「塑料王國」在大陸網絡已成為敏感詞,紀錄片也被禁播。

廣東省汕頭貴嶼鎮是中國「電子垃圾之都」,有十多個村莊,居住者20萬人,有10萬人從事電子廢品回收業。當地「家家拆解、戶戶冒煙、酸液排河、黑雲蔽天」,驚心動魄的景色持續數十年。其中,華美村8成人死於癌症。

而廢五金被列為禁止進口洋垃圾,要到今年年底才執行。

地方政府坐收巨額利益

早前,中共黨媒也曾自曝中國已淪為世界的垃圾場。並承認,進口洋垃圾對生態環境造成的災難和對民眾身體造成的傷害根本無法用金錢來計算。

有「太湖衛士」之稱的無錫民間環保人士吳立紅認為,「洋垃圾」市場之所以在國內一直存在,是因為商人逐利,是否能將洋垃圾徹底拒之國門之外,還需看各地落實的情況。

洋垃圾倒賣和轉讓固廢進口許可證在中國已經形成一條完整的「黑色利益鏈」。洋垃圾分揀處理機構員工和當地居民成為進口有害「洋垃圾」的最終受害者,但地方政府卻坐收巨額利益。

本報時政評論人士顏丹撰文說,大量的洋垃圾被進口到中國,若沒有官方的包庇、縱容、默許,是根本不可能做到的。而在貿易中所產生的巨額利益,也跟大多數老百姓沒有絲毫關係。中共的以權謀私、唯利是圖,是連法律規章都約束不了的,又何談甚麼「洋垃圾」禁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