機構改組起落沉浮,近日中共新組建了3個中央決策議事協調機構——中央全面依法治國委員會、中央審計委員會、中央教育工作領導小組。這個中央審計委員會其實是頗有點來頭,但並沒有引起外界多大的注意。

與增設中央審計委員會對應,中共政界的審計署通過這次機構洗牌,權力是大大增強了。

按官方方案,審計委員會辦公室設在審計署,同時將發改委的重大項目稽察、財政部的中央預算執行情況和其他財政收支情況的監督檢查、國資委的國企領導幹部經濟責任審計和國有重點大型企業監事會(企監會)的職責劃入審計署。不再設立企監會。

這個企監會雖然也有養閒官的功用,但從其頂峰時期超過25名企監會主席(副部級)的規模來看,這樣一個「大部件」劃入審計署,權力就絕不是增長了一點點那麼簡單。

就各國審計機構的設置來看,因獨立監督的需求,審計機構多具有一種相對超然的地位。但中共治下的軍、政兩個審計署,一直是「寄人籬下」的弱勢機構。

軍方審計署長期「躲」在總後勤部的大樹之下,對總後這個頂頭上司的監督就非常無力,所以才出現了谷俊山這樣的橫行無忌的大老虎。2014年11月,軍方審計署劃歸中央軍委建制,才首次從樹下走出來。到了2015年底軍改啟動,審計署成為中共軍委15個職能部門之一,獨立性大大增強。

而政界審計署雖然此次權力明顯看漲,但至今仍僅是中共國務院的一個組成部門,實際承擔的卻是對所有黨政機關的審計。不難判斷,如今設立中央審計委員會,中南海就有「一統軍政審計江湖」的意圖。通過這個委員會同時為軍、政兩個審計署背書。

中共的黨機構作為附體在國家行政機構上的寄生組織,歷來國庫即是黨庫,納稅人根本不知道是怎樣被這個「黨蝙蝠」吸血的。

不過,這種「黨花錢無制約」的局面也導致了空前的腐敗,在大廈將傾的危機之下,習近平的反腐打虎由此而生。2016年6月底,審計署發佈了當年第5號審計公告,其中首次披露了中組部、中宣部的部門預算細節。審計署如果沒有來自中南海的授意,又怎敢在在太歲頭上動土呢?

所以說,如今審計署增權、成立中央審計委員會,其實早在約2年前就已經顯露出苗頭。

在國家監察委成立之前,有一種猜測認為監察委會吞併審計署。之所以有這樣的預期,乃因審計監督的專業性遠非紀委兼併反貪局後所能具備,有不少貪腐的蛛絲馬跡,就是被審計系統盯上後才曝光的。如果沒有審計助力,王岐山手中的虎頭鍘無疑要鈍上三分。

雖然最終的方案中,審計署依然單立,但可以想見,中南海對審計在打虎、乃至金融監管中的強功用都是早有考量的。

審計增權,猶如打虎配了把大關刀,虎頭鍘、大關刀齊上,各種潛伏在金融深潭中的怪獸只怕一不留神就會腦袋搬家。不過,外界所擔心的是,無論大關刀如何鋒利,卻無法對付持刀者自己,如果握刀的也腐敗了呢?現當權者真得好好想想這個「攥己髮不能自舉」的根本問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