訪民發到網上的影片顯示,新年假期後上班第一天,國家信訪局早就排起一條長龍,訪民們都是半夜二、三點鐘開始排隊等候上訪登記 。

新年開工後連續兩天,全國各地大量訪民湧入北京上訪。2月23日有訪民到北京國家信訪局上訪,拍下信訪民眾人山人海的場面,顯示中共宣稱年底信訪案件見底清倉的目標,只是個口號。

甘肅訪民羅巧玲告訴本報記者:「因為年底前大家的問題都沒得到解決,也沒心情過年,大年初一初二就有人給國家領導『拜年』去了。一開工就趕快過來國家信訪局遞交材料,因為接下來馬上就是『兩會』了,都希望能把問題給解決。」

只登記不處理

羅巧玲說:「我早上4點多鐘就到了,但還是晚了,排到了後面,進去信訪局後,只是做個登記,材料也不收,說只登記不處理問題,要解決需要回當地。我們就是因為當地不給解決不得已才來北京的,現在北京不給處理,地方也不給解決,要我們怎麼辦?」

羅巧玲是甘肅省華亭縣東華鎮北河村人,2015年村裏煤礦採煤地面塌陷區搬遷,鎮村幹部將原本屬於她的安置房低價賣給了城市居民,在沒有對她本人做出妥善安置的情況下,又將她的房子全部強拆了,沒有給她一分錢拆遷安置費、過渡費和各種拆遷補償款。

「村鎮幹部還以我的名義辦卡截留了國家下撥給我的綠化帶補償款、危房改造款和各種惠農政策。我的信訪紀錄足足有兩頁多,但都沒得到解決。」

能來的訪民不到十分之一

反腐維權聯盟成員馬波一早也來到國家信訪局,她的案件11年了也是未得到解決。她說:「今天人真是多啊,人山人海的,我們進去後要安檢,衣服、鞋子都得脫,內衣和褲腰帶的東西都得拿掉,就拿個儀器往身上掃,看有沒有帶甚麼東西。進去之後呢,他們說不管,不歸他們管,現在國家就這麼腐敗。」

她說信訪口、內院分開還是很多人,排了一天才排到。「我在群裏還看到很多在當地車站,火車票和身份證都給沒收了,不讓到北京來,來到這裏的連十分之一都不到。」

馬波讀大學的兒子於2007年在學校被殺害,當地公安惡意壓案,至今她兒子徐智鵬的屍體還在冰櫃中放著,兇手至今仍逍遙法外。

「2017年12月,我去公安部、國家信訪局上訪,公安部接訪部人員對我說:『你兒案件已經撤銷了。』我問接訪人員:『是甚麼時間撤銷的?誰給撤銷的?』接訪人員說:『這裏沒有顯示。』」

馬波難抑心中不平之氣,「現在要我們回佳木斯找當地派出所,管用嗎?去年底我的案件,他們傳了一個授權書給我,說我簽字了,我壓根沒看見。11年了誰也沒給我任何一個說法,說我跟他達成協議了,無賴到這種地步。」

「現在維穩都被控制在地方比較多,說案件清倉見底了,都是被地方穩控了,都沒有得到解決。」地方政府信訪案件造假虛報、瞞報、漏報,甚至被堆進信訪部門大倉庫裏的現象一直最被訪民們所詬病。

馬波最後還表示:「最腐敗根源還是在中央,中央不腐敗,下邊誰敢腐敗呀,他們搶老百姓的東西,大部份都給上邊的,這些腐敗問題要查下去一個比一個大,為甚麼遲遲不查?不就跟中央有直接關係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