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年以來,無錫政府宣稱要達到「零上訪」,但背後卻是長達20年的冤案和對訪民的非法限制人身自由,截訪、綁架、堵門、毆打、拘留……多位訪民表示,無錫很黑,「黑得看不見!」

無錫訪民周小鳳提供的一份2020年無錫市「零上訪」內幕表格顯示,訪民多遭遇半路綁架、非法拘禁在家、長年跟蹤、強行取保、堵門等限制人身自由的非法手段。表格上面簽名蓋手印的有37人。

周小鳳表示,「30多個人都是每個人自己簽的,自己蓋的手印,都是他們來找到我的。就是每個人用不同的手段,各種堵門,各種打。有的人吃這一套,有的人吃那一套,反正目的就是不讓你去上訪。」

據介紹,訪民上訪有各種事情,強拆的比較多,大部份都是房子的事情。有的十幾年,一分錢賠償都沒有。有的在上訪的過程中被打得殘疾的。還有很多人沒有簽字,像殘疾訪民胡青妹腿腳不方便。

周小鳳說,「無錫比別的地方,還要黑得多,很猖狂的。人家半夜睡在床上他就把門踢開,把人綁走。綁到派出所裏,一關24小時,就給人家強行取保候審,罪名就是尋釁滋事。」

所謂取保候審,是一種刑事強制措施。要求被取保人提出保證人或者交納保證金,並出具保證書,保證隨傳隨到,一般不得離開當地(所居住的市、縣)。

哪裏是零上訪? 都看在家裏

近年來,中國訪民越來越多,北京信訪局長年人滿為患。中共當局卻提出零上訪。如,2020年5月,山西省信訪局「按照省委的統一部署」,出台《關於開展「零上訪」單位創建工作的實施方案》。

周小鳳表示,在無錫,政府不可能告訴你零上訪,他們是從截訪人員嘴裏聽到的。外面都在傳無錫零上訪。

她舉例說,「訪民王彩霞的丈夫潘國亮去北京,抓他的那個截訪人員,很囂張地跟他說無錫零上訪,就憑你們,能讓你們到得了北京?從他們嘴裏也能知道。」

對於「零上訪」的認定,要求沒有以走訪形式到縣及以上黨的機關、人大機關、政協機關、司法機關、行政機關和信訪部門反映情況、申訴、揭發控告等信訪活動。

「現在哪裏是零上訪?都看在家裏不讓去,都按在家裏。」訪民顧泉珍說。顧泉珍因為家住中亞化工廠附近,鹽酸、硫酸污染環境嚴重,好容易拆遷又打折扣,還要自己掏錢買一部份平方。

她表示,從去年1月份去南京省裏上訪登記以後,被非法拘禁在家裏。「黑保安在門口守著,2018年的時候拿個凳子頂在我門上的,說我是精神病人。還打人,18年那次快被他打死了,我們這裏很黑。有一次我一天沒有吃到東西,不讓你出去買東西,很可惡的。」

因為上訪顧泉珍曾被取保候審、上手銬。去北京信訪局被綁架,甚麼地方都不好去了。截訪人員把錢和身份證搶走,走在哪裏,盯在哪裏。

「我們去中南海附近的郵箱郵信,回來就是拘留10天。在派出所裏關幾十個小時,沒有吃的。坐老虎凳,不讓大小便,強制驗血、錄手印。原來身體很好的,現在頭痛、糖尿病、心臟病。因為上訪兒子上學受影響、工作不好找,到現在30多歲了還沒成家。」她說。

二十年無家可歸

「零上訪,(問題)應該解決了,沒有解決!我到現在20年無家可歸了!」無錫71歲的嚴女士向記者申訴。

她和73歲的丈夫王偉俊被安排在一個小旅館的小房間裏,帶著一個孫女相依為命。2000年的時候,他們的房子被強拆,2014年9月公安機關又聯合房東把他們從出租屋趕出去。

嚴女士說,「我的房子用僑匯款建造的房屋,有合法的產權證,是我的祖產。被強拆,政府以合法拆遷的名義搶奪財產。」

「我們的法律程序在北京最高院,到了北京,當地公安機關和政府機關把我們綁架到當地。合法的上訪還遭到這樣的遭遇!太腐敗了!2019年,我和老頭租車去到廊坊,還被無錫駐京辦攔住了,綁架回來。」

「甚麼尋釁滋事?我們在北京的人行道上正常行走,北京的公安機關、警察檢查身份證,拿出來一查,就把我們攔住,送到警車上,然後送到指定地點。綁架回來,刑事拘留。我是刑事拘留53天,我老頭30天,然後取保候審,我取保候審2年了,我老頭1年了。」她說。

「20年了,好多次行政拘留、刑事拘留。搶了我家的財產,還把我和老頭關起來,甚麼傳喚,都不知道多少次了。限制我人身自由,不知道多少天了。不知道甚麼時候能解決,拆遷的時候滿頭黑髮,現在滿頭白髮了。老頭身體不太好,有高血壓、糖尿病的,你說我能熬到解決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