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朗普上任後,一直擺脫不掉通俄門調查,1月18日,多位眾議員要求公開一份機密文件,因為它將揭露了奧巴馬政府抹黑總統特朗普通俄的醜聞,嚴重程度堪比水門事件。

周四(1月18日),數名共和黨國會議員不約而同地要求對外公開一份被稱為是「備忘錄」(Memo)的機密報告,讓民眾了解奧巴馬執政時期聯邦調查局(FBI)濫用《外國情報監聽法》(FISA)的行為,以及民主黨資助編造特朗普通俄檔案的黑幕。預料這份備忘錄的公諸於世將震撼華府政壇。

1月初,眾議院情報委員會(House Intelligence Committee)經過努力,終於獲准調閱司法部(DOJ)及聯邦調查局(FBI)的「通俄門」調查紀錄。

18日,眾議院通過共和黨議員的提案,將其中一份僅4頁的「備忘錄」機密文件供全院眾議員閱覽。

在看過這份文件後,共和黨眾議員史蒂夫・金(Steve King)18日發推文說,「我已經看過這個備忘錄,令人作嘔的事實,在公開後是否會出現有說服力的解釋,我不再抱任何希望。我早就說過,它比水門事件還要糟糕,那是拒絕特朗普及永遠支持希拉莉的人所幹的,要將之公諸於世。」

眾議院自由核心小組主席梅多斯(Mark Meadows)18日在推特上發帖說,「我看了眾議院的這份報告,內容有關聯邦調查局、FISA濫用、那份臭名昭著的俄羅斯檔案,以及所謂的『俄羅斯勾結』,我所看到的絕對令人瞠目結舌。必須公開這份報告,應該讓美國民眾知道真相。」

《外國情報監聽法》(FISA)允許美國情報機構在海外蒐集外國人的信息。外媒報道,2016年10月,奧巴馬政府FISA法院提出申請,懷疑數家俄羅斯銀行與特朗普有關係,要求監聽特朗普大樓電腦伺服器,法院同意了。最後雖然沒有發現證據,但奧巴馬政府仍以國家安全理由持續監聽。

眾議員馬特・蓋茨(Matt Gaetz)則說,「我認為不應該只有國會議員被這份備忘錄所震驚,必須讓美國人民看到它,如果我們將之公諸於世,將震動FBI及司法部,許多人會無法保住飯碗。」

其他共和黨人也發表了類似的聲明,但是大部份民主黨人保持沉默。

前FBI調查官員、《偽裝者:我的FBI臥底生活》作者馬克・拉斯金(Marc Ruskin)認為,雖然在備忘錄公開之前,無法得到任何結論,但是從現有的情況來看,「某件大事正在進行中」。

拉斯金說,看過這份報告的多位國會議員都是律師出身,他們是從了解法律程序的角度發表聲明,「因此,可以合理地推論,他們的關注與(FBI)取得信息的方式,以及相關證據被提交到FISA法庭的方式有關。」

他說,通常聯邦檢察官在向FISA法庭請求監聽時,必須向法官提出宣誓證詞(supporting affidavit)以及相關信息。這些信息仍然可以受到司法審查,如果發現有不法行為,會導致重大影響。

拉斯金認為,現在民主黨人保持沉默很可能說明一些事情。根據過去的經驗,如果備忘錄中所提到的那份證詞是通過正當方式取得的,應該兩黨議員都會發聲,但是現在只有共和黨議員發表意見。

拉斯金說,目前備忘錄被列為最高機密,「除非證詞中的內容會損害國家安全,否則要求對外公開的用意,只是讓公眾檢視調查及司法系統是否被濫用。」

如果備忘錄透露FISA發出手令監聽特朗普競選團隊通訊是不正當的,將影響目前的通俄門調查,包括特別檢察官穆勒(Robert Mueller)。

果真如此,拉斯金提出幾個質疑,包括「如果檢察官是根據有問題的證詞向FISA提出監聽申請,那麼我們獨立的司法制度是否受到破壞?檢察官是否和FBI高級官員聯手,故意使用有問題的證詞,不當地取得FISA法庭的手令?」

拉斯金說,從法律角度來說,這種證據被稱為「毒樹上的果實」,一旦被認為搜查或監聽的手令是不合法的,那麼由此延伸出來的所有後續證據都有問題。

接下來的問題是誰簽名批准了這項請求,也就是參與其中的決策者,以及有哪些其他共謀者。

還有,簽署這份證詞的人有可能被以偽證罪起訴,如果有證據顯示這些人涉嫌企圖阻止或掩蓋證據,那麼可能又涉及其它罪行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