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別檢察官穆勒為何要在新聞發佈會上含糊其辭?通俄門調查對2020年美國大選的影響是甚麼?為何特朗普要求墨西哥控制移民的方法非常有效?

6月5日,特朗普總統2020競選諮詢委員會成員傑森‧邁斯特(Jason Meister)接受了英文大紀元資深記者揚‧耶凱利克(Jan Jekielek)的專訪,對上述問題談了自己的看法。

記者:美國司法部長威廉·巴爾(William P. Barr)正在聘請檢察官,審查「通俄門」調查的起源。

邁斯特:我認為他做得很對。他講明白了羅伯特·穆勒(Robert S. Mueller)發表一個所謂的「聲明」的動機。

穆勒歷時2年,發出2,800份傳票,詢問了500名證人,執行了500份搜查令後,做出了一份400頁的詳盡報告,結果是甚麼呢?穆勒並沒有發現(特朗普與俄羅斯)有任何勾結,也沒有潛在的陰謀。然後穆勒就暗示,特朗普涉嫌妨礙司法,他辭職後,把是否指控特朗普犯罪的決定權留給了巴爾。

要知道,穆勒的工作是確定特朗普是否犯罪,然後決定是否起訴。他不是《紐約時報》的專欄作家,不需要再出甚麼聲明。(在聲明中,穆勒對是否妨礙司法公正的問題不作出結論,暗示總統仍然可以被調查。)

我認為,穆勒的聲明是他在釋放自己的偏見,在攻擊總統。所以我們需要深入調查整個案子。我們永遠不能讓這種(攻擊總統)情況再次發生。我們生活在一個民主國家,一個法治社會,我們不能讓這些違反法律的人逍遙法外。

整個所謂通俄門的前提,是基於一份「斯蒂爾檔案」,這是一份完全未經證實的、由希拉莉和民主黨全國委員會(DNC)花錢購買的文件。美國人民必須了解,他們的選舉權如何被(民主黨)從手中奪走了。值得慶幸的是,美國選民克服了所有困難,投票支持特朗普上任。

記者:穆勒的報告雖然作出一些結論,但是留下了含糊不清的疑團,你的看法如何?

邁斯特:我認為穆勒故意留下了這些「含糊其辭」,他的目的就是為了混淆視聽,讓人們猜測(特朗普政府)妨礙司法,但事實上沒有這麼回事。如果根本就沒有(通俄)犯罪,根本就沒有陰謀,又何談妨礙司法呢?事實上,總統受到了騷擾。正如總統自己多次所說,他受到了騷擾。

我一輩子從未見過一個總統受到另一方黨派的騷擾,他們已經這樣幹了兩年,但是即使在這些壓力下,總統仍然做出了巨大的政績。

記者:你說過,(穆勒)檢察官找不到足夠的證據,並且決定不起訴,他不應該倒置舉證責任,不應該說自己找不到「無罪證明」。

邁斯特:在美國,應該是檢察方提出有罪證據。而穆勒在新聞發佈會上發表聲明的時候,他卻說找不到「無罪證據」,這就是為甚麼他把案子轉交給司法部長。

按照法律,在被證明有罪之前,我們都是清白的,穆勒卻扭轉了舉證責任(讓被控方證明自己無罪),這在美國是不可接受的。

記者:但有一些國會議員,即使在穆勒進行了詳盡調查之後,仍想要重新對特朗普進行調查。

邁斯特:我認為這是民主黨人把他們翻盤的機會,都壓在通俄門上,沒想到反而在過去的兩年裏葬送了自己。他們現在作繭自縛,如果他們試圖彈劾總統,結果只會適得其反,那將會幫助特朗普總統在2020年連任。

我認為(眾議院議長)佩洛西和(參議院少數黨領袖)舒默不會彈劾總統,因為他們太聰明了,完全明白這一點,那就是如果重新調查(通俄門)或啟動彈劾程序,那只能保證總統在2020年再次當選。

記者:你認為整個通俄門調查,對2020年大選的影響是甚麼?

邁斯特:我認為這將會對2020年大選產生巨大影響。現在的民主黨領跑者是喬·拜登(Joseph Robinette 「Joe」 Biden,Jr),他是奧巴馬時代的副總統,因此奧巴馬政府決定調查和監聽特朗普的時候,拜登就在現場。

我的意思是,拜登知道特朗普團隊被監視、跟特朗普競選活動有關的電子郵件被偷看、電話被竊聽……一旦我們開始剝洋蔥,找出(拜登在調查通俄門案件上)參與了多少,我認為這將對他的參選產生巨大影響。

我也認為這個通俄門調查會對民主黨和美國社會產生影響。民主黨全國委員會和希拉莉‧克林頓競選(團隊)購買了這個造假文件,並且在過去兩年多,不斷推動這個莫須有的調查,這將導致人民不再信任民主黨。

主流媒體的可信度也會大打折扣。那些報道未經證實的、付費假文件的媒體,誰還會相信他們?所以我認為這一切將對2020年產生很大影響。

記者:與此同時,眾議院還在對總統進行各種各樣的調查,包括總統的家庭、金融交易、是否逃稅等等。您認為這些調查會發現甚麼?

邁斯特:我認為民主黨人還沒有吸取教訓,他們企圖通過調查把他(特朗普總統)壓得抬不起頭,在某種程度上,他們企圖阻礙他的執政能力。

然而不管有多少調查,特朗普總統一直在堅定執政,這是美國人之福。比如,查總統交稅這個問題就很荒謬,因為他沒有法律義務向公眾披露他的稅收。然而他正在接受審計——這是民主黨又一個企圖拖住他的騙局。

要知道,美國人民更關心邊境安全,更關心我們的貿易逆差,更關心總統所做的其它事情,如經濟增長、工資增加、GDP增長等,而這正是特朗普當選的原因。

記者:總統宣佈,如果墨西哥不能有效遏制移民,就對墨西哥加稅。

邁斯特:我認為這正是特朗普總統當選的原因之一。民主黨和共和黨人都未能解決邊界問題。據預測,今年將有一百萬人非法過境,去年有一百萬磅的麻醉品越過邊境。

總統對墨西哥提出的關稅,實際上是一種「非常規」的做法——因為這是一位具有商業頭腦的白宮領袖。順便說一句,墨西哥確實知道如何加強邊境安全,也有能力做到這一點。總統對墨西哥的加稅警告,將讓他們不得不有所行動。

我認為這項關稅的另一個作用,就是讓民主黨人知道,他們沒有與總統合作來保護邊界和美國公民。

記者:所以說總統的加稅警告,不是為了處理跟墨西哥的貿易爭端?

邁斯特:這不是關於貿易,而是關於邊界和國家安全,總統在解決民主黨和共和黨未能解決的、幾十年來一直存在的邊界危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