伊朗的全國性反政府抗議活動已持續超過一周,迄今已造成至少21人死亡、530人被捕。

從12月28日開始,伊朗發生了一場席捲全國、愈演愈烈的反政府抗議活動。成千上萬的伊朗民眾走上街頭,高喊激烈的反政府口號,要求結束伊斯蘭共和國的統治。

反政府遊行示威的根本原因和基本訴求主要集中在經濟方面。伊朗人民對於長期以來高物價、高失業率和經濟蕭條的不滿是這次遊行示威活動的導火索。示威的發起者原本是伊朗毛拉統治集團內部的保守派。但是,隨著越來越多包括婦女在內的伊朗民眾參與進來,遊行示威卻意外失控,蔓延全國。

與所有的專制殘暴政權和中共政權一樣,伊朗當權者毫無意外地用鎮壓和封鎖消息來對待。美國總統特朗普對伊朗人民「行動反對」暴虐政權表示支持,1月2日他發推文:「伊朗人民終於行動反對殘酷、腐敗的伊朗政權。老百姓只有少量食物、高通貨膨脹率,且沒有人權。美國一直在關注!」1月3日,特朗普再次聲援伊朗抗議者,「看到伊朗人民試圖奪回腐敗的政府,我如此地欽佩。在合適的時候,你們將看到來自美國的大力支持!」

白宮對此也表示,如果伊朗欲用武力結束抗議,特朗普政府將針對伊朗侵犯人權的行為、對伊朗現政權施加新的制裁。

上個世紀二戰之後後,世界上發生的絕大部份戰爭其實是意識形態的戰爭。有的是獨裁的對外擴張和民主的保衛和平之戰,有的是獨裁的對內鎮壓和民主的反抗專制之戰,有的是極端的宗教勢力和民主的開放社會之戰,有的是專制的種族滅絕與民 主的保衛人權之戰。2011年發生在北非突尼西亞、埃及、利比亞等地的「茉莉花革命」,以及如今的伊朗變局,就是其中的一種。

無論此次伊朗民變最終的結局怎樣,都將會對2018年的國際局勢產生重要影響,其更具有象徵意義。從某種角度來講,這或許給世界帶來重要啟示。

自從特朗普當選美國總統之後,特朗普高舉回歸傳統旗幟,開始全力遏制和清除危害人類超過百年的共產主義意識形態和政權,世界格局和走勢大變。伊朗作為與中共本質相同的暴政,在2018年伊始就出現民變,同時,朝鮮這個中共共產主義小兄弟的政權也搖搖欲墜;再加上,中共政權面臨內憂外患,危機四伏,顯示出歷史車輪進入2018年,很可能是共產主義意識形態和政權、以及邪惡暴政走向覆滅的一年。

一種制度的好壞是誰說了算?一定是生活在這一制度下的人民。迄今為止沒有一個民主國家的人民,在自願選擇的情況下願意選擇專制統治的,即使這個國家的民主再不完美。相反,沒有一個專制國家的人民在可以自由選擇的情況下,願意繼續接受專制暴政統治的,即使這個專制統治曾創造經濟奇蹟。

政府存在的意義在於保護平民的安全與尊嚴,而不是相反。任何一個正常國家只會將槍口對準外侵,絕不會指向手無寸鐵的平民,這是現代政治倫理最基本的準則,突破這個底線,政權立刻失去其合法性。

治國務在安民,賈誼《新書・大政上》寫道, 「故自古至於今,與民為仇者,有遲有逮,而民必勝之。」也就是說,在任何時代,敢於與民眾為敵者,或早或晚,最終將為民眾所戰勝。

古今中外,在一個殘暴專制政權走到末路時,會用更加殘暴和血腥的暴力來對待民眾以維持統治,這時必然會遇到覺醒的、「寧為玉碎不為瓦全」者的反抗,這些行為被稱為「抗暴」。

伊朗政府對待民眾的殘暴程度,與中共相比,是小巫見大巫。中共對待中國民眾,更加殘暴和肆無忌憚。

2018年,伊朗民眾反抗暴政,帶給世界啟示:任何邪惡力量,都無法阻止人們對自由的嚮往;中共暴政,也正在一步步走向滅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