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官員高岩被列入了美國政府的「黑名單」,這勢必震懾所有中共惡人。

12月21日,美國總統特朗普簽署行政命令,宣佈制裁全球13名嚴重人權侵犯者和腐敗份子,北京警察學院黨委書記高岩赫然在列。這項制裁令以美國國會去年通過的《全球馬格尼斯基人權問責法》為依據,上榜的惡人在美國管轄範圍內的所有資產將被凍結,其人權惡行也將受到公開的譴責,美國人將被禁止與他們做生意。

高岩曾任北京市公安局朝陽分局局長和黨委書記,他被認為對中國人權活動人士曹順利的非正常死亡負有責任。根據美國財政部的通告,在高岩任職局長期間,曹順利被拘禁在北京市公安局朝陽分局下屬的看守所。2014年3月,在被關押6個月後,曹順利陷入昏迷,死於器官衰竭,遺體消瘦。曹順利於2013年9月被逮捕,當時她受邀準備赴日內瓦參加人權會議,在北京機場登機時「被失蹤」。當局拒絕律師探視,在她患有結核病的情況下拒絕為她治療。

關於曹順利受迫害案,人權團體認為,中共公安部副部長傅政華和北京市公安局副局長陶晶也都負有「領導責任」。前者於2010年至2015年3月任職北京公安局局長,後者於2010年至2014年任職北京朝陽分局局長。

今年9月,由世界各地23個人權組織結成的聯盟向美國國務院遞交了一份「人權惡棍」的審議名單,包括15個國家的17名警察局長、檢察官和安全部門負責人,其中傅政華和陶晶均在列。

「中國人權問責中心」發起人曹雅學認為,今年是第一年,哪怕只有一個中國人權施害者進入制裁名單,都能起到一種威懾作用。

中國維權律師滕彪對美國之音表示,高岩因曹順利案被列入制裁名單具有重要的象徵意義。「能夠上這個名單對於中共這些作惡者是一種懲戒、一種警告」。

此次美國政府的制裁對象,雖然只有13人,卻將產生廣泛的效應和深遠的影響。各國的人權侵犯者和腐敗者都會對號入座,在驚惶中盤算自己的來日還有多少。

在13人當中,巴基斯坦腎移植外科醫生沙阿的案例具有特別警示意義。沙阿(Mukhtar Hamid Shah)是Rawalpindi腎臟中心的老闆,當地警方相信他參與了綁架、拘禁、摘除和走私巴基斯坦勞工的腎臟。沙阿因為涉嫌參與去年10月的一宗非法拘禁案已被當局逮捕。

據報道,有24名貧窮的的巴基斯坦人被就業承諾引誘到沙阿的腎臟中心,在那裏被關押了數周。腎臟中心的醫生被控計劃盜竊他們的腎臟、出售賺錢。警方獲悉,先後有400多人曾被非法拘禁。

與沙阿相比,中共活摘器官之駭人恐怖,已不能用「小巫大巫」來形容。十餘年來,海外獨立調查人員和人權機構經過周密調查,取得了詳細的證據,證實:中共活體摘取法輪功學員等良心犯器官、販賣牟利、殺人如麻,是江澤民下令、國家主導的系統犯罪。這條黑色的產業鏈,涉及監獄、勞教所、醫院、武警、軍警等多個系統,有大批法輪功學員和其他人士因遭強摘器官而被虐殺。

2006年,證人安妮向海外媒體曝光,她的前夫在大陸曾經活體摘取過大約兩千名法輪功學員的眼角膜。安妮現身作證時表示,希望自己講出真相,替處於癌症晚期的前夫贖罪。

加拿大著名人權律師大衛‧麥塔斯多年來致力於調查中共活摘器官。他曾經發言說,中國器官移植量冠絕全球,根據他與大衛‧喬高等人去年6月共同發表的最新報告,中共每年進行6萬至10萬宗移植手術。如此多的器官供體從何而來?中共官方從未給出過合理的解釋。那麼,在數萬宗手術的背後,有多少冤枉死的生命?又有多少官員、醫生等相關人員對此負責?

在活摘器官之外,中共持續侵犯中國公民的人權,犯下滔天罪行。從數以千萬計的法輪功修煉者,到弱勢訪民,再到維權的正義律師、說真話傳真相的各界民眾,善良守法的百姓都成為中共暴政任意摧殘的對象。究竟有多少迫害者應該受到制裁?何止一個高岩?!高岩被認定有罪,傅政華和陶晶怎麼跑得了?還有最大元凶江澤民,以及所有跟隨迫害的惡人,必定統統被押上審判台。

曹雅學和騰彪都表示,明年會繼續向美國政府提名制裁傅政華,而且他們還將對天津和北京的公安及司法系統中迫害「709」人權律師的責任人進行問責。

目前,數以百計的中共人權侵害者的名單和案例詳情都已呈送給美國政府備案。法輪功學員、追查國際、人權組織、美國議員等多方正義力量,都會不遺餘力地推動和協助,並且促使其他國家政府也採取類似行動,在世界範圍內懲罰惡人、制止人權侵害的行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