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個4歲孩子孤獨地站在一個破爛足球場上,這是他獨自一人玩耍之地。被伊斯蘭國(IS)奴役了幾年,今天他終於安全了。他不知道自己的名字,沉默寡言,不願提起往事,但總是試圖用頭髮遮擋住額頭上的傷疤。

這個令人心碎的場景真實反映了IS童奴交易為年幼孩子所帶來的夢魘。據庫爾德斯坦地區政府(KRG)綁架救援辦公室的信息,目前大約有3000多人仍在IS的手中,其中大多數是婦女和兒童。

男孩1歲就被IS綁架

據CNN報道,這個男孩名叫拉澤母(Lazem),來自一個伊拉克雅茲迪教家庭。2014年8月,IS武裝份子佔據了伊拉克北部辛賈爾(Sinjar)地區,屠殺、掠奪和奴役了當地雅茲迪教居民。數千名男子被殺死,大量婦女和兒童被捉走作為奴隸賣掉,為IS招攬新血。拉澤母就是在這個時候被捉走。

這麼算下來,拉澤母被捉的時候才只有1歲。

小拉澤母被救出來後,終於可以和爸爸在Rwanga社區營相聚,但在相聚的十多天內,他居然無法和爸爸說上一句話。

拉澤母與家人分開的時候還太小,因此在被IS捉去的這幾年內會說的只是IS的語言,而不會講他的母語庫爾德語。

拉澤母最終被帶到了土耳其,因為拉澤母一直是沉默寡言的,因此記者很難從他那裏了解到他被綁架後的一些細節。

拉澤母首先是被一名IS頭目的妻子買下來,並將年幼的他作為僕人使用。拉澤母提及了一點第一個主人的信息,但不願談論第二個主人。

拉澤母溫和地看著那些盡力和他講話的人,他一直用小手揪著一撮頭髮,試圖掩蓋他前額上的傷疤。

CNN被告知,因為大家都不知道他的名字,而且他自己也不知道,因此大家就叫他「Ghulam」就是「男孩」的意思。在上周被帶回到他原來住的社區之前,他一直以為自己的名字就是「Ghulam」。

11歲男孩三年內被買賣11次

瑪爾文(Marwan)三年前被IS捉走的時候只有8歲。在這三年內,他被當作奴隸被買賣了11次。他被迫離開伊拉克,主要在敘利亞的拉卡生活。拉卡一直是IS在敘利亞的「首都」,直到本周二(10月17日),美國支持的敘利亞盟軍才從IS的手中收回拉卡的控制權。

過去三年內,瑪爾文既被用作僕人,也被用作娃娃兵出去打仗。IS將瑪爾文派到IS戰爭的前沿去。這是IS利用娃娃兵作戰的最常見做法。

瑪爾文坐在接他從敘利亞返回伊拉克的車上告訴記者說,IS訓練他們如何使用DShK重機槍、手榴彈等武器。讓一個孩子使用蘇聯時代的重機槍令記者們大為吃驚。

協調營救瑪爾文的沙雷姆(Abdullah Shrem)表示,IS份子在家的時候把瑪爾文當作僕人用,而打仗的時候又把他作為童兵讓他到前線去。因為瑪爾文的生死對他們來說無所謂。

瑪爾文告訴CNN說,當他和媽媽再次團聚時,高興的淚水一下子湧了出來。

瑪爾文的媽媽也曾被捉去當過奴隸,得知兒子被解救,她說:「我整夜不能入睡,我吃不下東西,因為我體內充滿興奮情緒。」

在過去三年內,瑪爾文一次次地被買賣,這次雖然逃離了IS的控制,但他還是天真地以為又有人將他買了下來。當他的親戚指著營救他出來的恩人問他說:「你知道這個人是誰?」瑪爾文說:「是的,他就是買我的那個人。」協調營救的沙雷姆更正說,「是救你的那個人。」

瑪爾文的回答既讓人感到心酸,但同時人們也能夠理解他為甚麼這麼想。

雖然瑪爾文目前回到了媽媽身邊,但他的家仍然支離破碎。他的爸爸和兄弟還在IS的魔掌中。

IS給兒童洗腦

瑪爾文披露,在被俘虜期間,IS用他們自己對伊斯蘭激進化思想給他洗腦。CNN評論說,對於像瑪爾文和拉澤母這樣有幸從IS手中被救出來的孩子來說,很多孩子要想返回正常生活並非易事。

拉澤母只有4歲,還太小,有一天他或許會忘記在IS魔掌中遭遇的嚴酷折磨。但對於大一點的孩子,比如11歲的瑪爾文,這段痛苦經歷要想被抹去會更加難。

IS最惡毒一招就是向天真的孩子灌輸伊斯蘭極端主義意識形態,並讓他們痛恨自己的家園。如果時間長了,這些孩子很容易被洗腦。而一旦被洗腦,再成為正常思維的人就很難。

早在2015年2月,聯合國就發佈一份報告稱,IS已經成為伊拉克兒童的夢魘。他們不僅虐待和綁架伊拉克兒童,還將這些兒童明碼標價,販賣為奴。報告還譴責「伊斯蘭國」在血腥恐怖行動中越來越多地利用兒童,將其作為人肉盾牌。

聯合國兒童權利委員會的專家溫特(Renate Winter)說,有報道稱,「伊斯蘭國」使用未成年兒童發動自殺式炸彈襲擊,而這些兒童大多數甚至不清楚要發生甚麼。溫特說,「伊斯蘭國」訓練只有8歲的兒童充當娃娃兵,並在佔領地區公開販賣一些少數族裔的兒童。溫特呼籲伊拉克政府採取措施,在全國範圍內保護兒童的人身安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