超越去年《屍殺列車》,勁破南韓影史開畫最高紀錄的戰爭歷史片《軍艦島》近日在港上畫,恢宏的大場面撼動人心,敘述著一段充滿苦難的黑煤礦血淚史。影片以三線不同社會階層的人物故事切入,在烽火交戰中展示人間真情,亦以人物群像書寫了亂世間的大義,在絕望中燃起生存的希望。

電影簡介

《軍艦島》由南韓導演柳承完執導,耗時6個月。影片描述了二戰時期朝鮮半島在日本統治下,400餘名朝鮮半島百姓被強徵到長崎端島(軍艦島)服役。男子被送到地下1,000米左右,高達攝氏40度的礦坑中開採,女子則被賣作慰安婦。日本戰敗後,日軍欲銷毀島上所有證據,並計劃活埋所有勞工,但是計劃暴露,備受摧殘凌辱的朝鮮勞工,試圖逃離,勇敢反抗。

影片場面氣勢磅礴,再現二戰期間軍艦島所承付生命苦難的畫面。故事鋪排細膩,情節緊湊有力,扣人心弦,不失為製作精良的年度大片。

「戲」說新語

烽火亂世,當一個民族被殖民統治時,這個民族中任何一個階層,任何一個生命個體都可能面對悲慘流離的命運;在動盪的時局中,每一個生命都在用自己的聰明與智慧努力地生存,生存的同時,又擺放了自己生命的位置。柳承完導演利用國家間戰爭為大背景,表達的是對個體生命的尊重,強調生命的價值與對生命的尊重應當跨越國界,超越民族仇恨,亦彰顯其悲天憫人,天下大同的情懷。

影片的三個男主角演繹了在日本統治朝鮮半島時,三個生活在不同的社會階層,擁有不同的處世價值與使命的人物──樂團團長李康旭(黃晸玟 飾),黑社會惡霸崔七星(蘇志燮 飾)與軍人朴武英(宋仲基 飾)。將這三個人物與其所面對的危險矛盾,引伸到社會各階層個體在面對矛盾、危機時的抉擇上,表達出即使在價值觀極具差異時,個人的善惡選取都會如蝴蝶效應般對一個社會、一個民族、甚至多個國家民族產生影響,或生或死。

黃晸玟飾演的自私聰明小人物,為讓女兒生存下去,頂著槍林彈雨,重新搭起通往生存之路被炸毀的棧橋。(車庫提供)
黃晸玟飾演的自私聰明小人物,為讓女兒生存下去,頂著槍林彈雨,重新搭起通往生存之路被炸毀的棧橋。(車庫提供)

在逃離戰火時,蘇志燮拿起槍,為掩護同胞,拼盡最後一絲力氣與日軍拼殺,用自己的生命為他人創造了生的機會。(車庫提供)
在逃離戰火時,蘇志燮拿起槍,為掩護同胞,拼盡最後一絲力氣與日軍拼殺,用自己的生命為他人創造了生的機會。(車庫提供)

草芥雖輕 生命有價

樂團團長李康旭帶女兒素熙(金秀晏 飾)靠在明洞的高檔酒店演出混生活,諂媚逢迎地遊走於權貴與日本軍人的社會之間。被騙到軍艦島做勞工後,一直靠市井聰明遊走於日軍士官,日朝百姓,朝鮮勞工之間,策劃想著如何讓女兒逃出去。看似自私自利,卻是生存本能及父愛對現實的妥協。在影片最後,在日軍的槍林彈雨下,通往生存之路被炸毀,生存的希望即將破滅,這個自私聰明的小人物覺醒了,對女兒生的希望的追求,讓他無畏生死,頂著槍林彈雨,重新搭起棧橋。

兇惡的黑社會大佬崔七星亦被騙上了去往軍艦島的船,與吳末年(李貞賢 飾)不打不相識。一個虎落平陽,一個被賣為慰安婦,歷經滄桑。剛直不屈的末年經常被日軍欺負,仗義的七星出手相救,兩人相知相愛,更有一種「同是天涯淪落人」的尊重。在逃離戰火時,兩人拿起槍,為掩護同胞,拼盡最後一絲力氣去與日軍拼殺。亂世間,江湖兒女的義氣與柔情被兩人表現得淋漓盡致,且不論自己的生命曾經如何被踐踏,他們依然保留了人的尊嚴,用自己的生命為他人創造了生的機會。

黑暗煤洞辨真假 燃起希望燭光

軍艦島上朝鮮勞工被欺侮虐待,但是很少有反抗,即使有反抗,也會很快失敗。原來支撐他們信念的「精神領袖」尹學哲(李璟榮 飾)是個貪生怕死,老奸巨猾的「韓奸」。軍人朴武英本是授命來救這位「德高望重」的尹學哲逃回朝鮮半島,團結抗日,沒想到在李康旭的幫助下,意外地發現了這個韓奸與日軍的勾結,出賣朝鮮勞工的真相。

劇情的高潮在如何辨別謊言與真相的矛盾中拉開序幕,在黑暗的煤洞中,眾人點燃星星燭火,尹學哲與朴武英站在中間,極盡勸說。唇槍舌戰中,人性之間的善與惡的角逐由此展開。一個又一個的證據水落石出,將一個個曾經麻木的良知喚醒,人們開始拋開過往對「精神領袖」的呆板認識,開始獨立思考,辨別善惡。黑暗中燃起的點點燭光,願意走向光明,登上逃生之船的人重獲了希望。

劇情高潮在如何辨別謊言與真相的矛盾中拉開序幕,在黑暗的煤洞中,認清真相後,眾人點燃燭光,走向光明,登上逃生之船的人重獲了希望。(車庫提供)
劇情高潮在如何辨別謊言與真相的矛盾中拉開序幕,在黑暗的煤洞中,認清真相後,眾人點燃燭光,走向光明,登上逃生之船的人重獲了希望。(車庫提供)

跨越民族情懷的人性之光

如果作為一個主角,僅靠智慧勇氣和揭穿謊言成為精神領袖,角色未免過於單薄,導演同時賦予這個新的精神領袖更重要的任務,展現人性中最閃光的部份。在影片最後,日軍軍官下達殺死所有朝鮮人的命令,日軍與朝鮮勞工開始埋身搏殺。日軍軍官被朴武英斬首後,日軍頓時處在不知所措的狀態下,朴武英高聲用日語喊出:「戰爭結束,大家都可以回家了!」於是欺壓過朝鮮勞工的日軍和朝鮮人民一起離開軍艦島。跨越民族,超越仇恨的寬容就在這最簡單、最自然的狀態下表達出來。而在影片最後,原子彈在廣島爆炸的蘑菇雲升起時,朝鮮勞工輕輕地說出:「那上面還有朝鮮人呀!」並沒有對日本被炸的報復解恨,只有對無辜生命逝去的惋惜。

對生命的包容與寬恕是現今二戰題材電影中最樸素的一層價值觀,不論是荷里活的大導演,抑或是獨立電影的導演,往往都會運用這個樸素的道德元素,來昇華主題,將其蘊於電影的高潮中。正如導演柳承完接受採訪時所說:「我想現在大家所擔憂的韓日關係問題,在電影上映之後會消失的。」

*** *** ***

歷史一直在重演,放眼今日香港,乃至中國大陸所面臨的政治困局,好似那個戰火紛飛,何去何從猶未可知的年代。政治亂象,令眾人看不清政客與商客扮演的角色,或許當下民眾的一舉一動都會似「蝴蝶效應」般影響著未來。如同影片表現的,在暗黑的煤洞中舉起的點點燭光,拋棄謊言和專制,正是在燃起對未來的希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