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月20日,大陸一則新聞堪稱奇葩。該新聞的引子說的是幾日前一個家中藏有二千多份報紙的名叫陽邏的網友在武漢城市留言板留言,質疑《武漢晚報》、《楚天都市報》等武漢媒體多次發佈假新聞,比如2009年12月媒體曾報道江北快速路將在2012年通車,可是如今已經是2017年,這條路依舊還沒通車。另外媒體承諾的「給陽邏開通水上公交」、「利用陽邏電廠閒置鐵路開通城郊列車」等多項規劃幾乎全部爛尾。陽邏因此質問道:「記者為甚麼要幫助官員給老百姓畫餅充飢呢?」

陽邏道出的中共媒體造假問題並非甚麼新鮮事,也並不只存在於武漢的多家媒體,可以說,中共治下的媒體說謊成性已是天下盡知,中共媒體自延安時期,就已是如此。比如《歷史的先聲》一書透露,延安時期中共媒體曾多次刊發向美國學習民主、批判國民黨「假民主」的社論,如《論英美的民主精神》、《民主頌——獻給美國的獨立紀念日》、《美國國慶日——自由民主的偉大鬥爭節日》、《象徵民主自由的日子》、《紀念傑斐遜先生》、《真實的民主戰士》、《民主主義的利刃——美國的民主傳統》、《為了人類》、《每一個在中國的美國兵都應當成為民主的活廣告》⋯⋯

然而時至今日,民主對於中國人依舊是一個遙不可及的夢想,人治、黨治依舊是造成百姓之痛的根源。

再如大躍進時期,中共媒體開足馬力,浮誇成風,甚麼「畝產萬斤」、甚麼「人有多大膽,地有多大產」⋯⋯結果出現了餓死至少3500萬人的大饑荒。

還有文革時期一個個被打倒的中共高官,如劉少奇、彭德懷、鄧小平、陳毅、習仲勳等,不是「走資派」,就是「叛徒、反革命」,但文革之後,媒體報道中的他們又成了「值得尊敬」的中共黨人。此外,「讓一部份人先富起來,實現共同富裕」,「三峽大壩建成之後,全國電價降到一毛錢一度」,六四學生是「暴徒」,天安門自焚⋯⋯都已被證實是一個又一個謊言,媒體的功用就是為中共充當先鋒打手。而這樣的例子比比皆是。

因此,對於陽邏的質疑,為何記者要幫助官員給老百姓畫餅充飢的原因正是因為媒體姓「黨」。根據去世的歷史學者高華先生的研究,早在延安時期,中共就確立了新聞原則,即「黨性第一」的原則、反對「虛假真實性」的原則、新聞的快慢必須以黨的利益為準則、運用報紙指導運動的原則和新聞保密和分層次閱讀的原則。在這些原則下的中共媒體,究竟能報道多少真實的新聞,也就可想而知了。

如果僅僅是陽邏的質疑,似乎還引不起大眾的興趣,這則新聞奇葩所在是《武漢晚報》、《楚天都市報》等所屬的長江日報報業集團居然給予了回應。

在回覆中,長江日報報業集團稱,當年發佈的這些新聞都是在一些重要會議上官方發佈的,有些還列入了當年的工作重點和政府規劃,可能由於政府主要官員的變動,或是客觀條件不成熟,才導致項目沒能兌現。而政府部門當初也不會有意欺騙老百姓,媒體也無意幫助政府欺騙讀者。這樣的過錯不是媒體造成的,因此不能記在媒體頭上。

長江日報報業集團「大膽」的回應其實就是在曲筆告訴大家,在中共一黨專制下,他們也沒有自由,因此說謊的責任不在媒體。這從另一方面也可以說,中共治下的媒體人已經意識到了自己的「悲慘」處境,而這對中共而言絕不是甚麼好事情。

媒體有沒有責任,有多大責任暫不探究,那假新聞的責任如果不在媒體,那在誰呢?只能在中共政府,在中共的一黨專政體制。因為正是缺乏媒體和老百姓的監督,中共各級政府官員為了自己的政績,為了撈錢,才肆無忌憚的欺騙百姓,才導致一個個項目爛尾,而這樣爛尾的項目在全國各地還有很多。

那麼,造假的新聞會不會因為陽邏的質疑而消失?答案只有一個,那就是只有中共存在一天,獨立的媒體就不會存在,假新聞也就不會消失。這也就難怪有網友在留言中寫道:「老夫活了60多年了都明白一個道理:新聞不能連著看,當連續劇看的話你會發現這導演肯定是精神分裂患者,只能當情景劇觀賞。」

至於媒體是否有責任,筆者只想問一句:助紂為虐者該不該承擔罪責呢?不妨比照一下納粹時期的媒體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