長期以來,中共以強大市場為誘餌,逼迫外企轉讓重要技術予中共,或同意遵守嚴苛的審查。不過,這種做法正遭到西方社會越來越多的抱怨。有專家表示,中共的做法等於是以鄰為壑;也有專家表示,中共強逼外企公司,令他們背離自己的商業準則和商業倫理的行為是非常可恥的。

美國《華爾街日報》8月9日報道,中共利用外國公司看好中國市場,不斷施壓它們遵守中共審查制度,以及要求他們將技術轉讓給中國大陸。

報道指,無論是想重返中國的谷歌(Goolge),還是對中國市場夢寐以求的臉書(facebook)首席執行長朱克伯格,要想進入中國市場,就必須接受比以往更加嚴苛的中共審查條款。

報道指,除了被中共直接打劫的美國公司本身外,華盛頓幾乎所有人都在抱怨中共強迫外國公司放棄技術,來換取市場准入的做法。

英國《金融時報》3月曾報道,中國歐盟商會發佈有關中國製造2025及產業對策的報告,指中共近來通過的一項新能源汽車相關政策,要求歐洲企業需要提交先進技術換取近期市場准入,這讓外國車企面臨巨大壓力。中國歐盟商會批評這種做法會威脅到外企生存。

國企竊技術成海外競爭者

UCLA安德森管理學院經濟學家俞偉雄在接受《大紀元》採訪時表示,中共的做法霸道而不合理,「中共政府就是利用中國人多,市場潛力很大來要脅世界其它國家的技術移轉、奪取技術轉到國內的企業,讓國內的企業強大,是一個以鄰為壑的經濟貿易政策。」

旅美經濟學家夏業良向《大紀元》表示,中國是一個製造業大國,但實際上沒有甚麼原創發明,大部份都是引進技術、模仿替代,企業沒有實際競爭力。現在,中共利用西方公司想進入中國市場的心理,就採取了很多刁難的做法,包括技術上的准入或者放寬一些限制條款,讓西方公司的技術能夠比較容易的被中國公司所獲得,就是以市場來換技術。

「這種辦法,其實就是一種海盜的做法,就是在知識產權方面,不是依賴於自己的科研能力,而是抄捷徑,投機取巧,用比較小的代價、比較短的時間來竊取人家長期投入的科研成果。」

《華爾街日報》還說,這些公司能在中國能撐多久也是個問題:高科技企業越來越意識到,最終它們的所有產品都會面臨生存威脅,一旦它們達到一定比例的市場份額,而中國公司又強大到足以和它們抗衡,它們的技術就會以這樣或那樣的形式被國有化,或是乾脆被撇在一邊。

早前英國《金融時報》的報道,曾以大陸的高鐵發展為例,講到西門子等西方跨國公司依照許可證協議交出了技術,結果卻發現中方合作夥伴轉身就成為它們在海外市場的競爭者。

「現在大量的外企開始撤出中國,他們發現現在投資中國市場沒有原來想像那麼大的好處,現在也很難盈利,很多流向印度,很多回流美國。」美國南卡羅萊納大學艾肯商學院教授謝田對《大紀元》說。

強逼外企背離商業準則

夏業良表示,中共的做法使得西方很多公司要背離自己的商業準則、背離自己的商業倫理,是非常可恥的。但外企屈服中共的壓力,用技術來換取一些市場,而違背了他們公司的宗旨,這也是很可悲的。

夏業良表示,中國的經濟離開了世界各國經濟上的互惠互利,是不可能再持續強大的,所以全世界的商家、各個國家都應該聯合起來,堅持原則、堅持商業倫理底線,那最終屈服的是中共,而不是其它國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