陳清華先生,是1989年最後一批上京支援北京學生的學聯成員,在北京天安門廣場見證軍隊鎮壓。今日他也參與六四集會並接受大紀元時報記者專訪,回憶28年前的恐怖記憶。

他看到,在天安門廣場中彈的死傷者不僅僅只有學生,還有許多無辜的市民。「那天我在天安門廣場,比較長的時間在廣場的救傷站,中間看到很多死傷者都中了子彈,他們的傷勢很重,不是一個普通子彈的洞,特別大。醫護很辛苦,止不到血,我們當時幫忙按著他們的腳。死傷者不只是學生,有市民,有太太,我還看到一個是小朋友,回來的時候,有些小朋友就算未斷氣也不能說話了。我很記得他是一個十三四歲小男孩,他的喉嚨充血,聽不到他說的話。」

他回憶道,自己當時被解放軍用槍托打,後來去了醫院。在醫院中,他找了很多傷勢比較輕學生,原本想給他們錢讓他們逃亡,但是他們告訴自己,更多更多的學生感到憤怒,因為很多朋友擋軍隊,他們不是想當烈士,但是他們眼見解放軍開槍,當他們想走的時候,解放軍追著他們開槍,一路打。聽著學生們的訴說,陳清華先生感到非常悲哀:「政權想做的是震攝人民,用血換取他們的穩定。」

談到現今的香港,他表示:「其實今天的香港更加危險,因為二十年來,與當年的香港不同,當年的香港,大家對民主的訴求和自由的渴望是一個齊心的願望,但到了今天其實隨著中共在思想經濟上的滲透,有不少人的想法已經改變了,很多人不單止不去平反六四,還主動的做一些事去迎合中共。」

他呼籲:「現在這一刻更有必要回望二十八年前中共那種殘酷,讓我們不要忘記我們要守住自己的自由,守住香港,就更加要悼念六四,記住當年的教訓,讓我們明智的心繼續向前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