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月21日,馬里蘭大學的中國留學生楊舒平在畢業典禮上發表演講。這個事情被中共搞成了一個網路文革事件,很多媒體都從各個角度分析了這個事件,我們今天從網路暴力的形成,中共的侮辱洗腦這個角度來說這個問題。

中共的這個侮辱洗腦,我們可以舉一個例子,我到你家之後,不但吃你的、穿你的,還告訴你說,你真窩囊、你兄弟很壞、你祖上很壞,我是你的大救星,你現在很幸福。您覺得您會怎麼對待我,早就把我扔大街上了。共產黨來中國就是這麼對待中國人的。孔子、岳飛、三皇五帝等等中國人的祖先都被批判過,沒有一個能倖免的。地主、民族資本家、知識份子、國民黨、和尚、道士等等沒有不被批鬥的。

中共提到中國歷史最多提到的是甚麼呢?「國恥」,各種羞辱中國人。2014年,中共搞了一個南京大屠殺的公祭打了一個大標語——「勿忘國恥」。南京大屠殺是中國人的悲傷或者說是傷口,但不是一個恥辱,因為中國人沒有做錯事,有甚麼可恥辱的呢?誰是恥辱呢?日本軍國主義是個恥辱,屠殺平民,這才是個恥辱。

整個第二次世界大戰來講,中國不是恥辱而是光榮,原因很簡單,中國在蔣介石總統的領導下獲得了勝利,為中國贏得了聯合國常任理事國的地位。這個過程中,中共躲在陝北種鴉片這才是恥辱。

中共的這種恥辱教育造成了很多中國人的一個自卑心理。這也是紅衛兵和網路暴力的一個成因,成天覺得自己是個恥辱,心理十分脆弱,不能容下一點反對意見。這批人還十分的懦弱,沒有自己的是非判斷,只敢與中共為虎作倀。比如說,紅衛兵就是奉旨造反,依附中共成為打手,他們才覺得自己是安全的。網路上的這些愛國五毛也是這樣的,依附於中共的網路審查才敢叫囂,如果沒有中共的暴力支持,甚至連面對面辯論的勇氣都沒有。

發動這個網路事件的留學生會根本不敢與校方辯論,只敢上中文網站請求五毛和中共出手。中共外交部發言人每一句話都透露出威脅,他首先說,「任何中國公民、對於任何事的表態都應該負責任」,這就是暗示楊同學會被追究責任。然後又說,楊同學道歉了,「也願意在學成之後回國為祖國做出自己的貢獻」。這分明是在威脅楊同學,你還想回國嗎?做為一個國家的發言人,你能不能回應一下中國的自由和人權問題呢?不過從你的回應來看,中國人的確沒有自由和人權。

如果中共的統治下有言論自由,楊舒平就不應該因為害怕而道歉。楊舒平的言論得到了馬里蘭大學的支持,校方驕傲地支持她分享觀點和獨特見解的權利,並對她在慶典上發聲表示讚許。這個反差表明了普世價值與中共的羞辱教育造就著根本不同的是非觀。普世價值讚賞的是「威武不能屈」,中共煽動的是助紂為虐。哪個才是中國人呢?中國人自古都是「威武不能屈」的。(轉自新唐人電視台)

【微視頻】馬里蘭事件看中共的侮辱教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