政府建議修訂《醫生註冊條例》,改善醫務委員會投訴調查和紀律研訊機制,並新增4名業外委員,連同原本的2名醫專代表,均毋須行政長官委任,以提高醫委會的公信力和問責性。條例草案6月2日刊憲,6月7日提交立法會審議。

政府去年提出《2016年醫生註冊(修訂)條例草案》,遭多個醫學界團體反對,時任醫學界立法會議員梁家騮拉布,草案未能在上屆立法會任期完結前通過。政府其後成立三方平台,就有關醫委會的組成和運作的修例建議提出意見。

《2017年醫生註冊(修訂)條例草案》建議,醫委會不再進行投訴和紀律研訊會議,改由研訊小組進行。初步偵訊委員會及研訊小組大多數成員須為醫生,同時增加業外人士。偵委會及研訊小組的審裁員人數,由14名增至最多140名,其中屬醫生的審裁員由10名增至最多80名,業外審裁員則由4名增至最多60名。

醫委會委員的總數由28名增至32名,其中業外委員由4名增至8名,佔25%。4人均無須行政長官委任,當中3人由病人組織直接選舉產生,另一人由消費者委員會直接提名。

2位醫學專科學院的醫委會委員由提名委任,改為由醫專按其規定選舉產生,同樣無須行政長官委任,以顧及專業和學術自主原則以及專科學院規模。

本身是專科醫生的公民黨立法會議員郭家麒,對《2017年條例草案》感到失望,認為政府沒有聆聽三方平台中公眾及醫學界的意見。他又指雖然醫專兩席由提名委任,改為選舉產生,但全港註冊醫生中只有一半醫生是醫專成員,並只由27人的選委會提名選出醫委會委員,未能代表整個業界,認為應該由全港註冊醫生一人一票選出。

郭家麒又指,政府換屆在即,對現任局長沒等新政府上場,便提出新修訂感到奇怪。相信草案若再引來反彈,不但不會令撕裂減少,更會令專業界別及市民對政府更不信任,候任行長官林鄭月娥被指「撕裂2.0」的問題更嚴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