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大陸反腐「打虎」運動如火如荼進行,在海外讀書的貪二代,有些因父母貪腐落馬後,失去經濟來源,精神打擊過大,有的得了憂鬱症,想自殺;有的則苟且偷生;有的甚至出賣肉體。

據《北美留學生日報》4月16日刊登「《人民的名義》背後,有一群不敢回國的貪官二代」文章,Bella、Dave、Ben、Elva是4個貪二代,父母送他們到海外讀書,但父母落馬後,他們過上與此前截然不同的生活。

父母被抓 開始揮霍青春

Bella的父親是中國某二線城市的國土資源局局長,因受賄一億元人民幣被判死刑,母親遭雙規,不知所終。

90年代獨生女的她,從小衣食無憂,吃的、穿的、用的、玩的都是所有孩子中最好的。她考上美國一所著名私立高中後,也是一名地產商叔叔出的錢。

父母出事後,家人要求Bella不要回國,不要在社交媒體發動態,不要讓別人知道她在哪。

雖然活動範圍遭限制,但生活費用管夠。除賬面幾十萬美元外,每月固定日子都有不認識的人給她匯款,名字不同,地點遍佈美國、香港、法國,金額都一樣。

但她認為自己除了錢甚麼都沒有,進而陷入精神崩潰狀態。她搬到賭城拉斯維加斯撒開了玩,放縱地揮霍金錢,流轉在不同男人身旁。

她的小姨抽空到美國,將Bella拎回學校,讓她繼續完成學業,找個好工作,爭取美國身份。

父親出事 患抑鬱險自殺

Ben的父親在中國任市委秘書長,雖不是非常高級別官員,但足夠顯赫一方。父親因在市委選舉中賄選而被雙開,並遭關押。目前案件仍在審理,還未宣判。

Ben在美國非常有名的常春籐名校就讀,是父親替他安排的,打算讓他從名校歸來,進入官場從政。

Ben也幾乎按照父親的路子走下去,結交了父親的人脈,接受父親的「訓練」,繼承他的「衣缽」,但Ben現在已全無從政可能。

父親出事後,Ben的母親在美國孤獨無依,只能整夜失眠和哭泣,也難再踏入大陸。

Ben曾經為之信賴和奮鬥的價值體系徹底崩塌,導致他患上重度抑鬱症,覺得身邊每個人都在談論貪官父親,因而經常選擇消失,躲在家中。

他幾次想自殺了結。一次,他開車在高速路上無目的地狂飆,「恨不得就這麼一路開下去,永遠不停下來。」他看到樹,神不知鬼不覺地撞上去,最後車報廢了,好在人只是受了輕傷。

現在,他的抑鬱症已漸康復,又返回校園。「先把書念好,找個好工作,養活自己和媽」,Ben說,「我得顧好我媽啊,她年紀也大了。」

國企貪官兒子與母相依

Dave的父親是中國某央企高管,掌管重大國家項目的經濟往來,因侵吞國家資產而被判處十年徒刑。

身在加拿大溫哥華的Dave回顧了父親出事前的生活:那時,家境殷實,他養成了打架、逃課、肆無忌憚的脾性,學習成績一直徘徊在最末尾,甚至連升初中、高中都是父親花錢找關係。

Dave高中畢業後,被父母送往澳洲一所普通學校唸書。其後,他過上了整日吃喝玩樂、醉生夢死、渾渾噩噩的生活。

他後來因惹禍被送往加拿大。母親一同前往,照顧其生活,也為全家移民做準備。「我爸最初的計劃是退休後全家一起移民去海外,地廣人稀,空氣又好,更適合養老。」Dave說。

但他讀大二時,父親被判十年,Dave昔日的狐朋狗友隨即作鳥獸散。如今,他只能自己打拚,開了家奶茶店,與母親相依為命。

「公主」淪為「賣淫女」

Elva的父親是大陸一位基層官員,因受賄一千萬元人民幣被判無期徒刑。

三年前,過著公主般生活的她,從中國飛到墨爾本,成為澳洲名校大一新生。

出事前,父親每月幾萬、幾十萬澳幣寄給身在墨爾本的Elva,她的留學生活充斥著交際和消遣。

但父親落馬後,她頓時失去一切依靠。沒有任何積蓄的她為掙錢,開始當導遊帶旅行團、給華人當保姆,甚至出賣肉體做援交。

如今的Elva,每天都去澳洲富二代圈子中混,還夢想找個有身份的富二代結婚。

海外上學的貪二代有多少

中共「十八大」以來,已有逾200多名省部級及以上官員(包括軍級)落馬,而被拿下的廳局級官員更是數以萬計。

中共很多官員都將自己的子女送到海外讀書。外界相信,將子女送到海外的中共貪官也是成千上萬,如被判無期和死緩的薄熙來夫婦。他們就把兒子薄瓜瓜送到海外上學,讓他躲過了因共同受賄而被抓的命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