是被免職被中紀委帶走,還是如官方所說的調去中共甘肅省政協?近日,在中共甘肅省武威市委書記火榮貴的仕途去向成為輿論關注的熱點。火榮貴還曾因抓捕記者、被舉報為「手錶哥」等,多次成為輿論熱點。

4月16日,一條關於火榮貴的信息在朋友圈廣泛流傳:2016年抓捕《蘭州晨報》、《蘭州晚報》、《西部商報》三記者的中共甘肅武威市委書記火榮貴昨日(4月15日)下午被免職。據稱已被省紀委帶走。其秘書一個多月前已被抓。火榮貴電話139⋯⋯

隨後,上游新聞-重慶晨報等大陸媒體開始撥打火榮貴的139開頭的手機時,聽到的是「你所撥打的用戶,暫時無法接通」。

4月17日上午,中共武威市委值班室、武威市外宣辦則回應稱,火榮貴已被調至甘肅省政協,只是官方尚未公佈這一調動消息。

離奇的是,最先發佈該官方回應消息的上游新聞,已刪除了該新聞,不過目前在網上還能看到相關的標題。

火榮貴最近一次露面是4月13日,當時是主持中共武威市委四屆15次常委會會議。現年54歲的火榮貴是甘肅景泰人,2010年1月14日由中共甘肅省政府副秘書長、辦公廳主任調任中共武威市委書記。

外界注意到,火榮貴如果是官方所說的調去中共甘肅省政協,他將成為又是一個「帶病升官」的官員。

火榮貴成為輿論熱點不是第一次了。上一次被輿論關注是在去年1月,武威曾發生甘肅三家報社駐武威記者站的三名記者被抓事件,三家報社的三名記者被扣上了所謂「敲詐勒索罪」。當時媒體紛紛以「好威武的火榮貴書記 讓輿論監督翻滾去」等追蹤報道。

有文章表示,如此仇恨記者,一次就抓三個,官家屁股底下一定一堆屎。此記者經常報道當地的「負面」新聞,不為當地的政績唱讚歌,早已是當地宣傳部門的眼中釘,肉中刺了。

有網友爆料說:火書記逼老百姓種他老家的黃冠梨,逼著老百姓種甜高粱,挪用養殖棚的補助款!給武威榮華公司扶持9個億的養殖場,這是個啥情況?!這個線索是可以到武威市涼州區大柳鄉西社村核實一下,老百姓們有一肚子話說發放鎮,羊下壩鎮,下雙鄉等地方這種情況都有。

《蘭州晨報》還在網上發公開信,指該報記者張永生的案情存在諸多疑點,武威當地公安或「釣魚執法」。

在記者被抓事件之後,記者李堂平所在的法訊網曾發表《甘肅武威市的火榮貴書記,手錶真不少》一文,文中羅列了4張火榮貴佩戴名錶出席活動的照片,並提問「火榮貴手錶真不少,哪一款最值錢?」去年5月17日,法訊網收到多次接到電話威脅,稱文章「損害地方形象及誹謗他人」。李堂平又發表了《甘肅武威市委書記火榮貴的50多幅公開場合照,不愧為「表哥」》一文。李堂平在舉報信中說,火榮貴佩戴至少18塊名錶,懇請中紀委調查。

武威市當局抓捕記者事件後,一則記者實名舉報武威市市委書記火榮貴的舉報信在網絡流傳。(網絡圖片)
武威市當局抓捕記者事件後,一則記者實名舉報武威市市委書記火榮貴的舉報信在網絡流傳。(網絡圖片)

另據六四天網消息,甘肅省金昌市民眾楊彩俊因醫療損害未得到賠償,上訪無果後開始幫助其他人報不平。2014年4月22日,楊彩俊因在互聯網上寫關於揭露武威市市委書記火榮貴違法違紀、濫用職權、非法拘押、限制武威市為兒申冤的訪民李哲章人身自由的文章,同時將火榮貴侮辱李哲章的短信內容公佈後,楊彩俊曾兩次被武威市警方抓捕拘留。

此外,火榮貴在任職甘肅省武威市委書記期間,被追查迫害法輪功國際組織列入追查名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