習特會6日登場前夕,美國眾議院少數黨領袖佩洛西和共和黨重量級眾議員史密斯,都敦促特朗普總統向習近平提起中國人權問題,以支持那些因宗教和政治信仰而遭到迫害的人們。

美國之音報道,佩洛西在致特朗普的信中說,國家和經濟安全問題固然重要,但人權是與中國這樣的國家建立公平貿易關係不可分割的一部份,這個國家的政府剝削本國勞工,對勞工還有其它不公平做法,並扼殺自由言論和不同意見。

佩洛西在信中寫道:「尊重中國人權在國會得到兩黨的強烈支持。自天安門事件以來,中國惡劣的人權記錄一直受到關注。」

「我相信,總統先生,如果我們出於商業利益,而不在中國人權問題上大聲和明確發聲,我們會失去在世界任何地方為人權而仗義執言的道德權威。」

史密斯也在接受美國之音專訪時表示,「特朗普總統提出人權問題至關重要」。

史密斯說:「特朗普總統必須強有力地向中方提出關於侵犯人權的議題,在奧巴馬執政期間他完全沒做到。」

特朗普最近發推文說,這次與習近平的會晤將「很艱難」,因為美國不能再承受大規模的貿易赤字和工作流失了。被問到如何看待特朗普這番話時,史密斯也表示認同這是一場「艱難的會晤」。

他還表示:「去年,美國對華貿易逆差大約為3650億,這都是單向的,中國出口,我們進口。中共政府其實很脆弱,我們可以跟中共政府說,我們不是開玩笑的,你必須改善人權,否則你進入美國市場的能力會越來越小。」

史密斯還批評奧巴馬政府從未向中共提出過人權問題。他說,奧巴馬總統執政八年,「未曾有意義地對中共提出人權問題。前國務卿希拉莉・克林頓在首次訪問北京時說,『我不會讓人權問題阻擋我們向中國銷售美債和推動氣候變化問題』。這是奧巴馬政府一個很糟糕、很糟糕的政策。他為了和中共在其它議題上合作,完全把那些在中國勞改營裏受苦的、最優秀最有勇氣的中國人拋在一旁,置之不理。」

「人權議題是我們價值的核心,美國《權利法案》是我們所有最珍惜的文件中最神聖者之一。每個人都有與生俱來的權利,這是普世公認的。」

談起中國的酷刑,史密斯表示:「在中國,酷刑是常見的,時常用在政治犯和宗教犯身上。我1994年和保定的蘇志明主教會晤,他40年來受到折磨,今天他生死未卜,下落不明,這是中共政府對良心犯施以酷刑的象徵。」

他也對中共強制婦女墮胎表示關注。他說:「中國婦女被強迫墮胎和非自願絕育,中共政府不僅殺害胎兒,還摧毀了這些婦女的情緒和心理健康。中共政府必須立刻停止這樣的行為。」

他還表示:「中國是世界上人口走私最嚴重的國家之一,買賣婦女是沒有國界可言的,他們把婦女變成像商品一樣交易,這對婦女是一種嚴重的侮辱和剝削。」

談到宗教自由,史密斯說:「從布殊政府時期,中國就被列為特別關注國家,但奧巴馬政府執政8年期間,從未對此作出任何反應。中共政府說,這些是主權議題,不,那不是。當一個人或他的家庭希望踐行自己的宗教信仰時,不管是法輪功、佛教,還是基督教,他們都不應被自己的政府所迫害。因為這是一個普世公認的人權。」

「中共政府在聯合國人權委員會和其它地方都是在口頭上說說,但當一個國家(的政權)侵犯人權時,沒有捍衛主權可言。」

史密斯說,中共把倡導中國人權稱為「干涉中國內政」,「這是全世界獨裁政權的固定反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