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領導人習近平將於4月6至7日訪美,與美國總統特朗普(Donald Trump)會面。除了北韓問題外,經貿問題,包括貿易與匯率預料將成為焦點。特朗普曾多次批評中國蓄意將人民幣貶值,對美國進口貨品徵稅,造成龐大貿易赤字;31日再簽署行政命令,要求查明導致美國巨大貿易逆差的元兇。對此,中共官媒普遍保持沉默。北京表達願意通過協商化解分歧。中共央行也在30日發表報告,被視為為匯率變動釋放信號。

習近平和特朗普4月6至7日將在佛羅里達州棕櫚灘馬阿拉歌莊園(Mar-a-Lago)舉行首次會晤。作為第二位在特朗普私人度假村受到接待的外國首腦,習近平將不會像日本首相安倍晉三一樣入住莊園,而是下榻附近的水棕櫚海灘度假村。

白宮透露,特朗普夫人梅拉尼婭(Melania Trump)和習近平夫人彭麗媛都將於6日出現在馬阿拉歌莊園。

一周前倉促公佈日期

習特會消息傳出,距正式會面不足一個月;緊接著,美國國務卿蒂勒森(Rex Tillerson)3月18日訪問北京,正式敲定細節;中美雙方於30日,即會面一周前才正式公佈。比起習近平與奧巴馬2013年在加州花園會面,提前三周公佈,以及2015年以國賓身份訪問白宮提早7個月宣佈,明顯來得倉促。 

美國白宮官員、「戰略與國際研究中心」經濟專家甘思德分析,這次峰會的安排在時間上相對匆忙,顯示出特朗普和習近平都希望及早會面。在經貿層面,雖然峰會未必能有具體成果,但有助於確定未來一段時間美中關係的走向。

較早前,特朗普3月30日推文中稱「下星期與中國的會談會很困難」,因為會有諸多敏感議題擺上桌面;31日,他在白宮閉門簽署了兩項行政命令,一是要求在九十天內研究美國與一些最大貿易夥伴之間的貿易赤字問題,藉此找出潛在的濫用貿易和欺騙行為。第二項行政命令要求更嚴格及更有效執行美國的反傾銷法,以防止它國業者以低於美國企業報價的不公平價格銷售產品。

特朗普令查貿易赤字 

此前,法新社引述美國商務部長羅斯(Wilbur Ross)的話說,「不用說,頭號逆差來源就是中國」。

貿易代表署隨後發表「年度貿易障礙評估報告」,指控中國的政策跟補貼,造成鋼鐵和鋁業等長期產能過剩且大量出口,扭曲全球市場。報告還稱中國透過網絡安全限制措施,達到取代外國資訊和通訊科技產品與服務的目的,還藉由掌控資金與法規上的批准權,使外國技術被迫轉移給中國企業。

中共官媒普遍沉默

中國外貿的貿易順差已持續了近30年。例如,2015年中國出口至美國的商品價值是進口的近4倍,順差達到驚人的3,657億美元。這個數字甚至比中韓貿易總額還多,而南韓是中國的第二大貿易國。

對於美方的強力舉動,北京反應低調,不但中共官媒,包括左派的《環球時報》對相關新聞隻字不提,中共外交部則以「中美雙方都有共識,就是在不衝突不對抗、相互尊重的基礎上,尋求合作共贏」,淡化雙方在貿易上的嚴重分歧。

中國問題專家石藏山認為,官媒的異常反應,說明習近平當局對今次訪美相當重視,不准下面亂說話。「北京有統一精神,保證對習訪美,誰也不准講話,不准攪亂。」

專家:北京或會讓步

石藏山估計,他估計在中美貿易問題上,北京會做出一定的讓步,因為對北京而言,如果失去美國的合作,損失將非常慘重。「中方或答應將貿易順差從4,000億美元,縮減400到600億美元。因為中方已經無甚麼談判的籌碼,特朗普對此表現的態度強硬,他一定要做一些事情出來。」他預料貿易戰一旦開打,如科技公司、波音、石油公司等將損失慘重。」

日本媒體認為,中方會在十九大前謀求美中關係穩定,習近平可能會在保持姿態的前提下,力求淡化與特朗普的意見分歧。

人民幣匯率角力成談判重點

特朗普曾誓言,上任第一天就要將中國納入「匯率操縱國」。習近平訪問美國,預料匯率問題是雙方談判的另一個焦點。在此之前,中國希望維持人民幣匯率的穩定。

人民幣自2015年「8.11」匯改以來,人民幣兌美元匯率至今已貶值了約8%。今年年初至今貶值2%,不過,值得留意的是,近期人民幣走勢開始回穩,3月16日上調253個基點,上調幅度也創下近兩個月以來的單日最大漲幅。

石藏山分析,人民幣走穩和習近平訪美有關,因為美方批評中方將人民幣貶值,造成貿易巨大順差,故北京希望儘快控制人民幣匯率,以期在談判桌上減少壓力。

資金外流凸顯信心危機

不過,他認為,人民幣走貶,不光是和貿易資本項有關係,同時也和中國資本匯率的控制有關。雖然中共當局採取一系列措施,包括限制對外投資,以及打擊地下錢莊等,但中國走資潮持續,令當局非常頭疼。比如外匯儲備就一年半內由四萬億美元流走了一萬億美元,關鍵還在於大家對中國經濟失去信心。

「一方面是因為中國的有錢階級,或者富豪往外跑,源於對中國政局的不信任;另一方面,海外資本都對中國無信心,資金為了安全起見,都往外調走資金,當中包括中資也想方設法借海外收購等,把資金運出大陸等。」

中國大陸金融分析師任中道表示,中共干預國家貿易,使得企業間貿易不那麼自由。中共在相當長的時期內刻意壓低匯率,以此促進出口,美國民眾額外享受到了廉價商品。中共為增加外匯儲備,印刷人民幣從出口企業結匯,結果是輸入通脹,中國民眾忍受著物價上漲之苦。

內部評估人幣或貶30% 因無法限制中資熱錢外流

中共內部評估,中美談判若破裂,要防止人民幣出現恐慌性拋售,因無法限制中資熱錢外流,和在海外流通量龐大人民幣出現拋售潮,中共內部估計最壞情況可能發生人民幣下泄30%的情況,屆時,會對中共政權造成摧毀性打擊。

一個不方便透露姓名、接近中南海的財經官員向本報透露,中共當局評估人民幣貶值或達30%。因為走資潮勢必持續,會動搖中共政權。

該官員解釋,北京當局雖然限制海外投資,但各大中資企業以「國有資產不能流失為由」拒絕聽命。因為中資的解釋是,海外投資或置業,可以將帳目做的比較漂亮,不會虧錢,甚至還可有賺,如果放在國內一定虧,當局也沒有辦法。目前能限制的只有個人海外投資,或者地下錢莊。

中共央行也在3月30日釋放匯率變動的信號,發佈了2017年第3號工作論文《貨幣政策、匯率和資本流動——從「等邊三角形」到「不等邊三角形」》。

這篇由中國央行金融研究所所長孫國峰等人撰寫的文章稱,不論是匯率自由浮動,還是處於固定和自由浮動的中間狀態,必然需要對資本流動進行一定的管理。

文章結論部份提出,即使實現匯率清潔浮動以及貨幣政策完全的國際協調,也需要對資本流動進行宏觀審慎管理……但如果匯率靈活性比較低,那就更加抑制不了資本的流動,因此需要提高匯率靈活性。

分析人士認為,這是中共央行在提前釋放信號,為習近平訪美後的人民幣匯率變動做準備。畢竟美聯儲在今年應該還有兩次左右的加息。◇

習特會前夕 中港政局微妙

除了經貿問題,外界預料習特會的焦點會集中在北韓核威脅、和香港、台灣、南海主權爭議等關鍵問題。

外媒報道估計北韓在上周五(3月31日)前完成核試的準備工作,並且可能會在4月初習特會前進行第六次核試。威力將是去年9月第五次核試的大約14倍,將是歷史之最。

上海復旦大學美國研究中心教授倪世雄對彭博指,習特會可能促使特朗普闡明他在對華關鍵議題上的立場,包括北韓和兩岸問題。

「從策略角度,早會面比遲會面好,尤其是及早會面有助他(特朗普)形成其對華政策。」

中共政權面臨嚴峻分裂

於此同時,習近平訪美前夕,局勢相當微妙。

一方面是在香港特首選舉上,多家媒體引述消息來源證實,中央出現兩個聲音,一個是江派代表人物張德江聲稱「代表中央」,力挺候選人林鄭月娥,並促成其以777票當選;另一方面,是習近平當局派出大量特使來港,傳遞「不欽點,讓港人自己選」的聲音,顯示中南海局勢出現分裂。

特首選舉次日,香港特首梁振英突然拘捕9名佔中人士,遭到外界一致批評打壓人權。同時兩台裝有全部選委和全港選民資料的電腦,離奇被盜,警方至今未有交代,被指在港製造白色恐怖。

石藏山分析,這是很明顯在給習近平添亂。最近兩年,類似的事情不是第一次發生。2015年,習近平作為首個中國元首訪問印度,就在他仍在新德里和印度領導人見面的時刻,新疆軍區一千多人的「邊防軍」,跨越中印有爭議的邊界,向印度方面推進了一公里。回來以後,習近平當局立即抓捕前軍委副主席郭伯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