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國總統特朗普周六(3月4日)連發4則推文,指控前總統奧巴馬在去年大選前竊聽他的電話。外媒報道,特朗普有此指控,或是看到一則有關奧巴馬運用「警察國家」伎倆,針對特朗普發動「無聲政變」的報道。

布萊特巴特(Breitbart)新聞報道,無線電台主持人馬克.萊文(Mark Levin)周四(3月2日)晚間在節目中,根據可得的媒體報道資料,羅列奧巴馬陣營自去年大選前到近期,採取意在破壞特朗普競選團隊及新政府的行動。

萊文在節目中稱奧巴馬採取「警察國家」(police state)戰術,並建議國會調查重點應該是奧巴馬的「無聲政變」(silent coup),而不是俄羅斯是否介入大選幫助特朗普。

根據包括《紐約時報》、《華盛頓郵報》、《國家評論》(National Review)雜誌等多家媒體的報道,萊文在節目中依序說明去年6月到今年3月的大事件,以此推敲奧巴馬陣營攻擊特朗普的計劃。

2016年6月 奧巴馬政府申請監聽特朗普團隊

奧巴馬政府依據《外國情報監聽法》(Foreign Intelligence Surveillance Act,簡稱FISA),向「外國情報監聽法院」申請監聽當時共和黨總統參選人特朗普和其競選團隊幾名顧問的通訊,但遭法院拒絕。

2016年7月特朗普一個玩笑被希拉莉及媒體大肆渲染

維基解密公佈民主黨全國委員會(DNC)高層遭竊的電子郵件,顯示DNC試圖阻止黨內參選人桑德斯獲得提名競選總統。特朗普當時在新聞發佈會上開玩笑地說,「俄羅斯,如果你在聽,我希望你能幫忙找到希拉莉失蹤的3萬封電子郵件。」特朗普的這個玩笑,隨後被希拉莉及媒體拿來攻擊,指他在向俄羅斯黑客招手。

2016年10月 競選團隊主席電子郵件遭大量洩露 希拉莉指責特朗普

維基解密開始公佈希拉莉競選主席波德斯塔(John Podesta)電子郵件,直到11月大選為止,希拉莉競選團隊指責特朗普和俄羅斯(黑客)。

2016年10月 奧巴馬政府申請監聽

奧巴馬政府再向外國情報監聽法院提交申請,要求監聽特朗普大樓的電腦伺服器,懷疑特朗普與數家俄羅斯銀行有關係,這次法院同意了。《國家評論》雜誌報道,最後雖然沒有發現證據,但奧巴馬政府仍以國家安全理由持續監聽。由此可見,奧巴馬政府運用聯邦情報機構高科技監聽權力,監視共和黨總統參選人的競選活動。

2017年1月 Buzzfeed和CNN披露間諜檔案

Buzzfeed和CNN披露一名前外國間諜蒐集的「情報檔案」,意在突顯特朗普競選團隊和俄羅斯之間的關係,並說俄羅斯情報機構持有關於特朗普的黑料。BuzzFeed稱它們是「尚未核實但可能無法被證實的」內容。有些內容經證實是假的。一些媒體聲稱他們幾個月前就已知道這些檔案,而且已在華府流傳。

2017年1月 奧巴馬擴大國家安全局(NSA)權力

奧巴馬在即將卸任前,擴大NSA權力,使其在必須遵守保護個人隱私相關規定前,可以將在全球截獲的個人通信內容,分享美國其它16個情報單位。這項賦予NSA的新權力,將減少對個人隱私的保護,同時美國民眾的個人信息有可能因此更容易地被不正當地傳播或洩露。

2017年1月奧巴馬臨走前仍在監聽特朗普

《紐約時報》報道,在特朗普就職前夕,聯邦調查局(FBI)、中央情報局(CIA)、國家安全局(NSA)和財政部仍在監聽特朗普團隊中被懷疑與俄羅斯有關係的成員。其它媒體也報道,一個跨多個部門工作小組負責協調調查。由於調查是秘密進行,因此無法知道調查結果。

2017年2月白宮國家安全顧問弗林辭職

《華盛頓郵報》報道,9位不具名高級官員稱,聯邦調查局截獲白宮國家安全顧問弗林(Mike Flynn)上任前和俄羅斯駐美大使基斯利亞克(Sergey Kislyak)通話時,談到當時奧巴馬政府對俄國採取的新制裁措施。弗林因早先否認和俄國大使討論這個議題,誤導副總統彭斯,最終辭職。

2017年2月《紐約時報》持續報道特朗普團隊與俄羅斯關係

《紐約時報》援引4名現任和前任官員的話報道,特朗普競選團隊「持續地與俄羅斯高級情報官員接觸」。特朗普團隊否認這些說法,隨後紐時承認沒有證據。白宮和一些共和黨國會議員開始質疑機密信息遭非法洩露的問題。

2017年3月司法部長塞辛斯成箭靶

《華盛頓郵報》報道,司法部長塞辛斯(Jeff Sessions)在去年競選期間,曾兩次接觸俄羅斯駐美大使,一次是在傳統基金會(Heritage Foundation)的活動,另一次是塞辛斯在參議院的辦公室。報道說,塞辛斯在參議院確認聽證會說,他在大選前沒有與俄羅斯人接觸,顯然與事實矛盾。

然而,在確認聽證會上,當時明尼蘇達州民主黨參議員弗蘭肯(Al Franken)問塞辛斯,如果有證據顯示,特朗普競選團隊中有人與俄羅斯聯繫,他將如何處理。塞辛斯回答:「我對任何此類活動都不知情,在競選期間雖然有一兩次我被稱為代理人(surrogate),但我沒有與俄羅斯人聯繫過。我無法評論。」塞辛斯的意思是,競選期間作為特朗普的代理人,他沒有和俄羅斯人聯繫。

《紐約時報》在報道塞辛斯事件時補充說,奧巴馬執政時,白宮「急於保存據稱是特朗普團隊和俄羅斯聯繫的情報」。然而,萊文認為,這個「保存」卻變成了「傳播」,官員們在政府機構中留下「明確情報」,以利調查員調查,或許也給了媒體。

總結

萊文在節目中總結說,奧巴馬政府試圖且成功地得到法院授權,竊聽及監視特朗普團隊競選活動,而且在沒有發現任何證據後,仍然持續監視。接下來,奧巴馬在即將卸任前,擴大國家安全局權力,允許它在政府內部廣泛共享情報,實際上是為了確保監聽信息,包括平民(弗林)的對話,能夠間接洩漏給媒體。

萊文認為,奧巴馬政府自去年大選前到其卸任前所做的一系列努力,是一場針對特朗普的「無聲政變」,並要求國會展開調查。他斥責共和黨國會議員搞錯對象,集中精力調查特朗普和塞辛斯與俄羅斯的關係,卻放過奧巴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