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時又是每年的中共兩會前期,北京同樣進入敏感嚴控期,一邊是大批訪民湧入京城,一邊是截訪人員進京抓人。訪民周而復始地上訪,令他們心灰意冷,從為個人喊冤變成對中共體制的深切認識。

3月3日進入中共每年的兩會,在此之前,來自大陸各地冤民陸續進京,一如繼往地打算在兩會期間喊冤,希望自己的冤案可以昭雪,中共兩會成為訪民的「希望日」,同時也成為年復一年的「失望日」。

當局在此時期亦是如臨大敵,進京檢查站啟動最高等級防控預案,嚴密的安保防護網,防的不是恐怖份子,而是訪民。

北京訪民季先生向大紀元記者表示,目前在北京的截訪人員比訪民多,2月24日他到信訪局前,現場有訪民兩三千人,周圍更是大批的截訪人員,與訪民的人數差不多,抓捕、毆打訪民的事件時有發生。

季先生還透露,近兩天,在王莊村、北京南站、木樨地等處都有訪民被抓,王莊村有一名女訪民被抄家,許多訪民被抓至九敬莊,以及被困在北京市內的旅館中。

黑龍江訪民郝女士也表示,她也獲得許多訪民被抓的消息,北京警方衝入旅館查身份證進行抓捕行動,並且九敬莊也是嚴密看管,只能進不能出,在敏感時期訪民被抓入九敬莊結局一定是被遣返。

「只要被抓至九敬莊之後別想出來,一道一道看得非常嚴,只要到開會的時候,敏感時期是我們訪民的災難日。」郝女士說。

河北訪民趙女士透露,現在北京的氣氛非常緊張,許多訪民為避免在中共兩會前被抓走,一般都是躲藏起來。

據悉,不僅個體訪民湧進京城,還有大批訪民進京集體維權,如日前轟動一時的上萬退伍老兵包圍中共紀委,還有民辦教師群體也趁中共兩會在京集體維權。

然而,年復一年,十餘年,甚至數十年的上訪之路,只有一次次地失望。郝女士表示,中共信訪局、人大、紀委等信訪口早已被訪民戲稱為「三騙子胡同」。她無奈地說:「他們都在騙,我們要求撤銷信訪制度,因為信訪制度是個陷井,把我們訪民騙得在北京無限期地等待,現在對他們信訪局不報有甚麼希望了。」

許多訪民從失望變為覺醒,在京上訪16年的遼寧訪民姜先生表示,他已經認清是受到中共體制造成他漫長無期的上訪。

他說:「我在2009年後發誓永遠不再上訪,現在是為了正義抗爭到底。中共為甚麼不給我們說法,應該多出幾個楊佳,消滅中共。」

季先生表示,他現在從上訪轉為關注公益事件,幫助訪民維權。

北京訪民李先生也說:「通過信訪窗口解決自己的訴求是痴心妄想,中國的訪民必須走出為自己鳴冤叫屈的困局,認清中共體制要覺悟,專制統治的體制沒有改變,即使今天解決了,明天還會出現新的訪民,認識這個邪惡的體制,不要對此抱有幻想才是出路。」

據訪民透露,不完全統計,大陸有訪民1500萬人,在京訪民大約一百餘萬人,中共一直不敢公佈此數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