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共「兩會」將於3月4日在北京召開。據在京訪民提供的消息,2月26日北京當局開始進行全城大搜捕。目前已知各地都有訪民在京警和各地政府聯手下被綁架,後遭強行遣返原籍。

滬警在京搜捕訪民 劉來娣被關黑監獄

2月27日凌晨,上海警察闖入上海楊浦區訪民劉來娣租屋處,敲房門稱要帶她回上海,說北京要開會,訪民不可以在北京。

劉來娣被遣返上海後就被送進崇明島的軒植農家樂關押。27日晚上,她向大紀元記者講述了自己在北京被遣返的經過。

劉來娣向大紀元記者介紹,最近北京馬路上都是警察,跟她一起來的人有的被勸回去了,有的都被抓了。她住的房間裏還有三個人,這兩天街道打電話叫他們回家,說幫他們解決問題,也走了。

27日凌晨2點半,劉來娣說,她正在房間睡覺,突然一個上海警察帶著一幫人衝闖了進來。她還納悶:「外面的總門都上了保險鎖了,警察是怎麼進來的?」

警察拿出證件來,要劉來娣跟他們走。劉來娣說自己沒犯法,但警察則稱,「北京要開會,訪民不可以在北京。」

劉來娣表示要報警,因為截訪是可以報北京110。但這名上海警察威脅她說,如果報警會對房東不利,而且北京警方就會找房東進行罰款(租房給訪民)。

劉來娣後來被上海警察和街道辦人員帶走,回到上海時是中午時分,上海警方和街道辦的人已經等在車站,直接將她送進了崇明中心鎮軒植農家樂軟禁。

劉來娣說,「我被關在這裏三樓,為預防我再次返京,區政府特派9個人看守著我,門囗、樓下都有警察和政府工作人員。一直要到北京會議結束才能回家。」

這樣的鐵門,上海警察如何進入?(受訪者提供)
這樣的鐵門,上海警察如何進入?(受訪者提供)

劉來娣被關押在崇明中心鎮軒植農家樂。(受訪者提供)
劉來娣被關押在崇明中心鎮軒植農家樂。(受訪者提供)

黑龍江省馬波又被帶離北京

2月27日上午11時,黑龍江省訪民馬波,也從北京的住處被地方公安帶離北京。

馬波向大紀元記者表示,年年如此,一到兩會維穩、關押、拘留、判刑等等惡劣手段,以所謂「穩定」的名義欺世盜名。

「政府領導一切,權利代表法律,公檢法姦污了法律,國家無論有甚麼會議,全國的訪民就是被政府第一鎮壓的物件!為了兩會維穩,各地方關口設卡攔截通緝到處抓捕訪民,全國不得安寧,從來不追責不穩定的根源從何而生?」

14年前,馬波的兒子徐志鵬在黑龍江農墾學院的校園暴力中死亡,冤情至今得不到昭雪。馬波14年來奔波在上訪路上,每到敏感日就被上崗「限制人身自由」,苦不堪言。

她感慨的對兒子說:「兒啊!媽媽為你的冤死沒有停止奔走呼喊了十四年,現已經傷痕纍纍、力不從心。現在是虎狼當道,狼狽為奸,甚麼是法律?甚麼是人權?兒呀!媽媽只有一口氣會為你伸冤到底,一定會讓你屍體入土為安!」

被地方官員從北京載回北戴河,馬波在車內拍照。(受訪者提供/影片截圖)
被地方官員從北京載回北戴河,馬波在車內拍照。(受訪者提供/影片截圖)

抗戰老革命女兒 楊培香被上銬帶走

江蘇籍楊培香,是抗戰老革命楊士力的女兒。楊士力曾任華東25軍75師新兵一團組織股長,1952年轉業,分配福建省工業廳,但遭人栽贓陷害檔案不知去向,導致五十七年沒有工資待遇、沒有軍人榮譽。

楊培香為替父親的冤案維權,長期在北京一邊工作一邊上訪。2月24日晚上8時許,楊培香在北京市昌平區擔任保母工作的僱主家中,被警方強行戴上手銬帶走,目前下落不明。

記者撥打楊培香手機,一直呈通話中狀態,無法接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