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月10日,日本首相安倍晉三和美國總統特朗普進行了會談。日本國際問題專家北野幸伯認為,預示美日關係將從奧巴馬時期的「冷遇狀態」,重新步入親密的戰略關係。同時使日本產業界擔憂的美日間的貿易衝突進入「平穩對話」,安倍訪美大獲成功。

美日關係從「冷遇狀態」重新步入親密關係

日本國際關係專家北野幸伯在《Diamond》政經雜誌上撰寫了題為《從安保・經濟・戰略解讀安倍特朗普會談獲巨大成功的理由》的文章。北野在文中表示,2月10日安倍和特朗普會談後,安倍夫婦和特朗普夫婦同乘特朗普的總統專機前往特朗普在佛羅里達州的私人別墅,悠閒度過兩晚,還有特朗普和安倍的「高爾夫外交」足以使雙方推心置腹地交談,會後的共同聲明表明雙方建立了良好的信賴關係。

文中提到,與奧巴馬在任時,安倍訪美時受到的待遇完全是天壤之別。當時,倡導「民主」的奧巴馬明顯不喜歡「保守愛國」的安倍,遲遲未打算與安倍會談。安倍上任兩個月後的2013年2月22日,奧巴馬才終於與安倍進行了首次美日首腦會談,但是會談僅1小時就結束了,從長期以來的美日關係考慮,安倍受到了「冷遇」是顯而易見的。

與此相對照的是,2016年6月7日,奧巴馬與習近平進行了首次會談。會談場所不是安排在白宮,而是安排在加利福尼亞州的一處被稱為「陽光之鄉」的牧場,雙方在此停留一晚,進行了8個多小時的交談。作為當時的奧巴馬的亞洲政策來說,與日本相比,明顯重視中國。

當時會談後的習近平心情舒暢地稱「世界將迎來中國和美國共同牽引的G2時代」。習近平的發言暗示,太平洋的東面以及美洲大陸、歐洲,美國將肩負責任。而太平洋另一側的西面,以及東亞等區域,中國將肩負管理職責。習認為開啟了「新型的大國關係」,自然把位於東亞的日本也納入到了「中國的管理之下」。

這次安倍訪美,受到了特朗普的破格禮遇,預示美日關係將從奧巴馬時期的「冷遇狀態」,重新步入親密的戰略夥伴關係。

「美日安保條約得到深化 意義非凡」

北野在文中強調,這次美日首腦會談,美日安保的重要性再次被雙方認同,對亞洲的穩定意義非凡,稱「價值值數兆日元」。

特朗普在總統大選期間,曾表示「若不增加駐日美軍的費用,將撤軍」,「日本擁有核武器並沒有壞處等」。美日首腦會談後,特朗普對日本給予駐日美軍的付出表示「感謝」,也絲毫沒有提要求日本增加駐日美軍的負擔一事。同時在雙方發表的共同聲明中表明「按照美日安保條約第5條,包括釣魚台在內的所有日本施政下的領域都在美國的保護範圍內。」這無疑給日本吃了個「定心丸」。

北野表示,曾經一段時期,美國對釣魚台問題的態度,讓不少日本的專家曾斷言「如果釣魚台真的發生了衝突,美國袖手旁觀的可能性極大。」他強調美日安保的穩定事關日本的安全。他說,釣魚台問題曾發生幾度危機,都是美國明確表明「釣魚台適用於美日安保條約的範圍」,使危機平息,因為中國非常清楚美國的介入,對中國而言就沒有了勝機。

2010年9月在釣魚台附近發生撞船事件,中日關係極度惡化,釣魚台問題有可能升級惡化之時,以奧巴馬、美國國防部長等美國政府官員公開聲明「釣魚台屬於美日安保的適用範圍」,致使北京方面的態度軟化。

2012年9月日本政府表示對釣魚台「國有化」,使中日關係跌落到戰後的最糟糕的地步。當時,中國的國防部長宣稱要「報復」。當時,美國國防部長萊昂・帕內塔訪中調停事態,北京方面希望美國不要插手進來。但是帕內塔回答的一句話平息了事態的惡化,他說:「釣魚台屬於美日安保條約的適用範圍,如果發生軍事衝突,美國不得不介入。」

貿易問題避免了正面衝突

北野在文中表示,安倍與特朗普會談,在經濟貿易問題上也獲得了成功。當初,特朗普在總統大選期間,批評日本在「誘導日元貶值」,美日之間存在貿易不公平等。但是美日首腦會談後,特朗普未重提之前的批評言論。這與安倍帶去的擴大美日間的貿易、投資、僱用等「經濟對話」的協議項目有關,下一步將由麻生太郎財務部長與美國副總統潘斯之間繼續對話和商談。

「經濟對話項目」主要有下面的三方面。

1. 財政、金融等宏觀經濟政策的合作。

2. 基礎設施建設、能源、互聯網、宇宙開發等領域的合作。

3. 兩國間防禦系統的協議。

特朗普上任後,立刻宣佈退出TPP。下一步美日間的貿易協定的談判自然會備受關注,摩擦也在所難免。但是安倍主張的「安保問題與經濟問題分離開」,「經濟上的正面衝突得以避免」。從這點上看,安倍訪美,在經貿上也取得了成功。

「共同的敵人」將使美日關係得到強化

北野在文中認為,冷戰時期,來自蘇聯等共產主義國家的威脅,這一「共同敵人」使美日關係得到強化。蘇聯解體後,剩下的是來自中國的威脅,之前的經歷,同樣會使美日關係牢固穩定。

2015年3月,英國無視美國的制止,加入了中國主導的亞洲基礎設施投資銀行(AIIB),牢固的英美關係出現了裂痕。之後,德國、法國、意大利、南韓等也相繼加入AIIB。但是,在此問題上,日本始終與美國保持一致,從冷戰的經歷可以斷定,來自共產主義的威脅,會使美日間的戰略關係將得到深化,而安倍這次訪美奠定了這一良好開端。

北野同時也表示,也不容盲目樂觀。美日間的貿易摩擦並未解決;此外,在美日首腦會談的前一天,特朗普與習近平通話表示「尊重中國主張的一個中國」的原則,特朗普的真實意圖還難以揣摩。安倍與特朗普會談可以說建立了良好的個人信賴關係,但是從「國益」方面,特朗普堅持「美國第一」,未來的美日之間同樣存在諸多的不定因素,不容樂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