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共領導人對特朗普(川普)感到困惑。

他們剛剛因為特朗普退出TPP(跨太平洋夥伴協議)而歡欣鼓舞,接下來就挨了一悶棍。

白宮發言人斯派塞周一(1月23日)說,新政府將「確保」中共不再能在國際海域隨心所欲。國務卿提名人蒂勒森在確認聽證會上說得更狠,他說美國將阻止中共進入南海人造島嶼。

《紐約郵報》報道說,隨著特朗普跟台灣領導人蔡英文通話,宣佈意欲全面重新檢視「一中」政策,人們聽到了一個新的、鷹派的語氣,這暗示美國嬌慣中共、被中共恐嚇的日子結束了。

「特朗普已經讓中共陣腳大亂。」傳統基金會安全專家卡拉法諾(James Carafano)告訴《紐約郵報》。「他們似乎真的不知道如何解讀他,如何回應他。他們面對一個似乎意欲在軍事上和經濟上挑戰他們的總統。他們似乎對此沒有準備。」

卡拉法諾曾經擔任特朗普過渡團隊外交關係和國家安全顧問。他告訴《紐約郵報》,一旦內閣部長和重要官員獲得確認和宣誓就任,中國將成為國務院和國防部的重點議程。

國務卿提名人蒂勒森、國防部長馬蒂斯和白宮幕僚長巴農將忙碌不已。在對待中共的態度上他們是美國的鷹派(強硬派)。

馬蒂斯下周將赴日本和南韓,跟美國的太平洋盟友開始協調軍事戰略。《紐約郵報》報道說,現在是時候讓奧巴馬的「重返亞太」策略玩真的了。此前,它僅僅停留於一句偉大的口號,從未變成實實在在的東西。

《紐約郵報》報道說,雖然奧巴馬不停地跟各國談判TPP,但是美國海軍在太平洋的霸主地位在衰退。雖然偶爾跟盟友有聯合軍演,但是它們不足以震懾中共。

該報道也說,特朗普新政府將會明智地迅速填補TPP消亡留下的貿易空白。菲律賓、馬來西亞和其它國家已經在尋求削減跟北京的貿易交易。

特朗普必須迅速開始跟日本首相安倍晉三談判雙邊貿易協議。安倍不怕挑戰中共。

跟東京的協議將幫助特朗普設立跟其它太平洋夥伴的協議。這些協議可以因每個國家的需要而異,它們將比複雜的多邊協議TPP更加有利於各國。

無論如何,只有遏制中共炫耀武力,美國才有可能在太平洋進行貿易。除非美國恢復自由航行擔保人的角色,中共將制定這個地區的規則。

如果特朗普團隊的強硬談話能夠轉變為詳細的、連貫的策略,如果特朗普履行他的競選承諾,增加軍事預算,太平洋夥伴們將再次信任美國。好的貿易協議也將隨之而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