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人多大話」再加「政客多假話」,正好反映現今的政治情況。世界各地的政客語言,細心理解,都是些虛無飄渺缺乏實質的廢話。一句change,可以無厘頭有個和平獎,儘管一切任期完了都未change。一句「蒙主感召」,是「主」親現神身交代說話,還是自己癡人說夢妄傳假話?通常患有妄想症或思覺失調的人會有幻聽幻覺,腦內有把聲音主宰自己。如果當事人真的有幸遇主,無論是天上或地下,當然值得慶幸,但若是幻聽幻覺,用主名義誤導無知信眾,有點義和團禍國殃民的感覺。畢竟「蒙主寵召」的人多,「蒙主感召」的人少,而「不可妄稱耶和華之名」或妄語釋迦都是信徒大戒,膽大,怎知不是妄為! 選舉自從上世紀甘迺迪與尼克遜之爭,社會與心理學家已細心研究公關包裝、形象管理等等煙幕。拖狗仔,抱小孩,看望家人眼泛淚光,探訪弱者間接曝光,溫馨照片,道德藏書,衣著顏色,髮型舉止,舞台背景,感動觀眾等等,儘量虛飾營造種種好人聯想,務求建構良好形象,減低負面效應。當然陰霾煙幕會收到一定效果,始終偏見容易使群眾不加思考便作出定論。正如當年美國總統大選,電視還未十分普及,看電視的觀眾傾向於甘迺迪,聽電台的聽眾傾向於尼克遜,前者受形象包裝影響,後者受聲音內容決定,勝負誰屬,自然看重包裝。

看武俠小說,經常描述那些武林盟主,表面講仁講義,背後卻作奸犯科。是盟主之位令人不可行仁作義,還是吸引人作奸犯科的正是盟主水位?是名位與仁義不能並存?還是神魔只隔一線?「為官作惡九代牛」,如果牛也可以問米查三代,真想調查統計那些牛魔王前生做甚麼官,下世會作甚麼牛。人的宿命可能是多生累世的因果工作形成,伏線結果也許早已埋下,但別隨便放棄個人選擇,擇善固執往往有出其不意的結果。

世界應該要變,陰霾煙幕,偽善虛飾也蒙蔽主宰了太久,實事求是,依法治國正好回應大部份人的渴求。選舉弄虛作假玩花款令人甚覺討厭,假仁假義真小人偽君子的形象更惹人反感。離開鏡頭,小狗可能一腳踢走,無人留意,家人更可放棄不留。要選,就光明正大講理念方針、計劃方案、團隊人選等等實質性的內容,其它虛飾,再找些高明的公關再玩過,以現時水平,無論事件安排,人選文稿,眼神表情等等,可以三字概括「漏,流,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