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正面臨老齡化危機,農村貧困地區尤為嚴重。隨著年輕人口大量外遷,農村留守老人生活更加困難,醫療也沒有保障,這一問題或成為中國社會的定時炸彈。

據《彭博商業週刊》1月4日報道,中國河北貧困山村上圩里(Shangxule,音譯)是個留守老人之鄉,近年來,該村的年輕人大多都外出打工,老人和孩子留守家中。

該村69歲的老人董香菊(Dong Xiangju,音譯)表示,村裏老人們最怕的就是生病,一是負擔不起大筆醫藥費,二是一旦生病,連個下地種田的人都找不到了。董香菊說,她的兩兒一女都在省城打工,很少有空回家看看。

董香菊表示,她的老伴今年也已70歲了,對他們老兩口來說,生活著實不易,不僅經濟困難,健康也每況愈下。她患有關節炎等病症,去年,為了治療心臟病和高血壓,她還住院治療了一晚,結果花掉了8000元人民幣,家裏一年多的收入就這麼完了。

「如果能忍受得了,我們就不去醫院,真是看不起病啊!」董香菊說。

中國正面臨人口問題的挑戰,據聯合國和中國老齡問題研究中心預測,至2050年,中國65歲以上的人口將達27%左右,比2015年的10%大幅增加了17個百分點。而受衝擊最為嚴重的就是像上圩里這樣的村莊,它們遭受著中共的獨生子女政策和幾十年來農村人口入城打工潮的雙重影響。

目前,中國約有8000萬老年人(佔全國老人總數的60%)生活在農村,並缺乏完善的醫療保障。中共國務院扶貧開發領導小組的一位負責人稱,中國五分之一的農村老年人收入低於官方貧困線,其中許多是由於醫療花銷太大、導致家庭負債而造成的。

美國喬治亞州州立大學公共衛生學院的經濟學家方項明(Xiangming Fang,音譯)說,中國農村老年人的自殺率則是城市同齡人的三倍多。

世界銀行發展研究小組首席經濟學家、中國老齡化問題專家約翰・吉爾斯(John Giles)表示,中國農民艱苦地勞作,如果子女遷移外地,他們的勞動時間可能會更長。

農村老年人的身體殘障率也高於城市老年人,很多農村老人連生活自理都很困難。隨著年齡增長,各種慢性疾病也日趨襲來,醫療保健條件不足是原因之一。香港科技大學經濟學家阿爾伯特・帕克(Albert Park)說,「在中國農村,老年人的健康狀況越來越差,但他們所獲得的醫療保健反而越來越少。」

目前,中國的政府醫療支出和最好的醫生都集中於城市,農村居民看病則價高質劣。《健康中國:深化中國醫療改革》的主要作者傑拉德・拉・弗吉亞(Gerard La Forgia,音譯)指,城市居民的醫藥費佔其年收入的50%,而對於農村居民來說,則是其年收入的1.3倍。

《健康中國:深化中國醫療改革》是一份出自於世界銀行、世界衛生組織、中國財政部和其它政府機構的聯合報告。

同時,「史丹福鄉村教育活動計劃」2014年的一項調查發現,在中國農村衛生所,該年度只有四分之一的醫生診斷是準確的。過量開處方藥的現象也很猖獗,上圩里村的一位居民說,「有時候他們會給開錯藥。」

中國的政策制定者們如今也意識到,如果忽視農村留守老人的問題,就可能在財政和社會部門安裝了一枚定時炸彈。

雖然越來越多的老年農村人被納入農村養老金計劃和農村醫療保險體系,但這兩項方案都只提供有限的保障。農村養老金每月只有大約80元(不到12美元),遠低於城市平均繳費標準,且保險的共付和自付部份都很高。「九成的農村人口得以覆蓋——從字面上看,這很棒」,傑拉德・拉・弗吉亞表示,「可能這是真的,但是它覆蓋了甚麼,是個問題。」

中國實行限制性居留許可制度,這使農村老年人很難到城市中與子女一同生活,他們的保險範圍通常也不包括在城市醫院中的治療。一些人會返回家鄉照顧父母,但這可能會使家庭經濟更加拮据。

有人則認為,回到農村既不可行,也非所願。有人則害怕自己掙的錢不足以養家。「當然,讓孩子離得那麼遠,是不容易,」董香菊說,「但在家鄉沒甚麼可幹的,所以他們都得出去找工作。情況就這樣,我想他們,有用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