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朗普當選下任美國總統後,近日打破慣例與中華民國總統通話,之後又說不想聽中共的指揮。據悉,中共高層對這一切感到很驚慌,突然忙於申請和美國駐華大使見面,以了解特朗普的政策。

據《朝鮮日報》報道,北京一位外交消息人士12日說,「馬克斯・鮑卡斯(美國駐華大使)突然忙了起來。」美國候任總統特朗普接連不斷的言行,令中共當局感到驚慌。平時對於美國駐華大使馬克斯・鮑卡斯的面談申請嗤之以鼻的中共高層人士們,突然忙於申請想和他面談。

報道稱,據悉,中共當局上周緊急大舉派遣主要官方研究機構和大學的學者們赴美。他們目前正在依次訪問華盛頓和紐約,和當地智囊團的研究人員和學者舉行座談會,以摸索特朗普團隊的意圖和新政府的政策導向。

中共國務委員楊潔篪12月12日到訪墨西哥,過境紐約時,曾會晤特朗普的多名顧問,包括特朗普欽點的白宮國家安全顧問、退役中將弗林(Michael Flynn)。

楊潔篪是中共的頭號外交界顧問,除任中共國務委員外,還身兼中共中央外事辦公室主任一職,相當於中共國家安全事務顧問。

港媒評論認為,楊潔篪本次訪問墨西哥很可能是一次刻意安排的「過境外交」——專程來拜會特朗普團隊。

因為楊潔篪出訪墨西哥,只有短短一日,並無特別議題。北京飛墨西哥的航班有很多,最短的航程是經溫哥華轉機,比經紐約轉機要短10多個小時。楊潔篪如此捨近求遠,應該是屬於北京高層的刻意安排。

特朗普於11月9日當選美國下任總統時,據悉令中共高興不已,因為中共當局對特朗普的印象是:一個務實主義者;會跟中國做生意但是會淡化地緣政治;一個從亞太撤退的孤立主義者;一個不會批評中共人權的現實主義者等。

但12月2日,候任總統特朗普與中華民國總統蔡英文通話,打破了37年來,美國總統或當選總統和中華民國總統首次直接對話的先例。

12月10日,特朗普接受《霍士周日新聞》採訪,對與蔡英文通話的問題回應說,「我不想讓北京指揮我,告訴我要怎麼做,這是打給我的電話,一通非常好的電話,很簡短,為甚麼要由其它國家的人告訴我能不能接這個電話? 」

對於「一個中國」原則問題,他回應道,「我完全了解『一個中國』政策,但我不知道為甚麼美國必須受到這個政策的束縛」,他表示,美國應該與中方談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