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國候任總統特朗普12月4日推文譴責中共的貿易和外交政策,不到24小時內北京在聯合國和俄羅斯聯手否決美國支持的敘利亞阿勒頗7天人道主義停火決議案,改變先前支持美國的立場,讓各國措手不及。

《外交政策》8日報道,北京5日在聯合國安理會否決敘利亞決議案,引起美國及其它安理會成員的關注。

一位聯合國高級官員說:「原本以為北京會支持敘利亞七天停火決議案,沒想到北京動用否決權,實在令人意外。」

美國駐聯合國大使鮑爾(Samantha Power)日前還讚揚北京與華府密切合作,支持聯合國制裁北韓發展核武的決議,減少北韓出口煤炭的能力。

雖然北京過去經常與俄羅斯合作,包括自2011年以來在相關敘利亞決議案動用四次否決權,支持俄國,但近幾個月由於國際譴責俄國在敘利亞阿勒頗的殘酷轟炸,北京刻意保持與莫斯科的距離。在10月8日的安理會上,針對法國和西班牙提出的決議草案,要求俄羅斯和敘利亞結束在阿勒頗東部的空襲,僅俄羅斯動用否決權,中共棄權。

西方國家外交官擔心,這是北京改採強硬立場的前兆,其近期有可能再次和俄國聯手動用否決權,否決美國、英國、法國正在協商,制裁敘利亞對至少三個反叛軍控制城鎮使用氯彈的決議案。

北京未來也有可能在聯合國反對美國的優先外交議題,例如結束敘利亞內戰、制裁使用化學武器的國家、制止北韓發展核武器等。

北京是安理會成員,具有否決權,曾在1990年代動用否決權阻止聯合國維和部隊在危地馬拉和馬其頓的行動,因為這兩個國家和中華民國有「外交」關係。

近年來,北京傾向於避免採取這類展現主權的強硬舉動,轉為負責任的全球參與者,派兵參與聯合國的維和行動。

文章說,北京這次動用否決權,外界很難知其原因,究竟是要向特朗普示威或向普京示好,或是一石二鳥。

北京近年來和莫斯科保持密切的外交和經貿關係,試圖削弱美國在全球的影響力。

特朗普12月2日和中華民國蔡英文總統通話,接受她的恭賀,引起全球關注以及中共的反彈。針對外界的反應,特朗普先於2日推文說:「有趣的是,美國賣給台灣數十億軍事設備,而我卻不能接受一通恭賀電話」,再於4日推文表示:「中國在貶值人民幣(導致我們的公司很難與之競爭)、對進入中國的美國產品課稅(美國並未對中國產品課稅),或者在南中國海(South China Sea)建造龐大軍事工程前,是否有先徵詢美國的意見?我不認為(北京)有(事先徵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