隨著以美國為首的聯軍進軍拉卡,IS恐怖組織在敘利亞的勢力已近尾聲。18日一天之內,接連發生了聯軍擊落阿薩德戰機,及伊朗向敘利亞發射中程彈道導彈,讓後IS時代的敘利亞局勢更加撲朔迷離。

庫爾德族主導的敘利亞民主力量(SDF)在美國領導的聯軍支持下,日前開始對盤踞在拉卡的IS發動攻擊,旨在從IS手中收回拉卡。自從打擊IS的戰鬥打響以來,SDF在聯軍空襲的支持下,已經在拉卡的東部、西部和北部地區取得了重大進展。

6月18日,伊朗革命衛隊向敘利亞東部的IS據點代爾祖爾(Deir al Zour)發射多枚中程導彈。這是伊朗首次從本土向他國發射導彈,也是敘利亞自2011年內戰以來,首次被報道遭到伊朗的彈道導彈襲擊。

伊朗官方聲明宣稱此舉是回應此前恐怖份子在伊朗首都德黑蘭犯下的罪行。日前伊朗曾遭到IS恐怖襲擊,造成17人喪生。但有分析認為,伊朗打擊IS可能只是名目,更多的是政治考量,用以提升未來在敘利亞事務中的角色。

就在同一天稍早,代爾祖爾西北部的IS大本營拉卡附近也發生衝突。敘利亞政府軍首先空襲了美軍支持的敘利亞民主力量,聯軍表示他們即刻喊停,但對方仍繼續轟炸。聯軍於是出動F−18超級大黃蜂戰鬥機,擊落了敘利亞政府軍的蘇−22戰鬥機。美方特別指,此次行動之前已經與俄方進行通話。

這是美軍參與反IS行動以來,首次直接攻擊敘利亞政府軍。美國國防部解釋,反對派武裝是美國共同對付IS的盟友。聯軍的使命是在伊拉克和敘利亞打擊IS,不打算與敘利亞政權、俄羅斯或親政權部隊發生衝突。但面對任何威脅,聯軍也會毫不猶豫地捍衛自己及軍事同盟。

華府政治觀察家羅根(Tom Rogan)在《華盛頓觀察者報》(The Washington Examiner)上發文稱,阿薩德和普京正在試探美國在敘利亞的政策,特朗普在回應。美軍擊落敘利亞戰機無論從戰術還是戰略上都是正確的。

羅根表示,首先,敘利亞軍機轟炸了美國的盟友,被警告後仍沒有撤退。此外,重要的不僅是蘇−22戰鬥機轟炸了誰,而是轟炸了哪裏。蘇−22戰鬥機轟炸的地點包括拉卡、一個軍事重鎮塔布卡(Taqba)和大壩。

上個月,敘利亞民主力量拿下塔布卡(Tabqa)與該水壩的控制權。該水壩是幼發拉底河上最大的水壩,也是許多橋梁被戰事摧毀後存留少數可以過河的設施。

羅根的文章稱,敘利亞軍隊轟炸這一據點是因為,敘利亞軸心(阿薩德、俄羅斯、伊朗、黎巴嫩真主黨和其他什葉派民兵)決心將美國和盟友的軍隊從那個地區趕走。阿薩德軸心部隊意識到,如果保住塔布卡,它就可以向幼發拉底河東邊擴張,打壓受美國保護的反政府軍隊。這個地區對於敘利亞內戰的未來至關重要。

其次,如果美國允許敘利亞軸心部隊趕走SDF部隊,那麼該軸心將能夠打亂美軍從IS那裏奪回拉卡的行動。雖然該軸心表示,他們支持美國打敗IS的努力,但是現實卻不是這樣。

目前,聯軍進軍拉卡的戰鬥已接近尾聲,有學者形容當地很快將進入「後拉卡時代」。澳洲的中東學者Rodger Shanahan認為,美軍和軍事同盟固然在聯手對抗IS,但在IS敗走之後,政府軍是否能收復失地,本次事件或許只是一個例子,美國早晚要有一個明確立場。

事實上,美軍主導的聯軍同敘利亞軸心軍隊近期發生了數次摩擦。本月早些時候,一架親阿薩德的伊朗無人機在向於敘利亞南部巡邏、美國主導的聯軍部隊開火時,被美軍F−15戰鬥機擊落。美國領導的聯軍發言人表示,這也是親阿薩德的軍隊首次試圖向聯軍部隊發動襲擊。

今年4月,美軍層向敘利亞政府控制的大城霍姆斯(Homs)空軍基地一帶發射59枚戰斧巡弋飛彈,用以回應阿薩德動用化武攻擊反抗軍佔領區。化武攻擊造成超過百人喪生,包括26名孩子。特朗普表示阿薩德越過「紅線」。

對於持續六年,造成30萬至45萬人喪生的敘利亞內戰將如何結束,美國並未表明立場,但阿薩德背後的俄羅斯總統普京近日接受美國導演Oliver Stone訪問時表示,敘利亞一定要維持完整,國家分裂只會在將來再爆戰爭。普京認為要收拾殘局,政府與反對派對話,商討出一個新憲法,舉行一次新的總統大選,並由國際組織監察。

但普京的盤算會否得到美國總統特朗普、敘利亞反對派,以至以沙特為首的阿拉伯國家認同,仍不得而知。

敘利亞內戰持續六年,突顯牽扯多方勢力角力。自2012年以來,國際社會已在聯合國框架下就敘利亞問題作了數輪和談,但後期的談判中主要由俄羅斯、伊朗與土耳其主導,美國只是被邀請參與會議,在敘利亞和平進程的角色急劇下降。但隨著特朗普上台,從美軍在敘利亞的一系列反應顯示,美國對敘利亞的政策預料將生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