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當時剛剛學會一點德文,就連說帶比劃地告訴那幾個住戶,電費、水費都得交,就這樣,一個接一個的,他們都走了,所以我常說,曼弗里德幫了我,我也幫了他。」 

心有靈犀 不懂也通

說著話手裏不閒著,一盤盤的餃子已經包好了,有一鍋已經被李姨下到水裏了,李姨豐潤的臉上也冒出了細細的一層汗,曼弗里德享受完了他的煙,也進到屋裏。這個二層小樓的房間佈局很有特點,一進門就是廚房,要想到客廳,必須先通過廚房,曼弗里德興致勃勃地和客人聊起了中國,他和中國還真有緣份,不只對於中國現狀他追蹤得很緊,而且對中國文化大革命時的很多事情也知道個大概。

「我在和她結婚前,就對中國感興趣,對中國甚麼都感興趣,文化呀、歷史呀,還讀過好幾本關於中國的紀實小說。就是還沒去過中國。」 曼弗里德說。

說著話,熱騰騰的餃子被李姨端上了桌子,曼弗里德嚐了一個:「蒿赤!」想說「好吃」,結果說成了帶著洋腔洋調的「蒿赤」。但這一點兒也不影響夫妻倆的交流,在曼弗里德和客人交談的時候,李姨偶爾會問,你們是不是談甚麼甚麼呢?結果還真是那樣。

當客人奇怪她這樣的德語水平怎麼會聽得出來談話內容時,李姨說:「如果我想聽懂,我就看著他的眼睛,就聽懂了,如果我不想聽,我就做我的事,他一個人叨嘮,我也就聽不懂了。」用「心有靈犀一點通」來形容他們兩個大概不為過。

知道珍惜 幸福秘訣 

坐在餐桌旁,一邊吃著熱騰騰的餃子,一邊打量這個古色古香的起居室,都是深棕色的木製傢私,一個落地大鐘慢吞吞地走著,到了整點還打個響。目光所到之處雖然陳舊,但到處一塵不染。

「我這個人很勤快,你想想,老公辛辛苦苦掙錢養家,我在家當然要完成我這一份工作。有一個女孩子,德語好,比我也年輕很多,也是嫁了個外國老公,她就老和我抱怨他老公老躲著她,不體貼。她就是不能理解為甚麼我德語這麼差,年齡也大,可我老公對我這麼好,從來不對我發脾氣。哎,人哪,得知道珍惜,得做好自己該做的那一份事情。」經歷了生活沉浮的李姨娓娓道來簡單的幸福「秘訣」。

星光點綴的夜幕下,曼弗里德夫妻倆送客人上路,在小院的籬笆牆邊上,曼弗里德用帶著濃濃南德方言的普通話德語,解釋著如何從這個鄉下小屋開車到高速公路上,李姨挽著他的胳膊,臉上依舊帶著心滿意足的笑意。

車子發動了,在車子的尾燈中,兩個手挽手的身影揮手向客人告別,隨著車子向左轉上村子中的大路,他們兩個人的身影也消失在夜色中。車子後座上的一個口袋裏靜靜的躺著三十多個李姨家的雞產的雞蛋。李姨爽朗的天津話似乎還在耳邊:「有空常來坐坐。」(全文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