黎則奮
資深傳媒人和時事評論員,現任D100節目主持。

午夜三點的尖東廣場,一個經營流動熟食檔的小販,仍然埋頭苦幹,沒有笑容,也沒有埋怨,恰如其份地為一群沒有居所的大陸青年旅客服務,賺取生計。她活像一部停不來的機器,為了活著而活著,永不休止。

曾幾何時,尖東的午夜繁華是城中不夜天,夜總會酒廊卡拉OK食肆林立,連華懋戲院也有深夜場,凌晨三、四點仍然人頭湧湧去看戲。我便曾與新婚不久的許晉亨、何超瓊夫婦在戲院大堂碰上,見證金童玉女夫妻關係最好的時刻。的士司機也不愁沒有生意,年輕的更喜歡揸夜間,因為收入多、塞車少,往來多是九龍塘,𥄫靚女無數,還可編熾不少與風麈女子結緣的綺夢。劉美君可以憑舞女歌唱紅,獨樹一幟,不是沒有原因。

今天的尖東,已淪為大陸客的禁臠,日夜飽受蹂躪摧殘,與羅湖的東門沒有兩樣,也許還要褪色,至少不及人家熱鬧。但午夜還是比日間好,一來人少得多,二來日間盡是一車一車的大叔大媽,晚上流連的多是不會住宿酒店窮遊的青年,他們會蹓躂到天亮,正好為這名有市場觸覺得壯年草根女子,提供謀取生活的機會。

香港已經進入一個無政府管治的狀態,為了存活,在物競天擇的社會,只有適者才能生存。差佬食環小販管理隊一如問責高官,人人hea做混飯吃,卻諷刺地為普羅小市民騰出掙扎喘息的空間。我支持這個自食其力的小販利用尖東午夜冇王管的時空搵食,也鼓勵每個無產者自力更生,無視689政權的無能管治,利用每個法律政策漏洞,用自己的方式,生活下去。

是的,面對今天689政權造成的不堪殘局,香港已是黃台之瓜,摘無可摘,每個港人都要掙扎求存。我要活下去,是每一個人神聖不可侵犯天賦的權利,管他媽的甚麼特區政府。何況它又不是我們選出來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