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國候任總統特朗普在競選期間,對中共的貿易政策發表過強硬言論。一些觀察人士曾擔心,特朗普勝選上台後,美、中將爆發「貿易戰」。但如今,分析人士和特朗普的顧問們都淡化了這種可能性。

特朗普將徵收45%的關稅?

《金融時報》周一(11月14日)報道說,特朗普曾在競選中誓言,要對從中國進口的商品徵收45%的關稅。經濟學家們認為,此舉可能引發美、中貿易戰。特朗普的顧問、紐約投資人士威爾伯・羅斯(Wilbur Ross)對此表示,外界誤解了特朗普這句話,它只能算是一種談判戰術。

羅斯上周對美國媒體說:「不會發生貿易戰的。」

羅斯表示,45%這一數字,或基於一項認為人民幣匯率被低估45%的研究結果。美國官員也指出,北京當局近來對匯市作出的干預,意在延緩一輪由市場驅動的人民幣貶值,這對美國可以說是有益的。

此前,很多專家表示,特朗普對中國商品徵收45%的關稅,並非可行的解決方案。CNN財經網引述美國企業研究所(American Enterprise Institute)研究員史劍道(Derek Scissors)的話說,拿關稅開刀不僅會懲罰到中規中矩的中國企業,也會傷及美國人。據經濟學家估計,提高關稅將增加美國家庭的支出,每年要多負擔800美元到2200美元。

一些分析人士認為,特朗普在競選中就貿易作出的強硬承諾,可能會退居次要地位,他目前的當務之急是減稅和推動基建項目刺激美國經濟。

將把中國定為「貨幣操縱國」?

《金融時報》報道說,儘管美、中之間不大可能爆發全面貿易戰,但並不意味著,特朗普政府打算在貿易上對華採取溫和立場。特朗普承諾,在上台後百日內,將指示財政部長把中國定為「貨幣操縱國」。而美國現任總統奧巴馬因擔心觸怒北京,一直避免這樣做。

報道援引國際貨幣基金組織(IMF)前中國部負責人普拉薩德(Eswar Prasad)的分析說,儘管特朗普團隊此舉更多的只是一種象徵意義,不會造成多少直接的貿易後果,但北京可能對此做出激烈反應,很快引發雙邊關係緊張。

將在WTO控告中共不公平貿易?

報道說,特朗普的百日計劃要求「識別出對美國勞動者造成不公平影響的外國貿易一切不當行為」,並「根據美國和國際法律採取各種方式立刻掃除這些行為」。

特朗普無疑會在世貿組織(WTO)對中共發起高調的訴訟,對從中國進口的鋼材和其它商品徵收高額反傾銷稅,這很像奧巴馬政府採取的做法。

封殺更多中資進入美國?

特朗普還可能收緊外國投資規定,以及由美國外資投資委員會(CFIUS)開展的審查流程。

CFIUS是一種跨機構的委員會,有權對可能引起國家安全憂慮的外國實體交易進行審查、調查並進行阻止。

美國國會敦促,在CFIUS的審查流程中,增加一項淨經濟效益考察或其他戰略考量,此舉可能會封殺更多的中共對美投資。一些人認為,特朗普會支持國會這一呼籲。

接下來會發生甚麼?

報道說,至於接下來會發生甚麼,取決於特朗普將任命誰進入他的內閣。

在特朗普的過渡團隊中,負責貿易問題的是鋼鐵企業紐科(Nucor)前首席執行官迪米科(Dan DiMicco)。他長期倡導對中共採取更強硬立場,既是美國商務部長候選人,又是美國貿易代表候選人。他上周對《金融時報》說,關於特朗普未來政府會軟化其先前貿易立場的說法,都是「謠言」。

特朗普的另一位競選顧問、經濟學家納瓦羅(Peter Navarro)是著名的鷹派。他於2013年製作影片《致命中國》(Death by China),特朗普曾稱讚這是一部「重要的紀錄片」。

該片通過大量的訪談和調研,批評美、中貿易嚴重損害美國利益,直指中共是對美國經濟乃至世界和平的頭號威脅。

不過,特朗普的副手、負責過渡工作的彭斯(Mike Pence)則主張自由貿易。任印第安納州州長期間,彭斯曾赴華招商引資。此外,有跡象表明,共和黨貿易建制派也正加入進來,前美國商會(US Chamber of Commerce)游說人士倫德伯格(Rolf Lundberg)就被指派負責過渡團隊的貿易政策實施。

報道引述彼得森國際經濟研究所(Peterson Institute for International Economics)高級研究員赫夫鮑爾(Gary Hufbauer)的話說:「鑒於金融市場目前的反應——在特朗普看來反應很不錯——我認為,特朗普的貿易團隊並不希望,貿易這部份毀了財政刺激那部分(帶來的好處)。」

對於特朗普上台後的中、美關係前景,中國內部有分析人士表示樂觀,認為美國絕大多數總統候選人在當選後,都未兌現他們在競選中的強硬承諾。但也有人表示擔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