按費歐娜的規定,我應該要延續寬恕的循環,多放一顆石頭到袋子裏,送給我傷害過的人。

桃樂絲靠了過來,似乎想讓氣氛輕鬆一點。「你應該稱讚我一下吧?我還沒提到我親愛的兒子。」

我笑了。「現在不就提了嗎?」

「加上這個理由,麥可更要裝得若無其事。一想到你要搬到其它地方,而你的前任未婚夫也在那裏,他一定會很心煩意亂的。」

我聳聳肩。「嗯,他要是心煩,我也不會知道的。傑克的名字他連提也沒提。」

「你會跟他見面嗎?」

「跟傑克?不會、才不會,當然不會。」我抓起裝有石頭的小袋子,急著轉換話題。他是出軌的前任未婚夫,要和他母親聊他的事,這實在太尷尬了。

「我還有東西給你,」我把絲絨小袋放進她手裏,「你有聽過原諒石嗎?」

她面露喜色。「當然啊,是費歐娜.諾爾斯掀起的風潮。上禮拜她上了全國公共廣播電台。你知道她出書了嗎?四月時她會來紐奧良。」

「嗯,我聽說了。其實,我跟費歐娜.諾爾斯念同一所中學。」

「你怎麼沒告訴我?」

我告訴桃樂絲我收到了石頭跟費歐娜的道歉函。

「天啊!最早收到的那三十五個人之中居然有你,你都沒告訴我。」

我看著庭院另一頭。繁茂的橡樹下,威爾特夏爾先生坐在輪椅裏,桃樂絲最喜歡的護理師麗琪正在念詩給他聽。「我本來不想回信的。我的意思是說,原諒石真的能彌補長達兩年的霸凌嗎?」

桃樂絲靜靜地坐著,我猜想她認為可以。

「不管了,我要寫企劃書給WCHI,我要講費歐娜的事。她現在是話題人物,我又是第一批收到石頭的人,可以從我的角度出發,打造完美的溫馨小故事。」

桃樂絲點點頭。「所以你要把石頭寄回去給她?」

我低頭看看我的手。「好吧,我承認,我別有用心。」

「企劃書呢?」桃樂絲說。「他們真的會做這個節目嗎?」

「不,我不覺得,應該是要看我有甚麼樣的創意吧。不過,我想讓他們驚豔,就算拿不到那個工作。史都華同意的話,我還是能拿這個概念放在我的節目裏。」

「所以,按費歐娜的規定,我應該要延續寬恕的循環,多放一顆石頭到袋子裏,送給我傷害過的人。」我取出費歐娜寄給我的象牙白石頭,把第二顆鵝卵石留在絲絨袋子裏。「我現在就按規矩來,把這顆石頭跟我誠摯的歉意送給你。」

「給我?為甚麼?」

「對,給你。」我把石頭塞進她手裏。「我知道你住在伊凡潔琳的時候很開心。我覺得很抱歉,沒有好好照顧你,不能讓你留下來。或許我們該幫你找個護理師……」

「親愛的,別傻了,那棟公寓那麼小,多一個人只會礙手礙腳的。這裏很適合我,我在這裏很開心,你也知道的。」

「沒關係,我想把這顆原諒石送給你。」

她抬起下巴,看不見的眼睛如聚光燈般落在我的臉上。「藉口。你想趕快延續循環,好寫企劃書給WCHI吧,你要怎麼寫呢?我跟費歐娜.諾爾斯上節目,營造出完美的寬恕循環嗎?」

我望著她。「有這麼糟糕嗎?」

「有,你選錯人了。」她摸索著找到我的手,把石頭丟回我的掌心。「我不能收下,你應該跟另一個人道歉。」

傑克坦白說出的話突然衝進我腦海,裂成幾百萬片。對不起,漢娜,我跟愛咪上床了,就一次而已。我不會再犯了,我發誓。

我閉上眼睛。「拜託,桃樂絲,我知道,我跟你兒子解除婚約、你認為我害了他一輩子。不過,我們無法改變過去了。」

「我說的不是傑克,」她一字一句清楚地說了出口,「我說的人,是你的母親。」(節錄完)◇

——節錄自《原諒石》/悅知文化出版公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