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華爾街日報》報道說,中共已習慣對美國總統候選人抨擊的聲音充耳不聞。自尼克遜1972年跟北京恢復外交關係以來,共和黨和民主黨政府都多多少少維持著原先的對華政策。但是這一次選舉卻可能帶來一個不同的結果。

報道認為,不論誰贏——希拉莉或是特朗普,他們都可能在一系列問題上追求一個更強硬的路線,從貿易、投資到南海。不是全盤推翻尼克遜的互動政策,而是重新校準對華政策。在整個政治圈,美國對華態度正在變得強硬。

批評者說,奧巴馬總統一直對中共毫無頭緒,他迴避特定問題,包括網絡攻擊、智慧財產權盜竊和貿易赤字,以換取在氣候改變方面的合作。

希拉莉在貿易上比奧巴馬採取更強硬路線,並發誓挑戰北京的不公平貿易做法。她在四月份說:「如果我是你的總統,(中共)將不得不聽話。」特朗普今年早先告訴一個選舉集會,「如果奧巴馬總統的目標是削弱美國,他不會做的更好了。」

不可避免的,奧巴馬的繼任者將被迫進行新的權衡。兩名候選人都暗示,跟中國的關係太重要,不允許失敗,雙方也不需要對抗。只是問題越來越棘手,而美國的選擇越來越少。

《華爾街日報》報道說,東亞的緊張在上升。中共與日本爭議水域爭端變得更加大膽。外界不知道中共在南海修建人工島的行動是否將升級。

北韓問題在演化為危機。在未來某個時刻,美國情報機構可能將通知下屆總統,平壤已經獲得用核導彈打擊美國本土的能力。當那一天到來,白宮將不得不權衡所有方案。

北韓依靠中國的食品和能源存活。除非在北韓用核末日威脅美國之前,中共改變心意,用制裁措施窒息鄰國,甚至試圖顛覆金正恩政權。

在貿易方面,趨勢也同樣令人擔憂。隨著美國企業越來越抱怨強迫技術轉讓,美國對華直接投資已經下降,而中國公司在以創紀錄的數字進軍美國。雙邊投資協定談判已經拖延多年。許多美國企業高管,曾經樂觀的倡導跟中國互動,現在也陷入懷疑。

北京一直避免直接評論大選。特朗普威脅對華實施全面貿易制裁。他還曾經暗示日本應該獲得核武,那將是中共的噩夢。

但是希拉莉已經被證明是鷹派。作為國務卿,希拉莉贊成重返亞太策略。她在南海問題上公開挑戰中共。根據維基解密文件,在幕後,她警告中共官員遏制北韓,否則將用導彈防禦系統環繞。

《華爾街日報》報道說,在美國新舊政府交接之際,對中共政策正在改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