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樸打字很不熟練,又碰錯了鍵盤上的按鍵,

跟帖還沒寫完,文字就已經發過去了。

他太激動了。

「那是2008年上半年做的那些萬聖節飾品,其中有一款是小鬼抱著十字架。小鬼穿的是用做蚊帳的紗料,剪成一條一縷並染成黑灰色的所謂衣服。因為我就是當時受迫害的,並參與寫信的。當時我們冒著被加期,被酷刑折謝磨(網絡原文)的危險寫過多封信,想叫世界知道。我們在那裏生不如死,因為我們只要不轉化幹活再好也沒有減期,幹不好要體罰、電棍電甚至還面臨加期。我們吃的是發霉的、玉米麵窩頭;喝的是腥臭味特大的涼水;因為水井挨著廁所。與世隔絕一樣,那個時候都不知道能否活著出來。 

「我知道那裏所發生的一切,因為我就是參與者之一,如果需要我會揭露一切。我們還向SOS寫過多封求救信,都在飾品的夾心層。因為我們知道做的這些產品都是給國外做的,只有這一個辦法叫國外有良知的正義之士知道這裏發生甚麼……

「回憶這一切它對我的身心傷害太大了。

「寫到這裏,我不知道擦了幾次眼淚。」 

時間太久了,對張良來說,這件事真的是有點太久遠了,經歷了近乎絕望的等待,在他幾乎遺忘的時候,求救信突然在地球的那一端出現了! 

而且,他沒想到這封信在世界上引起了如此巨大的反響。

「今天和大家討論一下從馬三家勞教所寄出的一封信,在美國和國際社會引起的巨大反響。這件事情可能大家都已經知道了,就是在聖誕節之前,正是美國民眾忙於採購聖誕用品和禮物的時候,有一條令人震驚的消息,在美國的社交網絡上快速流傳,很快的就變成了最熱門的話題之一。」(12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