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年美國大選兩大政黨副總統候選人唯一的一場辯論,4日美東時間10點30分在維珍尼亞州朗沃德大學圓滿落幕,場中彭斯與凱恩數度為特朗普和希拉莉的政策交鋒辯護,火藥味十足,主持人數次打斷或提醒,也難阻止兩人的針鋒相對。

雖然是副總統的辯論,但到處可見特朗普及希拉莉的影子。

凱恩的攻擊性強,開場即以兒子是派駐海外海軍陸戰隊員的家長身份表示:「特朗普可能當總統這個想法讓我與妻子擔心得要死。」接著質疑特朗普反覆不定的特質,曾說奧巴馬總統不是在美國出生,近日又改變說法。

彭斯毫不猶豫地立即為特朗普辯護,試圖將焦點轉到希拉莉,指其在擔任國務卿期間,克林頓基金會接受外國政府捐款,又使用私人電子郵件接收公務電子郵件。話鋒一轉,彭斯指凱恩是希拉莉的最佳搭檔,因其擔任維珍尼亞州州長時試圖加稅,暗諷希拉莉的富人加稅政策。

凱恩在彭斯回答問題時數度插話,火力十足,辯論技巧熟練,但可能會給觀眾帶來不好的觀感。相比之下,彭斯顯得神態自若,不慍不火,但攻勢不強,防守多,而且迴避多個問題。

1.火力十足 主持人難控制

本次辯論係以圓桌方式進行,用意或許是希望凱恩和彭斯以更文明的方式進行辯論。但近距離的面對面,似乎更增長火藥味,兩人數次同時搶話。主持人不得不提醒:「兩位紳士,你們這樣同時講話,在家看電視的觀眾,會聽不清你們在說甚麼。」

彭斯和凱恩收斂後不久又開始針鋒相對,整場辯論只聽到主持人數度說:「兩位紳士,拜託!」並請兩人一次只能一人說話。

2.凱恩開場白畫龍點睛

凱恩開場說了令人印象深刻的一段話:「在經濟方面,美國選民的基本選擇是,要一個讓你被僱用的希拉莉總統,還是要一個讓你被解僱的特朗普總統。」「這應該不是一個很難回答的問題。」

對此,彭斯譏諷凱恩和希拉莉只會老招式,並且要將「經濟帶到溝裏」。

3.彭斯為特朗普報稅單辯護

凱恩攻擊特朗普1995年申報所得稅時提列虧損1.96億美元,並因此可以18年不用繳稅,彭斯說:「特朗普20年前經歷很艱難的時期。」此時凱恩立即插話:「你怎麼知道?」

彭斯說,特朗普運用稅法度過困難,做得十分出色,而這個稅法的目的就是鼓勵企業家。

凱恩接著批評特朗普食言,稱特朗普2014年曾表示如果競選總統會公佈報稅單。他說:「彭斯為了有資格成為副總統候選人,將報稅單交給特朗普,特朗普如果要競選總統,也應該向選民公開報稅單。」

就此,凱恩也只能重複特朗普的說詞,指特朗普在完成審計後就會公佈報稅單。

4.特朗普爭議言論成辯論重心

今晚的辯論,凱恩不斷挑出特朗普過去具有爭議性的主張或言論,並稱共和黨的競選核心是侮辱他人,他無法相信彭斯竟會為特朗普這個「侮辱導向的競選」(insult-driven camp)辯護。

彭斯還以顏色,稱凱恩的批評是「有如雪崩般地侮辱」,「你們聽到了嗎?凱恩說我們是侮辱導向的競選!如果特朗普真如凱恩所言,那麼和希拉莉曾指特朗普支持者有一半是『一群可悲的傢伙』相比,特朗普只是小巫見大巫。」

過了幾分鐘,彭斯對凱恩說:「參議員,你和希拉莉會知道很多關於侮辱導向競選的事。」

5.彭斯對普京看法與特朗普不同調

今晚的辯論,彭斯令人意外地主動提起俄羅斯,形容普京為「俄羅斯短小精悍的霸凌領導者」,此言和特朗普曾稱讚普京是「強而有力的領導者」,顯然不同調,可說是今晚的一大亮點。

針對敘利亞局勢,彭斯表示:「如果俄羅斯選擇持續參與對阿勒頗平民的野蠻攻擊,美國應準備使用武力打擊阿薩德政權。」「我說,普京這整件事,美國是比俄羅斯更強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