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瘟疫侵襲的羅馬城》

在西方藝術長河中,表現殉道基督徒慈勇的畫作不可勝計,同時,也有不少呈現羅馬帝國大瘟疫的畫作穿越時光,向今人傳遞著上天示警的訊息。其中最著名的當數19世紀學院派畫家居勒-埃里‧德洛內(Jules-Elie Delaunay)的油畫《被瘟疫侵襲的羅馬城》。

居勒-埃里‧德洛內自畫像。(維基百科)
居勒-埃里‧德洛內自畫像。(維基百科)

德洛內在參拜羅馬的聖彼得鎖鏈堂時,看到了表現羅馬大瘟疫的15世紀濕壁畫,他自1857年開始準備草圖,12年後終於完成了他氣勢撼人的畫作。19世紀中葉,幾次慘烈瘟疫已過去很久,故而德洛內採取了文學化的表現手法:從意大利修士德沃拉吉尼編寫的聖人故事合集《黃金傳奇》中擷取聖徒塞巴斯蒂安殉道故事中的場景:「之後一位善良天使顯現,他指揮一位惡天使手持長矛戳擊各家門戶,門被戳幾下,家裏就死去幾人。」

塞巴斯蒂安是戴克里先皇帝時期的禁衛軍隊長,因信仰基督被戴克里先下令亂箭射死,行刑者都懾於塞巴斯蒂安的威信而躲開要害部份,使他奇蹟般地活了下來。之後他去面見並批評了皇帝,被皇帝下令用亂棍打死,屍體丟棄於污穢之地。

畫面左側背景中,馬可‧奧勒留的騎馬像顯示這一幕發生在羅馬城——迫害正信的皇帝本人死於第二次大瘟疫。天空中陰雲密佈,前側的空地上,被瘟疫奪去生命的人們倒臥在古老的街道旁,垂死者痛苦地掙扎著;兩位天使則通身光明,他們的現身預示著災禍即將來臨。畫面右下方,供有羅馬醫神像的壁龕下有兩位染病者。在左上角,一隊白衣牧師正扛著巨大的金十字架沿台階向下徐行。

諸多對比在這幅充滿象徵的畫中形成張力,也詮釋了善惡有報的真理。正如第四次大瘟疫的親歷者、史學家伊瓦格瑞爾斯記述的:「也有一些人甚至就居住在被感染者中間,並且還不僅僅與被感染者,而且還與死者有所接觸,但他們完全不被感染。還有人因為失去了所有的孩子和親人而主動擁抱死亡,並且為了達到速死的目的而和病人緊緊靠在一起,但是,彷彿疾病不願意讓他們心想事成似地,儘管如此折騰,他們依然如故。」

當德洛內此畫1869年亮相巴黎沙龍時,受到了最多的關注和最高的評價。

《聖塞巴斯蒂安代瘟疫災區向神祈禱》

大瘟疫接近尾聲的公元680年,羅馬市民敬捧聖塞巴斯蒂安的聖骨遊行,並虔心懺悔,羅馬城的大瘟疫因此停止。這一神蹟得以廣傳,很多國家紛紛請求敬奉聖塞巴斯蒂安聖骨。公元1575年米蘭與1599年里斯本兩地的大瘟疫中,誠心懺悔的居民亦敬捧聖骨繞市而行,瘟疫由此停止。可見人的命運中也有變數,當人能誠心改過,上天就會賦予人悔過遷善的機會。

[尼德蘭]若斯‧列菲林西(Josse Lieferinxe),《聖塞巴斯蒂安代瘟疫災區向神祈禱》(Saint Sebastian Interceding for the Plague Stricken),1497年作,美國巴爾的摩市沃爾特斯藝術博物館藏。(維基百科)
[尼德蘭]若斯‧列菲林西(Josse Lieferinxe),《聖塞巴斯蒂安代瘟疫災區向神祈禱》(Saint Sebastian Interceding for the Plague Stricken),1497年作,美國巴爾的摩市沃爾特斯藝術博物館藏。(維基百科)

自黑死病盛行的14世紀起,聖塞巴斯蒂安作為染瘟疫者的代禱聖人就經常被描繪。15世紀尼德蘭畫家列菲林西的作品則呈現了羅馬帝國第四次大瘟疫中的場景。畫面上方,聖塞巴斯蒂安正請求神能網開一面,身上的亂箭代表他在人間歷經的苦難。

在21世紀的今天,羅馬帝國迫害正信的一幕仍在神州大地上重演,活摘法輪功學員器官的罪惡更達到「星球上從未有過的邪惡」程度。很多修煉界高人都預見了未來即將發生的可怕劫難。中國有句古話:「上天有好生之德。」在決定命運的關鍵時刻,生死去留,或許就看人的一念。這也是羅馬帝國覆亡的故事向今人演繹的深刻天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