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西洋月刊》網站專欄《甚麼是你最大的宗教選擇》,一名生物學家講述他罹患罕見疾病、邂逅法輪大法、心靈得到救贖的經歷。以下是文章的摘錄:

我選擇生物學作為我的專業,希望自己成為一名教授。但為了博士課題,在馬達加斯加進行實地調研,回來之後,我開始感到虛弱、抑鬱,有一天我跑步時,雙腿突然不好使了。醫院診斷為格林-巴利綜合症。這是罕見神經系統疾病,沒有治療方法。

那時我的身體糟透了。眼看著職業生涯瓦解,學術合作泡湯,無法再好好的教課。坎坷不平的愛情也受損。

我回到我的家鄉,在大學城的咖啡店,見到一個老熟人。他給我一張DVD,我永遠不會忘記第一次觀看那個視頻的經歷。那視頻介紹一種名叫法輪功的功法,在模仿動作緩慢的功法半個小時之後,我第一次感覺身體好轉。這真是一種說不出的感覺——我的心靈,身體和思想都在唱歌。

幾個月之後,我回到神經科醫生那裏檢查,他說:「祝賀你。你已經完全康復。我無法解釋。」

在開始修煉一周之後,我開始厭惡香煙、酒精的味道。

有一天晚上當我打坐的時候,經歷一件讓我真正走上法輪大法修煉道路的事情。整個人生像電影一樣在我眼前一幕幕閃過。幾分鐘內就看到了我人生當中的許多事情。我很驚訝,哭了幾個小時。通過這次經歷,我修復我和母親的關係。如今我們充滿愛和尊重。

從法輪功的教導懂得,修煉是不斷去掉執著心的過程。過程中,我獲得更博大、更寬容、更善良的世界觀。我看到自己一天天變得更加真誠、善良和寬容。

我走進法輪大法是因為身體康復的神奇功效,但是沿著這條道路,我發現了遠遠更深刻的東西——精神癒合,並且我敢說,從某種意義上,是救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