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59年,在通過不斷地應用歸納、類比等手段,再通過大膽的想像和推測,一部《物種起源》問世了,自此風靡全球。一百多年過去了,達爾文的進化論在考古學面前,面對一次次驚現的史前文明;在生物學面前,面對有益的疊加突變產生物種機率幾乎等於零的事實;以及在嚴謹而理性的思辯面前,早已千瘡百孔。但固執的人還是死死抱住進化論不放,而且牽強附會地為其增添各種解釋和假設。
那麼,達爾文的進化論究竟帶給人類的是甚麼呢?禁錮了人的思想;敗壞了人的道德;使人類不斷地脫離了宇宙的圓容系統,無可挽回地破壞了自己的生存環境。

有人說,正是對神的信仰才禁錮了人的思想,泯滅了人的創造力,非也。我們在此先不討論信仰如何,僅舉幾個簡單的實例看看。下列科學家,一生都是虔誠的基督徒:

防腐外科(手術)——利斯特,細菌學——巴斯德,微積分學、動力學——牛頓,天體力學——開普勒,化學——波義耳,比較解剖學——居維葉,電腦科學——巴貝奇,空間分析——瑞利,電子學——弗萊明,電動力學——麥克斯韋,電磁學——法拉第,遺傳學——孟德爾,冰河地理學——阿加西斯,婦科醫學——辛普森,水道測量學——莫里,流體靜力學——巴斯卡……

這說明甚麼呢?這些開創現代科學之先河的大名鼎鼎的科學家,是因為他們對神的信仰而智慧受到禁錮了嗎?沒有。為甚麼這些科學界的泰斗都是虔誠的信徒,不值得我們現代人深思嗎?

牛頓說:「我在聖經方面有基礎的信仰,聖經是由聖靈引導人寫成的,我每日都研讀聖經。」……這位偉大的科學家對不信者這樣說:「無神論者是太不敏感了,當我觀看太陽系時,我看到了地球與太陽的距離,恰好是能吸收適當的熱與光的距離,我想這絕不是偶然的。」

而如今呢,許多學者的論文,開宗明義地宣稱,「根據達爾文的進化論……」,抱著一個虛妄的假說來指導科學發展,這是不是思想的桎梏呢?實際來說,達爾文的進化論,並沒有直接帶給人甚麼思想的靈感與智慧的啟迪,更不是甚麼燈塔,而是真正的對人思想的禁錮,把人導入歧途。使人的思維牢牢地框在進化論之內,在一個根本不成立的,似是而非的假說裏兜圈子。面對紛繁世界,浩瀚蒼穹,把一切現象都往進化論裏套,明明解釋不了也硬是強搬硬套,豈不荒唐可笑。

其實進化論當時就是一種漏洞百出的假設,這一點就連達爾文自己都十分明白。在他著名的《物種起源》一書的第六章「理論的難題」的「極其完美和複雜的器官」這一節中,他直言不諱地寫道:「眼睛有調節焦距、允許不同採光量和糾正球面像差和色差的無與倫比的設計。我坦白地承認,認為眼睛是通過自然選擇而形成的假說似乎是最荒謬可笑的。」在《物種起源》發表以後,他坦誠道:「到目前為止,每次想到眼睛,我都感到震撼。」

其實何止是眼睛呢,腦部、心臟、消化系統、循環系統、神經系統、生殖系統等也都是非常精密、複雜的,也是一點差錯也不允許的,同樣也很難用自然選擇來解釋。他明確地說:「如果有人能證明,任何現有的複雜器官,不可能是從無數連續的、微小的突變而來,我的學說就得完全瓦解了。」他給他的朋友、著名地質學家賴爾(Lyell)的信中,對跳躍式進化的觀點持嚴厲批評的態度,「如果我的自然選擇理論必須借重這種突然進化的過程才能說得通,我將棄之為糞土……如果在任何一個步驟中,需要加上神奇的進步,那自然選擇理論就不值分文了。」

達爾文發表《物種起源》時是戰戰兢兢的,他非常清楚自己的論證漏洞百出。進化論從一開始就面臨著生命起源、化石證據、中間環節、自然選擇……等等許多難題。

第一是化石的難題,化石中找不到大量的中間型,這就是所謂的缺環。生物學實踐告訴人們,親子兩代之間不能有太大的變異,否則就是畸形,會被淘汰。達爾文因此推論,在進化的漫長過程中,必有大量中間過渡型存在,每型之間僅有微小差異,即進化是漸進模式。並推論出,以一個生物種而言,它從開始到終了消亡,應該是一個緩慢的少-多-少過程。如果生命真是從無機物逐漸進化而產生的,然後由簡單到複雜,由低級到高級不斷進化的話,化石中一定可以找到這種進化的證據。可是化石的證據對進化論的觀點是非常不利的。達爾文本人也承認化石的證據是「最明顯的反對進化論的最大理由」。

他也坦白的說對此「我不能提供滿意的答案」,「自然界好像故意隱藏證據,不讓我們發現過渡性的中間型」。同時,化石的證據顯示出生物種表現為停滯不變、突然同時出現、突然消亡,這是常規現象。

第二個難題是時間的問題。與達爾文同時代的英國著名物理學家開爾文用物理學計算地球的年齡只有一千五百到三千萬年,不足以令進化論成立,這令達爾文很惱火。但開爾文用物理定律所得的結論,達爾文又無從反駁,故他稱開爾文為「討厭的幽靈」。

第三,奇妙的人體精密構造和精良生理機制,很難想像是自然演變而產生的,眼睛就是一個好例子。達爾文承認眼睛不可能由自然選擇形成,以至於他發表《物種起源》之後,一想到眼睛仍感到害怕。正是從他本人的內心表白中,我們可以清楚的看到達爾文進化論產生的過程,基於少量的觀察,提出進化假說,然後選擇性的尋找支持其假說的證據,對不利的證據全然不顧。

近年來的研究使得進化論的三大經典證據:比較解剖學、古生物學和胚胎發育的重演律相繼瓦解,但是就是這樣一個學說——進化論,在產生之後,不但誤導人類的思維,僵化了人類的思想,最嚴重的是敗壞了人類的道德。因為它的「生存競爭,適者生存」的理論,被全面引入社會所有的領域,社會達爾文主義使人們以「生存競爭」為借口,在社會交往中,為了私利可以不擇手段,可以不顧一切。以至人們的親情都逐漸淡漠,不斷地被金錢關係所取代。特別是使人擺脫了對神的虔誠的正信,人的心中已經沒有任何心法來約束人的行為,所以,人類的道德水平一落千丈地快速下滑,受慾望的驅使可以無惡不作。

今天社會的恐怖事件、吸毒、販毒、色情、欺詐、暴力等等,能說與「進化論」無關嗎?進化論產生時正處於兩次世界大戰之間,社會達爾文主義很快被一些德國哲學家接過去,用於解釋戰爭的起因,標榜戰爭是「為了人類的生存而舉行的進化戰」。事實上,這個理論的惡意推進和在德國得到刻意宣揚教育,一個含糊不清的進化論,給種族主義打了一劑強心針。成為民眾支持希特勒發動二次大戰和屠殺猶太人的重要原因之一。正是有著進化論科學強勁的掩護,那些今天聽起來不可思議的種族滅絕理論,在當時才那麼振振有辭。

現代科學自己也承認,大自然是一個極其複雜,並且是與各種因素聯繫緊密的巨系統,一旦這個系統的均衡受到破壞,則會使自然環境發生不可逆轉的改變,給人類及各種生物的生存帶來威脅。而且,大自然的變化,生態環境變遷非人力所能左右的。但在事實上,人類卻倚仗發達的表面技術,肆意妄為,任意地摧毀自然,破壞環境,為我所用。污染環境,害人害己。為私為己,不擇手段,爾虞我詐,互相傷害。不顧一切地所謂發展,以至以斷絕子孫的生存之路為代價。可能有人說,不是這樣,人類的今天不也在大力提倡保護環境,恢復環境嗎?是的,政府機構不斷在制訂措施保護環境,新聞媒體也在大力呼籲恢復環境,但是其出發點和認識的基點是甚麼呢?就好像是一位從容的獵人在端詳著一頭待宰殺的獵物,他在揣度獵物甚麼時候獵殺更有利,究竟能值多少錢?

人類發展到今天,天災人禍連綿不斷,一個勝似一個,人類付出了無數慘痛的代價。這一切其實根本上都源於人們道德的敗壞,而道德的敗壞又源於信仰的喪失。因為人類已經百般地否認神的存在,一口咬定猴子是人類的祖先。人類可以主宰一切,一切都要服從人類,為人類所用。面對出現的各種問題、面對大自然的無情懲罰,人類想盡各種辦法補救,千方百計挽回損失,卻唯獨沒有從道德的層面上去思考各種問題的根本原因!沒有真正反思進化論對人類道德信仰所起到的巨大破壞作用!

要想解決人類的所有社會問題,唯一的出路就在於提高人類道德,重建人類的道德信仰體系。◇

轉載自《看中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