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太祖朱元璋登基後,於洪武二年(西元1369年)下令編修《元史》,要求史官「直述其事,毋溢美,毋隱惡,庶合公論,以垂鑒戒」。並由明朝翰林學士、「開國文臣之首」的宋濂領銜主修。

在翰林學士編撰的《元史》中,對成吉思汗的評價是:「帝深沉有大略,用兵如神,故能滅國四十,遂平西夏。」明朝史官曾歎,成吉思汗創下的奇勳偉跡甚多,可惜當時蒙古缺少史官,大汗的很多事跡都沒有留傳下來。不過從正史的列傳記載中,也可以從側面了解到成吉思汗的人君之度。

蒙古人忠於自己的主人,對雖與蒙古為敵但忠於自己的故主的人也很欣賞,比如維吾爾人塔塔統阿和契丹人耶律楚材。

維吾爾人塔塔統阿,非常聰慧兼善言辭,又深通本國文字。當時的乃蠻可汗尊稱他為師傅,命他掌管金印及錢谷諸事。成吉思汗西征時,滅了乃蠻國。塔塔統阿懷負金印逃走了,後來被散兵抓獲。成吉思汗問他:「一統疆土,庶民都歸於我。你為何還要懷揣金印逃走呢?」塔塔答曰:「這是我的職責所在。必將以死守護。我想找到故主,歸還給他。別無他意!」

成吉思汗聽罷,歎道:「你真是忠孝之人!」就問他大印用於何處。塔塔說:「出納錢谷,委任人才。很多事上要用,作為信驗的憑證。」成吉思汗就吩咐左右,以後所下旨令,都要採用印章。並把製好的玉璽、帝國金帛交給塔塔保管。因塔塔深通文字,成吉思汗就派他教授諸王子國語。塔塔忠於故主的表現,不僅使他免除一死,還受到大汗的信賴和倚重。當然,若所遇人君沒有容人的度量,也不會留下這種傳世佳話。

成吉思汗平定燕京後,素聞耶律楚材賢名,就派人找到他。耶律覲見大汗時,成吉思汗見他身材魁梧、美髯宏聲,心中甚悅,就對他說:「遼金世仇,朕為你洗雪。」耶律楚材說:「臣的祖輩、父輩均為遼金兩國貴胄功臣。身為臣子,豈敢仇恨自己的國君!」成吉思汗重其所言,就命他隨侍左右,以後見他不呼其名,只稱他為美髯人。

在一統蒙古的過程中,成吉思汗曾和札木合在斡難河附近進行了一場激戰。因兵力不濟,成吉思汗敗走。札木合嫉恨鐵木真的聲望,一怒之下,就用70口大鍋煮死了俘虜。場面的慘烈使很多部落首領率領自己的人馬,轉投鐵木真。

成吉思汗行使王權的時候既嚴格又寬容,他行事磊落,刑罰有度,又慷慨善施,經常送衣物飲食給諸多其它部落。在投奔他的人中,曾有背叛過鐵木真的蒙力克。鐵木真的父親也速該臨終前,命蒙力克照顧鐵木真。蒙力克一度背信,拋棄了鐵木真和他的母親訶額侖。當鐵木真的軍隊壯大後,蒙力克又投奔而來,但不久又捨鐵木真投奔札木合。對於蒙力克的反覆無常,鐵木真念及他是先父的舊屬原諒了他。這次又舉行了盛大的宴席,歡迎他們的加盟,並賞賜他們大量的財物和食物。

這次加盟的部落中有個主兒勤部。宴會期間,成吉思汗讓他的弟弟別勒古台看守馬匹。別勒古台按例巡視,發現主兒勤部的下屬正在行竊,於是當場將他抓獲。主兒勤部的首領偏袒下屬,就同別勒古台爭起來,並用刀砍傷了別勒古台的肩膀。正史記載,別勒古台「天性純厚,明敏多智略」。他被砍傷後,也沒有告訴成吉思汗。但是血流不止,最後還是被鐵木真發現了。

別勒古台不想在眾部落加盟的時刻,引起更多的裂痕和嫌隙。於是就勸慰鐵木真:「我傷得不重,不致於會死。兄且息怒,不要因我傷了結盟兄弟,而誤大事。」成吉思汗雖然寬容,但賞罰也很嚴明。當下就折了樹枝,責打不法之徒。

按照成吉思汗的《大札撒》(即大法令)規定,蒙古土地上的每個人要互敬互愛,不得通姦、不能盜竊、不作偽證、不棄主謀反;尊敬老人、尊重窮苦人,違者處以死刑。按照《大札撒》的原則,對於盜竊之人理當重罰。因別勒古台的請求,大汗只是象徵性地對盜竊之人進行了懲戒。

塔塔兒部曾出賣蒙古部的俺巴孩汗和斡勤巴兒合黑,把他們釘死在金國的木驢上。成吉思汗9歲時,他的父親也速該也被塔塔兒部毒死,因此蒙古部和塔塔兒部結下世仇。在消滅塔塔兒部時,為確保戰勝,鐵木真請義父王罕出兵相助。同時,他徵召主兒勤部出兵。而主兒勤部因其下屬行竊遭到成吉思汗的懲罰而懷恨在心,拒絕參戰。鐵木真與王罕會師後,他們等了六天,都不見主兒勤部的影子,鐵木真便率軍攻破了塔塔兒部。

主兒勤部趁成吉思汗攻打塔塔兒部時,搶劫了大汗的營地。成吉思汗獲悉後大怒,派兵襲擊主兒勤部,並生擒了他們的兩位首領。成吉思汗問他們以前立下的誓約是甚麼,以及背信棄義的後果。二人重溫盟誓,承認背盟,承認未能兌現約定,要承擔後果,二人隨後引頸就戮。

泰亦赤兀部的一位老人與其兩子阿剌黑、納牙阿在投奔成吉思汗的路上,抓獲了躲在密林中的舊主塔兒忽台。老人建議把首領綁起來送到成吉思汗的駐地。

納牙阿對其父說:「成吉思汗痛恨背信棄主的人。如果我們把自己的首領交到大汗營地,大汗不僅不會接納我們,反而會認為我們是不忠不義的人,以此處死我們。我們應該先釋放首領回家,再去投奔大汗。」於是他們就釋放了自己的故主。成吉思汗聽說事情的原委後,說道:「你們若真的把自己的主人交給我,我就會按大法令處罰你們的背叛行為。你們不背棄舊主,有忠誠之心,因此可以在我的帳下做事。」

史載納牙阿一生忠貞,不善言辭,在遭到誤解時,也不會為自己辯解。他擁有顯赫的功勳,卻只忠勇沉默地站在大汗的身後,以致有人認為他是成吉思汗的影子。而這個影子,像大山一樣的巍峨挺立,在兵荒馬亂的世道中,享有120年的高壽,成為蒙古帝國最驍勇善戰的老壽星。

明太祖朱元璋在給北元阿札失里大王的信中,對一統天下的蒙元帝王成吉思汗評價道:「二百年前,華夷異統,勢分南北,奈何宋君失政,金主不仁,天擇元君起於草野,戡定朔方。」朱元璋認為,天地之間,載有生民大眾,上天必會選擇有道之君,使其一主天下。

而清末民初的官修正史評價說:「太祖(指成吉思汗)龍興朔漠,踐夏戡金,蕩平西域,師行萬里,猶出入戶闥之內,三代而後未嘗有也。」成吉思汗以他的人君之氣度,一統四分五裂的中土大地,締建了龐大的蒙古帝國,在13世紀創作了一首屬於蒙古的恢宏史詩,留給今世蕩氣回腸的長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