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慶黑打冤案之一的彭治民案即將開庭再審;姜維平披露,這是因為彭舉報重慶貪官立功,也與中共重慶市長黃奇帆目前處境不妙有關。據稱,黃奇帆兒子貪腐醜聞目前已敗露,黃非常緊張;其權力地位已不穩。

8月10日,前香港《文匯報》駐大連記者姜維平在自由亞洲電台發表文章披露,重慶黑打冤案之一的彭治民案,將由重慶高院在8月16日開庭再審,這是薄熙來倒台後,第二起有關反思唱紅打黑,對遭受黑打的民企老闆糾偏的案子。

消息來源說,重慶慶隆物業老闆彭治民,被黑打加罪的原因是,彭與時任重慶市長的王鴻舉關係密切。黃奇帆巴結薄,想取代王而上位;而薄熙來不懂經濟,需要黃奇帆當綠葉襯托自身,就想在彭的身上打開缺口。王鴻舉一方面在京找人疏通薄的關係,一方面主動讓位辭職,才逃過一劫,而彭沒有那麼幸運,他的民企被打成黑社會,因為薄、王還需要他100億元的財產。因此,彭治民被薄熙來,王立軍強行包裝虛構成黑老大,判了無期徒刑,並沒收全部財產。

文章稱,彭治民之所以被重慶高院選為再審典型,是因為他舉報貪官的經濟問題,配合中紀委查處薄的黨羽,原重慶人大副主任譚棲偉而立功,另一方面,他的太太及家人也多年努力,彭家與另一個被打成黑老二的民企老闆曾智強及家人,都是很有人脈關係的坐地大戶,近年不停地呼籲和奔走,逼得黃奇帆等實權派讓步。

消息稱,彭案再審,也與黃的處境有關,目前,有關黃奇帆的兒子參與重慶鋼廠生意的醜聞已敗露,他非常緊張,2016年3月兩會期間,黃為掩蓋貪腐內幕,打黑真相,大搞山頭主義,利用盤根錯結的地方與中央的關係,拉攏,威逼,引誘一些重慶代表提出議案,要在重慶設立高法第三巡迴法庭,其目的是叫錢鋒改任此職,超前堵漏,黑打衝鋒在前的重慶高院院長錢鋒,是周永康的嫡系,他任期已滿,按照級別不好安排,黃就想一箭雙鵰,即可以堵住1030個冤民申訴的後路,又可以送一個人情,黃和錢已是一榮俱榮,一損俱損,他們都是薄熙來唱紅打黑的受益者。

7月1日,姜維平就在自由亞洲發文披露,國營重慶鋼廠每年虧損30多個億元(人民幣,下同),但卻源源不斷、捨近求遠地從澳大利亞進口鐵礦石,給外方輸送巨額利益,外方代理中間商就是黃奇帆的兒子,黃的兒子早已是數十億級的富豪。

知情者還透露,黃掌控下的國企在巴西搞農業也由其兒子做中間商,重慶國企虧得血本無歸,他的兒子幾年來賺得盆滿缽滿。

知情者向中央舉報,黃在任中曾被審計了8個多月,但因黃早已花錢買通「上海幫」大佬,有人力挺他,被其抓住把柄而平安無事,故此,他伺候「六朝元老」而不倒,只因手裡有錢。

文章還稱,黃奇帆是江澤民 「上海幫」的成員,是「上海灘」跑江湖的「大騙子」。

黃奇帆從2001年10月開始擔任重慶市副市長以來,先後在賀國強、黃鎮東、汪洋、薄熙來、張德江、孫政才六任重慶市委書記手下工作,被稱「六朝元老」。

2012年重慶事件爆發後,黃奇帆曾在當年的中共兩會上公開對媒體稱:「我和薄配合默契,如魚得水,相處得愉快」。兩會結束第一天,重慶市委書記薄熙來就被免職。

隨後,外界多次傳黃奇帆被免職或被調查,但黃仍任市長至今。港媒曾披露,黃奇帆未落馬是由於上海幫吳邦國。

政論人士林保華則認為黃奇帆背後有比吳邦國更高層的人物在力挺。林保華披露,黃奇帆涉江澤民兒子貪腐,其最大後台是江澤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