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名礦工跟一名孤獨的男子交朋友,向他介紹一份中國東部鐵礦的工作。

在共事10天之後,三人將這名男子推下陡峭的隧道,砸死他。然後他們向上級報告這是一宗事故。

數天之後,三名男子和一名婦女出現在礦山,說他們是死者的親屬,要求賠償。礦主承諾,只要不向官方報告死亡事故,就給他們70萬元人民幣的賠償。

謀財害命的團伙

《紐約時報》報道說,檢察官和警方現在表示,2014年山東省的這宗死亡事件是一個謀財害命團伙多宗罪行當中的一個。他們將一些孤身男子(其中一些是智障)送到礦山幹活,將他們害死,然後將死亡偽裝成礦難,從礦主那裏索取賠償。

在中國雲南石筍村,礦井裏的謀財害命似乎已經成為一個山寨產業。在五月底被起訴的74名疑犯涉及17宗殺人案,其中有40人來自石筍村。警方說他們仍然在調查另外35宗可疑死亡案件。

但是石筍不是唯一一個此類案件激增的地方。陸媒《財經》六月份估計,在過去二十年裏,中國至少有34宗這樣的案件。

以謀殺弱者作為謀生的手段

這些指控在全中國引發沉痛的辯論:是甚麼樣的道德淪喪和法律失敗才導致人們以謀殺弱者作為謀生的手段?

在貧窮的石筍村,《紐約時報》記者看到主幹路上成排的三層水泥房。其中一棟屬於王福祥。鄰居們注意到,王福祥和其他幾個村民常常突然失蹤數天、數周或數月,然後帶著鼓鼓的錢包回來。一些人猜測,這些人可能在販毒。王福祥去年被逮捕。

王福祥的女兒胡云告訴《紐約時報》:「他從未告訴我他做了甚麼。」她也沒有試圖去追問。

兩年前,她開始察覺到事情有些不對勁。「我開始感覺,他的錢來路不正。」

一名中年農民告訴《紐約時報》:「在這個小村莊有八棟房子是用人血築成的。」

受到「盲井謀殺」的啟發?

有人猜測,這些犯罪是否是受到2003年電影《盲井》類似情節的啟發。該電影描述兩名男子殺死礦工同事,然後索取賠償。一些地方官員也指責,該電影成為最近殺人案的教科書。

但是該電影導演李楊斥責這種說法是「荒唐」,說偏遠鄉村裏的疑犯們根本沒有看過他的電影。因為其嚴酷的情節,中共當局禁止這部影片發行。大陸極少有人看過該影片。

但是,還是有許多人聽說過該影片。在多宗礦山殺人案曝光之後,人們立刻將它們冠以「盲井謀殺」的稱號。

根據法庭紀錄,礦山謀殺案的步伐近年加快,可能是因為賠償金額增加。隨著當局對礦山安全監管加強,礦主害怕礦難事故被官方知曉,因此寧願用大筆賠償封住家屬的嘴。

在2011年,四川省雷波縣的9名男子被控類似罪行。警方說,那裏的團伙犯下至少20宗礦山謀殺。在2014年,邯鄲有21名被告被控殺死4名農民工,然後偽造礦難。去年,寧夏10名男子被控以同樣的方式殺死5人。

這些案件跟《盲井》情節唯一不同的是,勒索金額上漲了。在影片中,殺人者索要3萬元人民幣。而石筍村團伙向礦主索要50到80萬元人民幣。◇

檢察官和警方現在表示,2014年山東省的礦山死亡事件是一個謀財害命團伙多宗罪行當中的一個。他們將一些孤身男子(其中一些是智障)送到礦山幹活,將他們害死,然後將死亡偽裝成礦難,從礦主那裏索取賠償。(大紀元資料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