早前遭《信報》中止專欄的著名政治評論員練乙錚推測,是因為撰寫關於法理港獨的專欄文章,令中國領導人擔憂,不希望他再寫下去。又透露早年曾有中共官員試圖影響他的想法,但不成功。他又忠告民主派政黨,如果當局再拋出新的政改方案一定是騙局,並提醒要反赤化。

練乙錚昨接受民主黨主席劉慧卿主持的網台節目訪問時,坦言對被中止專欄不感到突然,笑言因為早已知道《信報》要改變「戲路」。

被問到之前文章曾透露是由於踩到當權者的底線而被中止專欄,他解釋說,「我想不是香港的當權派,可能是北京當權派的底線,我最後的第二篇文章所講的主題是所謂的法理港獨。一提到港獨,中國領導人就會有少少的擔心,所以不希望我再寫下去。」他解釋法理港獨是主張在現有法律框架下宣傳港獨,港獨在基本法修改後可以實現,提倡港獨沒有犯法。

三個原因致社會反對港獨

練乙錚並解釋文章所談及的暴力邊緣論是指民眾將當權者迫到底線,迫使當權者選擇使用暴力或退後,不是鼓勵民眾使用暴力。「如果它(當權者)用暴力殺下來的話,它喪失了它管治的合理性,從而種下它滅亡的種子。所以講到這個暴力邊緣論裏邊的暴力,不是群眾的暴力,而是當權者的暴力。」

講到港獨,練乙錚分析社會上反對港獨有三方面的原因:一是違背一國的信念,無法接受;二是港獨損害香港人的利益;三是政黨的支持者大多數反對港獨。除了第一項信念問題,其它皆可因為市民改變立場而改變態度,「所以實際上對港獨這個概念來講,香港人的態度其實包含很大的複雜性的。」

練乙錚提出忠告,指港府如果再拋出一個政改方案,其實是一個騙局,在哄民主派政黨,「再蹉跎你十幾二十幾年,一事無成,再一個8.31的翻版,將你的精力、時間、資源全部擺到一個沒有結果的東西上面。這個是它政策的一手。

另一手,它不停地在香港所有的領域赤化,譬如大學、中學、金融機構、商界。那些工作是滴水不漏、水銀瀉地的。誰和它周旋?誰和它鬥過?那如果政黨將所有的精力花在一個沒有結果的無米粥,這方面的工作他們很容易做的。」他形容中共是明修棧道、暗渡陳倉,「所以我想現在的策略,所謂明修棧道、暗渡陳倉,棧道就是和你講政改,陳倉就是它的赤化。所以我覺得你們民主黨再和它傾下去,或者民主黨提出一個和它傾,它願意和你傾,甚至好像很開明那樣,啊,好像曾鈺成講的8.31都可以改,可以有商量,這些我想完全是騙局。」他又提醒民主派政黨應自覺的在每一環節反赤化,如當然大學校監的制度,「這種其實是殖民主義遺留的毒素,是不民主的。」

中共官員曾欲改變其言論

練乙錚坦言今次事件沒有任何官員找他,不過早在1996年和2007年擔任《信報》主筆和撰寫社評時,外交部和中聯辦曾經接觸過他,希望影響他的想法,但不成功。「我自然來者不拒,誰上來都可以找我。他們上上下下都無癮了。」

他又說,有人向他建議文章要寫得令人容易接受,「即良藥苦口,你明不明,你要給他一劑良藥,容易入口,這才有影響力的。」

節目後,練乙錚在記者提問時再解釋,人大8.31後,北京再推政改方案是一個騙局,「我們也知道北京的底線是甚麼,北京也知道香港人的底線是甚麼,其實已經沒辦法再動了。」又說如果北京再說甚麼融合其實就是赤化,而未來不是爭取民主而是自由,他認為香港多個政黨都應該去思考,「到底今後最主要的戰場在哪裏?」

反對黨應思考新抗爭方式

練乙錚強調跟中國共產黨不是講道理,而是要說「力量」,「你唯一可以跟它說的就是力量。那問題就是你能不能積聚力量,你積聚不了力量,你就別跟它說了,自己收拾包袱走人吧!就是那麼簡單的事。」

他又質疑傳統反對黨過去的那套抗爭方式,「我覺得已經撞到南牆要回頭了。你起碼撞到南牆很痛的時候,想一想那個方向不對,會不會有其它方向適合呢?未必一定是甚麼甚麼,有沒有其它的方向呢?是不是有別的戰可以打,可以打贏的呢?」

他認為無論是傳統政黨或是新興政黨皆不會完全固守和僵化,「他們有試過一些很極端的做法之後覺得也未必那麼有效的時候,那他們也有可能轉一點彎。這個時候,大家可能就會有一些基礎去建立,不要說大台了,是一些網絡的概念。」他表示支持所有在雨傘運動後成立的政黨的立場,「有的是自決派,有的是獨立派,有的是建國派,有些是歸英派等等,甚麼都有。其實我看他們最大的公約數就是反赤化,那跟我在這方面是很一致的,所以我是很支持他們的。手心手背都是肉,那我不分軒輊,沒有特別支持哪一個。」

練乙錚透露即使專欄被中止,他也會有其它平台去發聲,讓大家看到他的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