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海局勢成外界焦點之際,同時北戴河會議敏感時期,中共多名將官密集發表中國面臨戰爭威脅的言論;其中,空中少將喬良聲稱美國對中國發動一場又一場超限戰。這與習近平近期關於談判和平解決南海爭端的調子大不相同,背後的原因令人關注。

據鳳凰網7月30日報道,中共空軍少將喬良與北京航空航天大學教授王湘穗合著《超限戰與反超限戰——中國人提出的新戰爭觀美國人如何應對》、《割裂世紀的戰爭——朝鮮1950-1953》在北京舉行新書發布會。

喬良在新書發布會演講中表達一個主要觀點為,美國在中國周邊所為,無論是釣魚島還是黃岩島還是南海問題,包括南海仲裁案、薩德系統,是對中國發動一場又一場超限戰。

1999年2月,喬良、王湘穗撰寫的《超限戰》一書出版,作者將戰爭原理從「用武力手段強迫敵方接受自己的意志」,改變成「用一切手段,包括武力和非武力、軍事和非軍事、殺傷和非殺傷的手段,強迫敵方接受自己的利益」。在超限戰眼裡,戰爭除傳統戰爭手段外,還包括了貿易戰、金融戰、新恐怖主義以及生態戰。為了打贏對方,不惜違背所有遊戲規則和道德約束。

當時外界普遍認為,「超限戰」的提出,不是兩名校級軍官的個人見解,顯然代表至少是部分軍方,甚至是中共國家安全領域的決策者的戰略思考。

另外,7月30日,中共國防大學舉行《強軍策》首發式暨「緊跟世界新軍事革命的腳步」系列報道研討會。會上,軍中太子黨、國防大學政委劉亞洲空軍上將及多位軍事專家對中國當前面臨的軍事形勢進行評析認為,中國安全風險主要來自世界軍事強國。

劉亞洲表示,新世紀中國的戰略對手不減反增,對中國而言,無論哪個方向發生戰爭,都有可能不是局部戰爭。

中共軍事科學院外國軍事研究部部長王衛星少將表示,南海仲裁案等反映地緣戰略環境以及海上戰爭形勢日趨複雜更加複雜,「可以說下一場戰爭離我們並不遙遠。」

中共海軍參謀長助理張少兵大校接受港媒採訪時表示,南海若起戰端,中國一定能打贏戰爭。

之前一天,7月29日,美國智庫蘭德公司公布的最新報告說,美中若開戰,中方的損失會更大。到2025年時,雖然美國取勝比現在要難,但是這並不代表中方會贏得戰爭。

此時正是南海局勢成外界焦點之際、中共北戴河會議敏感期、「八一」前夕,中共將領密集發表關於戰爭的言論;空中少將喬良的言論更是直接針對美國。這與習近平近期關於談判和平解決南海爭端的調子大不相同。

7月12日,海牙國際法庭常設仲裁法院就菲律賓提出的南海仲裁案做出對中方不利的裁決,稱在九段線內中方沒有「歷史權利」宣稱主權,且在南沙群島並不擁有專屬經濟區,並稱太平島是「巖礁」而非島。

當天,習近平、李克強在北京接見外賓時強調,不接受南海仲裁案的結果;南海自古就是中國的領土,希望各國尊重歷史事實。但二人均表示,會與當事國談判和平解決爭議。

7月25日,美國國家安全顧問蘇珊・賴斯訪華,她告訴習近平,中國和美國應該坦率處理分歧。習近平告訴賴斯,他決心建立一個良好的「建立在沒有衝突、沒有對抗、互相尊重和雙贏基礎上的」雙邊關係。二人在記者面前的公開評論中沒有提及南海。

但是,賴斯早先會晤中共軍委副主席范長龍時,美聯社引范長龍的話說,雙方仍然面臨「障礙和挑戰」,如果不恰當處理這些因素,「它很可能擾亂和損害我們軍隊跟軍隊關係的穩定勢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