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一喜(明慧網)
高一喜(明慧網)
相關文章

根據「追查迫害法輪功國際組織」2016年6月21日的調查錄音,中共黑龍江省牡丹江市「610辦公室」(專職迫害法輪功組織)綜合科科長朱家濱,親口承認自己參與活摘器官。

2016年6月21日17點22分,「追查國際」調查員對涉嫌謀殺中國黑龍江省牡丹江市法輪功學員高一喜一案調查取證。涉案責任人之一、中共黑龍江省牡丹江市「610辦公室」綜合科科長朱家濱在電話調查錄音中承認自己參與活摘器官,稱將器官「賣了」賺錢。

以下是電話調查錄音:

黑龍江610警察朱家濱親口承認參與活摘器官–錄音下載

調查員:你把人家的器官摘完了,那就沒事了?朱家濱哪。

朱家濱:賣了!

調查員:啊?

朱家濱:都賣、都賣了。

調查員:賣了就可以了,你說得這麼輕巧啊?那高一喜要是你的親兄弟,你也這樣說話嗎?

朱家濱:那不是人那玩藝兒,屠戮了,開腸破肚,就摘了,就賣了唄。

調查員:跟你說朱家濱那,你呀,是610的頭目,國際網站寫得很清楚,你知道610當初就是江澤民鎮壓法輪功,鎮壓法輪功設立的一個非法組織,你們這個部門就是違法的,是凌駕於法律之上的,你知道嗎?

朱家濱:不知道啊。

調查員:你們參與活摘……你還這樣說話,你良心沒有了?你良心何在啊?

朱家濱:有啊,在這兒呢,我看撲通、撲通跳呢!

調查員:你把人家的器官賣了,你還這樣說話?!你還是人不是人哪?!

朱家濱:你還……

調查員:人應該有人性啊,你們這樣沒有人性的人,你還這樣說話,你們家親朋好友這樣了,你這樣想嗎?

朱家濱:你要是出現在我面前,我也把你活摘了,你信不信?

調查員:你要知道,善惡有報是天理,知道這個道理不?

朱家濱:不知道,我就知道摘完賣錢,這是我的道理。

調查員:我跟您說,這錢您好花嗎?啊?你們家的人讓人活摘了、給賣了,你行嗎?你呀!

朱家濱:你不知道我外號叫甚麼名嗎?

調查員:殺人償命,你知道嗎?

朱家濱:我剛才跟你說了,你現在要有膽量,站到我面前,我一樣把你活摘了,老子外號叫屠夫。

調查員:我跟你說呀~

朱家濱:下回吧,下回給我打電話別叫我名,我改名了,我今叫屠夫。

調查員:我跟你說,你迫害法輪功……一定要追查你的刑事責任,你知道嗎?

朱家濱:追查吧,老子天下第一,老子怕啥,老子叫屠夫,專門幹活摘的!

調查員:你這樣囂張,你以為就沒人管你了,是嗎?

朱家濱:誰敢管我啊?

調查員:法律,你就是法律了是嗎?你們610凌駕法律之上是違法組織。

朱家濱:這我不知道,是你說的,我沒無法無天。我覺得挺好的。沒事就像宰豬似的,過來先把毛剃了,把那個肚子豁開,需要用啥我就割啥,割完就賣,多好,來錢多快啊~

高一喜案情回放

高一喜,男,45歲,法輪功學員,家住黑龍江省牡丹江市在月牙湖附近水務局小區。

明慧網報道,2016年4月19日晚上,高一喜和妻子孫鳳霞被牡丹江市公安局先鋒分局圓明社區警務室副隊長呂洪峰等5人非法抓捕到圓明社區警務室。

警察對高一喜家進行了非法抄家,抄走打印機、筆記本電腦、法輪功書籍、私家車等私人物品。

大約1小時後,高一喜夫妻被送到牡丹江第二看守所非法關押。在被非法關押過程中,高一喜絕食抗議,被圓明社區警務室刑警隊副隊長於洋等人酷刑折磨,並被送牡丹江市公安醫院。

4月29日下午一點多,高一喜母親和女兒到公安醫院要人,發現牡丹江看守所多人,包括看守所的溫代夫都在公安醫院。

高一喜母親和女兒被欺騙說人好好的。(警察)要求她們回家。4月30日上午10點輾轉回到老家。

警方30日中午找到在老家的高一喜哥哥,告訴他高一喜已死,遺體在牡丹江市四道火葬場,要他趕到火葬場,並要他同意解剖、立即火化。高一喜哥哥不同意,後來沒有辦法才同意讓高的女兒去火葬場。

4月30日下午1點鐘左右,高一喜年僅16歲上高中一年級的女兒趕到火葬場。

警察不允許高一喜的女兒去見遺體,並且有兩個特警強扳著她的手不讓她靠近,只在兩米外。

高一喜的女兒說:你們鬆開吧,讓我靠近一點,我甚麼都不幹。他們才讓她靠近一點看遺體。

高一喜的女兒看到:遺體已經僵硬,父親雙目圓睜,雙臂僵硬的向左右伸著,雙腕銬痕明顯,雙拳緊握。胸背部腫脹很高,但是腹部卻特別扁,後背往起翹沒有貼到床板上,有明顯的繩子捆綁的痕跡,雙腕銬痕明顯,兩手有瘀青,手指甲是青紫色,頭上有瘀青,腿上有6個針眼。

高一喜的女兒說:我心痛欲裂哭著叫爸爸:「爸爸你醒一醒,我是你姑娘,爸你聽見了嗎?」剛叫了兩聲,警察就使勁把我給拖出去了。我看爸爸總共沒兩分鐘。我當時非常痛苦,無可奈何再次跪下求他們說;「大爺,你等一等,我小姑他們明天就趕回來了。讓他們看一眼我爸不行嗎?」他們說:不行。

高一喜的女兒說要去和他們協商,可是當她進解剖室時,「法醫已經把我爸的屍體從脖子往下到肚子都剖開了。我心急地大喊:「不能動!」法醫(劉景春、吳風)一驚停下手看著我。上來兩個特警把我往外拖,我說:「我要看你們怎麼解剖我爸的!」他們說:「你小孩不適合看這個。」就使勁把我拖出去了。」

在家人都不同意的情況下,他們把高一喜的屍體強制解剖了。

5月份,在律師追問下,(有關方面)稱是心臟病死亡,而高一喜家族及本人沒有心臟病史。

高一喜被送醫院、解剖等全過程,高一喜家人全不知情。高一喜何時被解剖、為何解剖、誰主持解剖、解剖結果等等問題,家人都不知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