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拿大律師公會卑詩分會2015-2016年度主席曹劍琴。(景浩/大紀元)
加拿大律師公會卑詩分會2015-2016年度主席曹劍琴。(景浩/大紀元)
相關文章

一個外表弱小的華裔女性,在加拿大成為資深大律師,並被卑詩省律師界一致推選為加拿大律師公會卑詩分會2015-2016年度主席,成為該組織有史以來首位華裔及少數族裔領袖。

曹劍琴(Jennifer Chow)雖然成長於單親家庭,但她記憶中的童年時代和少年時代,是一個有愛和歡笑的粉紅色世界。最難忘的是回故鄉香港與親友共聚天倫,祖孫三代齊聚一堂的拳拳親情,足以融化一切挫折帶來的失落。香港成了她心目中幸福的代名詞,港島滿街的粉紅Hello Kitty也永遠定格在她快樂的印象中,成為Happy的標誌。

外公是她成長過程中最重要的人物之一,「代表爸爸」培養她的品格,影響她的一生。外公當年的一句話成為她人生的點金石:妳如果能夠養成穩鍵的性格,控制住妳的脾氣不發火,不要太情緒化,妳就會有成功的人生。外公教她學中文,還鼓勵她課餘去中文補習社,她的中文名字就是外公一筆一劃教會她寫的。

劍琴記得外公每天必做的三件事:打太極,讀書報,吃燉蛋。一次回香港時,外公教會了她做燉蛋:將雞蛋打溶,加糖、加水,隔水中火蒸熟。從那天起,只要跟外公在一起,劍琴每晚就必做一碗燉蛋給外公,聽外公邊吃燉蛋邊讀中文書報。燉蛋的清香交織著書刊的墨香,成為她最清新的回憶。

外公言傳身教為她演繹了一位傳統港裔長者如何用平和的愛來化解生活中遇到的苦難。他的愛如同他打出的太極,和緩圓融而挾著大善的正能量,溫暖著小外孫女的一生。

單親家庭立足加拿大

劍琴媽媽是港裔移民,當年帶著牙牙學語的兒子來到加國,定居溫哥華後誕下女兒劍琴。這位香港中文大學歷史系的高才生來到加拿大,既無本地學歷又無本地經驗,真正體會到甚麼叫做「好山好水好艱難」。

屋漏偏遭連夜雨。劍琴媽媽成了單親母親,霎時間真是「山重水復疑無路」。為了賺錢養大一雙子女、供他們讀大學,她打工多年後重返校園,取得高級護士學位(BSN),成為職業護士。

劍琴媽媽是地道的香港家長,非常重視子女教育,信奉「嚴師出高徒」,對子女要求嚴格,尤其在經歷移民的艱辛後,希望子女有一技之長、能夠自強自立。但生長在西方背景下的劍琴,完全不了解東西方教育文化天壤之別的差異,難免會不理解媽媽的苦心,甚至曾心生怨恨。好在有外公幫忙,從旁鼓勵,一家人總算從人生低谷中相互扶持走了出來。

劍琴媽媽申請外公來加團聚安享晚年。老人在加國七年,以雙重父愛伴著女兒和孫輩走完了他人生的最後一程。他的愛被劍琴與媽媽珍藏於記憶寶庫最珍貴的殿堂,恆久彌新,每當她們遇到困難和挑戰時,都會令她們勇往直前不氣餒。

投身臥虎藏龍的律師業

劍琴走入法律界似乎是偶然。她進入新斯科舍省哈利法克斯的達爾豪西大學(Dalhousie University Halifax Nova Scotia),取得文科學士學位。考慮未來工作時,在媽媽的提議下,她抱著試一試的態度去報考卑詩省大學(UBC)法學院,結果居然考取,其後獲得法學學士。後來又在維多利亞大學(UVIC)取得公共管理碩士學位。法律雖然不是她的首選,卻成了她最終選擇的行業,也成為她藉以施展愛心與同情心、有效幫助社會的行業。

步入法律行業,劍琴即成為加拿大律師公會卑詩分會與中僑互助會等非牟利機構的常駐義工律師,長年持續投入時間為低收入人士和單親媽媽提供免費法律諮詢服務。

面對絡繹不絕上門尋求法律援助的人,劍琴發現,做律師真是一個很能夠幫助別人的行業。 她的同情心鼓勵著自己明知山有「虎」、偏向「虎山」行,在藏龍臥虎各顯神通的律師業安身立命。

剛出道的頭兩年,在兼做義工的同時,她的正式職業是律師事務所的私人律師,為上門的顧客提供家庭、移民、刑事訴訟等法律服務。劍琴在這個能夠充份發揮她才能和愛心的領域裏可謂如魚得水,潛力噴發而出,令人刮目相看。有一次劍琴上庭時,媽媽來旁聽,只見女兒一人應答對方26名律師:劍琴胸有成竹、不慌不忙地逐條指出對方哪裏做錯了、應該如何如何做,最後竟然說服了法官。

還有一次在法庭上,只見女兒將她舉證所依據的法律條例逐條向法官列舉出來,竟完全憑著記憶力,指出一系列法律條文分別出自哪一本法律文件,在哪一冊、哪一章,在哪一頁、哪一行……令法官震驚,下堂後竟然「屈尊」走到劍琴面前,主動跟她握手。劍琴媽媽雖然知道女兒有過目不忘的本領,仍然驚訝不已,心中又佩服又自豪。

劍琴的脫穎而出,很大程度要歸功於她充滿著愛與援助的專業工作態度,這種態度不僅讓她在幫助別人時感受到自信與快樂,也帶給她更多學習和鍛鍊的機會。她身上集結著外公走過了萬水千山傳遞下來的中國傳統文化智慧:和緩圓融而挾著大善的正能量——即使在法庭上雙方一爭輸贏的情形下,她始終保持平和、理性的心態。

知難而上走出瓶頸

1998年起,劍琴就職於加拿大聯邦司法部,成為資深大律師(Senior Counsel)。能夠在這個位置上伸張正義、維護法律的公正,劍琴感到非常有意義。

與此同時,她仍兼任多個義工工作,譬如加拿大律師公會卑詩分會(CBABC)平等和多元化委員會主席、女律師論壇財務主管,直到參加競選加拿大律師公會卑詩分會主席。

競選這個職位對於劍琴來說恐怕要算最大的挑戰。要勝任這個職務,不僅要有好的人品、樂於助人、做很多好事,還要有好的演講技巧,可以展示自己的才智。要獲得百分之百的投票率才能當選,即必須每一位投票者都投票選她。好難!

劍琴無疑受到同行們的普遍歡迎。大家都贊同她的想法和提議,譬如為扶持年輕律師,她提請聯邦政府再次採用當初鼓勵大學畢業的年輕醫生們到內陸小鎮工作的方式——減免歸還學生貸款,以鼓勵年輕律師們到卑詩內陸工作。

但也有一些不太了解劍琴的同行,擔心這位身材嬌小、聲音柔和的年輕女同事,是否有足夠的魄力、強勢的姿態來承負如此沉重的壓力。

經歷過兩次的競選失敗後,劍琴的自信心曾一度跌入谷底,打算放棄。這時她受到了前所未有的巨大鼓勵:親友們一致希望她代表華人社區堅持下去;很多同行、一些近年看著她成長起來的前輩們都為她打氣,鼓勵她再次參選、不要放棄;尤其一位女律師,每當劍琴感到「放不下」時就打電話給她,她都會馬上放下手上的事情,耐心地與劍琴交談。

甚至一位法官也鼓勵她說:「我相信妳!」令她感動不已。因為在加國法律界,成文的法律及不成文的社會文化習俗都鼓勵法官選擇極其謹慎、有限的社交圈。

「有人相信你是很好的感覺!」劍琴終於振作起來。她連續讓兩例幾乎被公認為沒有勝出機會的個案「起死回生」,令卑詩司法界嘩然……

展現華裔女性風采

這兩例錯綜複雜的個案,其他很多律師看了都說不可能贏。最後劍琴的上司把案件交給她,請她分析有無勝算可能。劍琴仔細研究過所有資料後回覆:「只有一個機會可能會贏。」上司說:「那就給妳這一個機會!」

在漫長的訴訟過程中(其中一宗上庭長達四周),事前做足功夫的劍琴逐一做好每次答辯,即使開始時人們都不信她會贏,她仍然做好該做的一切。

劍琴在這兩宗案例勝出後,獲得卑詩律師界的一致尊重。曾經認為她不夠魄力的同行,不得不重新審視這位外表弱小女性的強大內心。

在第三次競選時,劍琴被卑詩律師界一致推選為加拿大律師公會卑詩分會2015至2016年度主席,成為該會有史以來首位華裔及少數族裔主席。

劍琴在洋人和男性擔任律師和法官居多的加拿大社會裏,還開創了女性出掌律師公會的先河。劍琴作為推動卑詩律師公會發揮更良性效應的關鍵一張「牌」,面臨的挑戰可想而知。幸運的是加拿大美麗的大自然總令她能適時釋放壓力——每當感到身心俱疲時,她就放下一切去休假,走向高山大海,去滑雪、去跑步、去看風箏和衝浪。

在與大自然的和諧相處中,她時常能夠感受到神正在注視著她,讓她重獲心靈的粉紅色快樂童真,讓她再度感受那伴著她走過了萬水千山的從容自然、和緩圓融的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