汪次侯製儒林共賞荷葉形硯墨。兩側邊框分別寫「儒林共賞」、「汪次侯倣古」,長寬厚7.6x4x0.8 公分。(時報文化出版公司提供)
汪次侯製儒林共賞荷葉形硯墨。兩側邊框分別寫「儒林共賞」、「汪次侯倣古」,長寬厚7.6x4x0.8 公分。(時報文化出版公司提供)
汪次侯製儒林共賞荷葉形硯墨。兩側邊框分別寫「儒林共賞」、「汪次侯倣古」,長寬厚7.6x4x0.8 公分。(時報文化出版公司提供)
汪次侯製儒林共賞荷葉形硯墨。兩側邊框分別寫「儒林共賞」、「汪次侯倣古」,長寬厚7.6x4x0.8 公分。(時報文化出版公司提供)
相關文章

從使用、收藏到品玩,墨在中國古代的文人生活裏佔了一席之地,直到毛筆被鉛筆、鋼筆、原子筆取代之前,墨始終都是書房案台上的要角。 墨除了用來磨成墨汁寫字外,還有甚麼功能嗎?它可以賞玩、饋贈、記事、宣教,甚至可以治病!

雖然如今幾乎沒有人用墨了,但在鋼筆、原子筆及打字機、電腦普及前,墨在中國文人生活中扮演非常重要的角色。除了供書法、繪畫,也被拿來欣賞把玩,同時兼具送禮、教化的功用,甚至有人在墨上記錄自己的事蹟或遊記,使得墨可用來記事與紀念。在媒體還不發達的民國初年,「紀念墨」還被當成一種小眾宣傳工具,難以想像吧!最令人驚歎的是,墨竟然被做成藥,具有療效,如果是你,敢吃嗎? 

賞玩 

就像現代人流行帶些公仔、吊飾一樣,古代人也喜歡弄些玉珮、牙雕之類的隨時把玩。墨,因為它與文人固有的親密關係,以及在製造過程中的可塑性,也被精心製成文玩,廣受歡迎。 

看看這錠硯台造型的墨,約三分之二張名片大,正面上方雕飾蓮葉、竹葉,背面雕繪出部份重疊的兩張荷葉,枝葉紋理分明;小巧玲瓏十分討喜。加上墨身塗漆光滑烏溜,把玩搓磨手也不髒,無怪乎康熙年間徽州製墨家汪次侯有自信地命名它為「儒林共賞」,相信文人都會喜愛賞玩。 

喜歡的東西一上手,往往就停不下來,類似的會一直想擁有。這種心理,古今中外都一樣,因此汪次侯的「儒林共賞」墨,還有九錠集成一套(就像現代人玩的公仔也往往成套),猜測每錠所仿的器物都不一樣。這樣的套墨稱為「集錦墨」,明朝嘉靖年間從安徽省徽州的製墨(稱為徽墨)所興起,並在清朝大行其道。 

有套集錦墨極負盛名,是清嘉慶年間由徽州胡開文製作的御園圖(又叫銘園圖)墨,共64錠。每錠雕繪上北京故宮、北海、中南海、圓明園等處皇家宮室、園林中的建築。由於造型各自不同,有像古琴、鐘鼎、銅鏡等的,圖樣清晰、雕刻精巧、用料講究,給人美好的感受。 

教化 

集錦墨裏並不是每錠的造型都要不同。像另一位徽州製墨家汪近聖在乾隆年製的「御製耕織圖詩墨」,除了第一錠外,其它46錠大小相同。它是以康熙吟詠耕種和紡織過程的詩為主題,各有23錠,配以相對應的圖繪所製。像是耕種主題的「耕、插秧、二耘、收割、登場」;以及紡織主題的「蠶蛾、採桑、擇繭、絡絲、織」等,充份表露康熙殷切希望男耕女織務本的心態,也讓墨昇華成為教化工具,有意思吧! 

既然墨可以做成任何形狀,上面的雕繪可以多彩多姿,於是有心人想到,何不從送禮的角度思考,擴大墨的應用市場?

送禮 

這一招非常成功!中國人自古以來就重視禮節,而最好的表達方式,顯然是送上一份禮物。若能把墨做成切合時機的禮品,既不俗氣,又能擺放長久,只要價格合理,絕對有市場。 

於是各式各樣禮品墨紛紛出現。其中廣受市場歡迎的,是祝賀生日快樂的「祝壽墨」。墨上題材有壽桃、南極仙翁、福祿壽喜等。變化之多,不輸現代生日蛋糕上的巧思奇想。另如送人婚禮的「百子」、「鳳九雛」墨,以及祝賀學子在科舉路上順利的手卷墨、應試墨等,都很暢銷。祝壽和婚禮墨上往往塗金敷彩、光鮮亮麗,人物圖繪文詞,也都拙樸可愛且寓意吉祥。然而因不是拿來書寫,所用的原料會差些。 

不只是老百姓,官員也喜歡用墨來送禮,尤其是在徽州當官的。一方面因製墨的歸他管轄,用成本價就能拿到好墨;另方面可凸顯他的風雅清高。再來,可順便推銷當地土產,何樂而不為?送禮的對像,自然以官僚集團的成員為主,甚至像總督、巡撫級的高官,還送墨給皇上(稱為貢墨),其用意就不言而喻了。皇帝也有大內製的御墨,供自用或賞賜臣下用。送給上級長官的墨有個特徵:墨面有對方的官銜。如「憩棠方伯研賞」墨,呈覆瓦型,是送給道光年間擔任安徽布政使(俗稱方伯,等同副省長)的程楙采(憩棠)的墨。 

除了給上級長官送禮之外,同年級的也不能怠慢。尤其在路經他們地盤,得去禮貌拜會時,伴手禮絕對少不了!對於一些清廉自守的官員而言,重禮送不起,這份伴手禮往往是自己的詩文,再搭配自己訂製的墨。以文會友,筆墨結緣,惠而不費。這類墨不會有受禮者的名稱,而是寫上「某某贈」。同治年間蘇州出的狀元洪鈞(原籍徽州),就訂製有這樣的墨。 

記事、紀念 

當然,對別人好時也不能虧待自己。有些人好讀書寫字,他們訂製來自用和欣賞的墨,品質上好,上面的字大都是自己的書法,常常也順便簡述胸懷。這些墨即使沒有華麗裝飾,但卻流露出謙沖有禮、雍容大度的氣息。如乾隆朝的劉墉(羅鍋)、道光朝的陶澍,以及力戰太平天國的湘軍儒將彭玉麟(字雪琴)自製的墨,都是如此。而端詳彭玉麟的墨,是不是能感受到它所流露出的孤芳自賞? 

有的人還進一步引申,把自己的事蹟,與朋友的應酬、出遊等,刻寫在墨上。讓墨變成有記事,甚至紀念的功能。在世界畫壇上與畢卡索齊名的國畫家張大千,就有一錠「雲海歸來」墨,記錄他在民國二十年秋天與兄長及弟子到黃山遊覽寫生的事。 

清朝末年,隨著文人訂製墨的風潮,墨肆也敞開心胸,開始與知名的書畫家合作,以他們的創作為墨上面的主題。其實這是回歸傳統,因為在明朝晚年,徽州製墨宗師程君房和方于魯,就已與畫家合作,繪製出許多精彩的墨樣圖。但進入清朝後,可能因文字獄的影響,墨肆趨向保守,所製墨的題材大多侷限在園林風景、古事古物與民俗吉祥等,與現實脫節。 

直到晚清太平天國之亂後,有些墨肆到上海建立據點,在繁華的工商環境影響下,思想趨向開放;再加上漢人督撫勢力大增,墨肆的顧忌變小,才紛紛與上海的書畫家如吳昌碩、任伯年、錢慧安等合作,製出許多題材新穎的墨,稱為「海派徽墨」。看看這錠在光緒四年(1878年),由清朝最有名的曹素功墨肆製作,採用任伯年所畫的螺絲精為主題的墨,在大螺絲裏有位美女,伸隻手捧顆大明珠,背面附上首奇幻的詩,有趣又顛覆傳統。 

 

墨還有個出乎一般人想像的功能,那就是治病。古人想到墨是居家生活和出門在外趕考、訪友、遊山玩水時的必備品,而生活中又免不了風霜雨露、疾病傷痛,於是他們鼓勵製墨業摸索賦予墨另一項功能,就是當藥來使用,竟然美夢成真。

清末民初,市面上有不少號稱可以治療無名腫毒、鼻出血、腸胃潰瘍、小兒驚風、神智昏沉等不同藥效的藥墨。除了北京同仁堂有產製外,咸豐九年在蘇州的曹素功墨肆分支有款「八寶龍香劑」,光緒年間,北京的京都育寧堂也有款「八寶五膽藥墨」。八寶中配有牛黃、沉香、犀角、麝香、琥珀、珍珠、冰片、金箔等成份;五膽則是用豬膽、熊膽、蛇膽、魚膽及虎膽。使用時先磨墨成汁,再塗墨汁到外傷上,或和溫水喝下。 

以現代眼光來看,其中一些原料匪夷所思,然而這些藥墨在當年還真擁有不少市場!只是藥墨的主原料,該是燃燒松樹幹後所得的煙粉(稱為松煙)才行。 

墨的漆黑面紗,一層層被揭開。次第浮現出:墨模雕刻工藝、書法彩繪、人文寄情、名人軼事、奇幻創意、實用變化等。尤其是從許多文人自製墨上面,還可追溯出當時的際遇和他們的心境,可供讚賞、惋惜、聯想,甚至啟發。墨默無言,卻無礙展現它的深蘊內涵。◇

——節錄自《墨的故事‧輯一:墨客列傳》/時報文化出版公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