相關文章

6月份,多宗涉及國際或中國本身的大事將發生,使不斷出現變局的大陸局勢更加變幻莫測。北京時局觀察員華頗表示,大陸現在可以說是暴風雨來臨之前的平靜。

北京時局觀察員華頗向本報分析了6月中南海局勢的走向。

俄羅斯普京6月訪華

俄羅斯媒體3月、4月報道披露,俄總統普京將於6月訪華。俄外長透露,雙方詳盡討論包括涉及高科技等各領域雙邊務實合作的文件草案。

華頗分析,現在以體制劃分來講,中共的天然盟友是越來越少了,而且美國和越南關係又迅速地升溫,對中共產生了強大的壓力。中、俄兩國現在來講可以說是抱團一起取暖,而且俄羅斯現在經濟很糟糕,中共不能輕易這樣看著俄羅斯垮掉,所以現在中共想方設法為俄羅斯輸血。

傳美聯儲6月再加息

第八輪中美戰略與經濟對話6月初將在北京舉行,不少媒體都預計美聯儲主席耶倫或將參加此次中、美對話。而去年和前年,美聯儲主席耶倫分別出席了在華盛頓和北京舉行的第七輪、第六輪的對話。與美聯儲可能在6月加息相比,中國更希望美聯儲將加息決定推遲至7月份。

華頗表示,現在世界經濟危機加大的情況下,中國的經濟也出現嚴重問題。美聯儲如果再加息,將加速人民幣的貶值、加速中國經濟硬著陸的風險,所以中共當局會採取一些辦法來應對。

他舉例,比如現在傳言中共要加徵遺產稅,而遺產稅的份額很高,這種遺產稅又刮了一層皮,並且現在中共給予人民的非常少,尤其是免費醫療、免費教育、住房就業等等,現在中共依然沒有有效的解決辦法,所以民怨載道,民眾對中共十分不滿。

他強調:「現在真的是人心向背,上下離心離德,所以各種的風險考驗著中共,也不知道哪個將成為壓倒駱駝的最後一根稻草。」

中共繞不過的坎「六四」

每年的「六四」是中共最大的心病之一,中共當年下令開槍屠殺北京學生的這段嚴密封鎖的歷史慘案,由於互聯網的發展、社交媒體興起,及中國人大量移居海外等,幾乎眾人皆知,已不存在任何的神秘面紗。

華頗介紹,一些自由派人士、離退休老幹部的老人聚會,為避開「六四」敏感日,所以想提前在五月十幾號就舉行,但就是這樣也讓中共給強烈地阻止了。

另外,原中共總書記趙紫陽的政治秘書鮑彤,5月上旬就被禁止接受外媒採訪,並稱過了「六四」才解除禁令。

華頗認為,這就說明現在局勢非常詭異、非常危險。所以中共各方面都要加強這個控制,中共對各種可能引起大爆炸的苗頭都要防患於未然,扼殺在搖籃之中。

他還舉例說明各方面的危險也非常的鄰近,「比如這兩天出現芮成鋼在監獄裏吃飯噎死的傳聞,這個傳聞如果是真的。那是非常詭異的了。芮成鋼現在正值壯年,發生這種事的機率是微乎其微,可是就這樣一個罕見的機率卻降臨到這樣非常敏感人的身上,那豈不是弔詭?所以來講中共各系統、各地方、各派別之間爭鬥的激烈程度可見一斑了。」

中共北戴河會議前奏

6月也是中共北戴河會議的前奏,因為現在還面臨習近平「十九大」人事佈局問題,因此華頗分析,今年的北戴河會議必定會召開。當初的毛澤東、鄧小平在中共黨內具有權威,都要多次召開北戴河會議,現在習還沒有像他們那樣的權威,並且北戴河會議是各派的一個博弈場所,所以這個會議必須開,只不過哪個派別非常強勢,最後能取得成果最多這樣的一個結果。

中南海局勢 黑雲壓城

華頗表示,現在中南海局勢整個非常不穩定,習近平現在用強力來保持局勢穩定;雖然集權,但各對立面是不服的,所以習近平必須有些大動作。

華頗分析,從體制內爭鬥來講,江澤民好長時間沒有露面、好似人間蒸發一般,現在的處境相信不好。而且習要繼續消除地方的反對勢力,他們對習是敢怒不敢言,陽奉陰違,習定的好些政策不能夠落地,被地方反對勢力用各種招數進行阻撓,所以現在中共體制內爭鬥非常亂,既有老的矛盾,又派生出新的矛盾。習必須要採取一個重大政策來威懾各地方對立面,要保證他的政策徹底地向各方貫徹實施,因此他會繼續打擊對立面江系。

華頗認為,從反腐來講現在處於僵持狀態,習還沒有取得最後決定性的勝利,他必須得有些大動作。他舉例,「比如打老虎來講,打的省部級的老虎根本觸動不了對方,對方已經適應習的招數,已經採取相應對策,估計習近平要出一個奇招,不能按既定的牌理出牌。」

所以華頗預計,「6月份可能會打出相應級別高的大老虎、周永康十分親近的人來,這個是有可能的。現在是靜悄悄,但是靜悄悄就意味有更大的事發生,可以說是暴風雨來臨之前的平靜,我看呢現在已經是黑雲壓城了。」◇